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民主思路一國兩制指數再創新低 國際關係緊張預期評分趨勢下滑


香港2021年2月公佈財政預算,示威者指政治過度干預下民生受打擊(路透社照片)
香港民主思路一國兩制指數再創新低 國際關係緊張預期評分趨勢下滑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18 0:00

由香港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擔任召集人的智庫民主思路,星期一公佈每年一次的一國兩制指數民意調查,結果顯示新一輪的指數是5.48分,是指數自2017年以來的新低。指數亦顯示,國際社會對一國兩制的評價持續下降,預期國際形勢持續緊張,包括美國制裁中港官員,以及北京修改香港選舉制度,都會令國際對香港的民主指數,以及一國兩制持續給予負面評級。

由香港前立法會議員、現任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擔任召集人的智庫民主思路,從2017年香港主權移交20年之際,發表第一份一國兩制指數報告,一方面透過民意調查,反映香港市民對一國兩制9個範疇的評分,以及國際社會對一國兩制的評價,有關報告每半年發表一次。

一國兩制指數再創新低

民主思路星期一(3月22日)召開記者會,公佈新一輪一國兩制指數,其中民意調查委託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在去年12月22日至今年1月13日期間,以電話調查訪問了1,002名香港市民,對一國兩制的評分為3.37分;較上次2020年6月的3.39分輕微下跌0.02分。

國際社會對一國兩制的評價為7.59分,兩者合計的一國兩制平均分為5.48分,較去年輕微下跌0.2%,創2017年編制指數以來的新低紀錄。

在民意調查方面,一國兩制的9個範疇中,獨立司法權以及言論自由的評分有較大跌幅,分別下跌0.16分及0.12分。

負責一國兩制指數研究的民主思路聯席召集人(研究)潘學智表示,立法會選舉延期一年以及《港區國安法》實施後的大規模拘捕民主派人士,在不少人眼中是對反對聲音的壓迫。

預期國際形勢緊張評分趨勢下滑

潘學智表示,一國兩制指數的國際評價取自美國卡托研究所,以及加拿大菲沙研究所編制的經濟自由指數及個人自由指數以及經濟學人智庫編制的民主指數,由2019年估算的7.74分跌至2020年估算的7.59分,下跌0.15分。他認為值得關注的是,國際智庫在整合全球評分時,數據一般比較滯後,而香港的法治、結社自由和言論自由趨於負面,加上國際形勢持續緊張,預料香港在國際社會的評價將進一步下跌。

潘學智預料香港一國兩制在國際社會的評價將進一步下跌。 (攝影:湯惠芸)
潘學智預料香港一國兩制在國際社會的評價將進一步下跌。 (攝影:湯惠芸)

潘學智說:“有國際評分的部份,相信國際的標準會認為特別在民主指數方面,下降是可以預期的,亦都可能因為國際的形勢,包括美國最近又再制裁了多些中港官員,這裡也與香港另外一件,就是香港那個疫症處理,我們打疫苗似乎又不是很追得上其他地方的狀態,可能這裡令到我們經濟方面,開關那些措施會有阻滯的,這個可能經濟自由會下降的,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選舉改制那裡,正如我剛剛都提過一次,就是國際上的民主指數可能會負面評級的。”

香港出現代溝及政治鴻溝

調查亦針對近期香港政治爭議事件對一國兩制的影響,問及去年6月北京訂立《港區國安法》對一國兩制的影響,結果顯示62.3%的受訪者認為有負面影響,比上次2020年6月的調查上升接近1個百分點,認為有正面影響的受訪者有17.3%,比上次的調查上升5個百分點。

潘學智表示,調查亦反映香港出現代溝及政治鴻溝,尤其18-29歲的年青人以及非建制派支持者,對實施《港區國安法》認為對一國兩制有負面影響的受訪者超過77%,因此一些措施可能是北京認為會帶來香港社會的穩定,但是年青人的看法有所不同。

潘學智說:“我們確實看見剛才講到有些穩定因素,是北京的一些措施可能會帶來的,但是我們同時亦都見到年輕人面對這些措施,即是不同的人反應都不同,即是年輕人面對這些措施有一種激進的情緒的觀感反應出來,這個是香港總體那個格局,可能制度上會在(北京)中央眼中是安全了,但是年輕人那個反應可能會有落差。”

潘學智表示,國際社會看到香港目前的狀況,對一國兩制的評價已經出現負面的評分,尤其北京修改香港選舉制度,預期將會令到香港的民主指數進一步下跌。

潘學智說:“(北京)中央那些政制上的改革,在外國的眼中相信是會有一個負面的評分來的,因為直接牽涉到這個選民的數目的反映,在議會裡面減少,似乎這個是改制的方向。”

湯家驊不看好國際社會對一國兩制評價

湯家驊表示,不可以低估目前西方國家圍攻中國,在香港社會特別是年青一輩帶來的、特別是情緒上的影響,他坦言不看好國際社會對香港一國兩制的評價,他又認為觀感不代表一切。

湯家驊表示,不可以低估西方國家圍攻中國, 在香港社會特別是年青一輩帶來的情緒上的影響。(攝影:湯惠芸)
湯家驊表示,不可以低估西方國家圍攻中國, 在香港社會特別是年青一輩帶來的情緒上的影響。(攝影:湯惠芸)

湯家驊說:“打開報紙看所有的西方國家、西方傳媒都在猛烈去抨擊,甚至抹黑中國的時候,其實香港都很難獨善其身,所以在這方面我們都是不看好未來的前景,我覺得始終中西的矛盾在香港社會裡,有某程度的反應是一件必然的事,是無可避免的。”

湯家驊又表示,中國國家安全是不是與香港人的自由以及民主發展勢不兩立,或者有你無我,並不是這樣的。他歸咎這些觀感是解說不足,認為北京及香港政府都需要加強解釋。

湯家驊說:“因為在一國兩制之下,其實你無可能會有一個錯覺,是會認為我們只要需要關注高度自治以及民主發展,但是置國家安全於不理,我想這個說法是無可能可以成立的,所以大家要明白目前的爭拗其實很大的成份,是因為怎樣找到國家安全以及港人自治、以及發展民主之間,找到一個合適平衡,香港人還未是完全找到這個平衡。”

陳家洛指香港是中國崛起的示範單位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香港在國際社會當中仍然佔相當顯眼的位置,他認為是國際社會對中國崛起的一個示範單位,擔心香港在中國全面管治之下發生的事情,將來在國際上他朝君體也相同。

陳家洛說:“所以國際社會為甚麼關心香港,不只是因為香港是一隻旗子這麼簡單,而是將心比己他朝君體也相同的心態很強,即是原來是這樣的,原來你(北京)一國兩制的承諾、民主化的承諾,那些東西全部是可以推倒重來的,即是重新定義的,現在我們講的不只是香港特色的民主發展,還有中國式的民主,那個野心大到是要顛覆國際社會裡面,一些基本的價值觀及判斷。”

擔心香港出現熱和平現象

陳家洛表示,國際社會正關注中國的威脅,因此催生圍堵中國的現象,他擔心繼續發展下去會出現當年美蘇之間冷戰時代的全方位角力,甚至在香港發生一種熱和平的現象,他又擔心將來國際社會將會出現更多的制裁行動,以及反制的回應,如果不能夠回歸理性,只會一直走下坡。

陳家洛擔心香港在中國全面管治之下發生的事情,將來在國際上”他朝君體也相同“。(攝影:湯惠芸)
陳家洛擔心香港在中國全面管治之下發生的事情,將來在國際上”他朝君體也相同“。(攝影:湯惠芸)

陳家洛說:“倒過來想,不是冷戰而是熱和平,是不會動真槍,或者真的拿飛彈互射,但是世界各地不同的地方,這種的磨擦是會製造很多高能量的踫撞、拗撬(爭拗)、衝突,所到之處其實很多無辜的、很冤枉的地方都會是受到波及的,我想我們香港身處其中應該第一身的感受了,我們是不是可以有一個選擇,我們是不是真的可以選擇,就很視乎我們可不可以走回去一個屬於港人治港的一個框架裡面,去思考我們的現在及未來,如果我們沒有的,是被吸納到大灣區、甚至乎吸納到(北京)中央所謂戰略層次去看中美關係,而看香港作為一隻旗子的話,我們這方面一定是無運行(沒出路),而國際社會都會相應地視乎這個是一個小戰場之一。”

雖然民主思路的一國兩制指數下跌至2007年以來的新低,不過,仍然有接近60%的受訪者認為,2047年後應該延續一國兩制,民主思路建議,香港政府內部應設立處理一國兩制問題的委員會,並成立半官方智庫組織向國際社會解說一國兩制的運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