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英國學者指需立法阻止中方統戰活動  要求外國代理人向政府登記


“軍情五處”(MI5 - Security Service)發出有關李貞駒的警告。
英國學者指需立法阻止中方統戰活動 要求外國代理人向政府登記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34 0:00

英國華人律師李貞駒被情報機關指是中共代理人的事件持續發展,中共統戰部在其他國家的活動也再受關注。​有前外交官指,英國需要立法阻止政治人物、學界、商界在敏感項目和中國合作。以下是美國之音特約記者鄭樂捷在倫敦報導。

一則由“軍情五處”(MI5 - Security Service)向國會議員發出的書面警告,震撼英國政壇。該警告揭露,中國在英國進行的統戰活動一直在公開情況下進行,不少政界學界人士也早有留意。目前,外界關注當局為何此時發出警告,猜測還有多少同樣人物尚未被曝光,以及如何立法阻止外國干預行為。

58歲的李貞駒年幼時從香港移民英國,其後成為律師,更成為中國駐英國大使館首席法律顧問。軍情五處的警告指,儘管李貞駒曾公開指她的活動是代表英國華人及促進社會多元化,但其實她秘密地與中共統戰部協調,並且有接受身處中國和香港的外國人的資金。警告指,她蓄意參與政治干預行動,接觸資深和新晉議員,務求在英國政界推動中共議程,挑戰包括在人權議題上質疑中共的聲音。

最少有兩名議員接受她的捐款,包括自由民主黨黨魁戴宏爵士(Sir Ed Davey)及工黨議員加德納(Barry Gardiner)。李貞駒的兒子更在加德納的辦公室任職,事件曝光才辭職。李貞駒在2019年1月獲得由英國首相頒發的“社群之光”(Points of Light)獎項,表揚她的“英國華人參政計劃”促進英中社群參與、理解和合作。事件曝光後,獎項已被取消。

儘管李貞駒被不少英國傳媒形容為“間諜”,但她過往的活動有別於一般人理解的間諜行為。她善於在英國上流社會活動,透過接觸和捐獻影響英國政局,例如是促使英方同意在核電站的建設上,容許中國能源國企參與。

中共統戰活動特色一直被外界認為是拉攏各界有影響力人士,包括政客、官員、學者、記者和商界等,推動中國有利的論述和政策,或更進一步執行秘密行動和偷取科技及機密。

專攻中共海外影響力的雅息特大學(University of Exeter)博士後研究員馬丁(Martin Thorley)透過電郵對美國之音說,早在2017年,英國《泰晤士報》(The Times)已經報導李貞駒與中共的關係,因此這並非甚麼大秘密。現時,英國沒有充足的法例可以對抗這些統戰活動,李貞駒也未有被拘捕。

馬丁表示,有留意到一些人似乎與執行統戰活動的組織有糾纏不清的關係,時常在不同國家接近疑似目標人物,但這不等於一定是統戰活動。馬丁形容,目標人物經常是華人和精英社群,尤其是政治上和經濟上有影響力的人。

英國皇家聯合研究所(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資深副研究員巴頓(Charles Parton)也補充,相對英國,統戰活動在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地更為明顯,因為那裡有更多華人,統戰活動不時是透過在中國出生或與中國有聯繫的人進行。

曾經擔任外交官37年的巴頓指,在李貞駒以外,李雪琳是另一個被學者懷疑與中共統戰活動有關的人。李雪琳1989年搬到英國,曾是“全英華人華僑統一促進會”(UK Chinese Association for the Promotion of National Reunification)執行副會長,推動台海兩岸和平統一。她與英國保守黨有密切聯繫,2011年嫁給該黨的上議院議員貝茨(Michael Bates)。習近平2015年訪問英國時,更特別在國會演講時讚揚貝茨。

巴頓說,英國要提防的,是一些仍有影響力的前英國政府大臣、前政客、前高級公務員為華為和海康威視等中國公司工作或作為公司顧問,以十分親中的論調替這些公司遊說。華為和海康威視都被指協助中國政府監控新疆維吾爾族,前者多次被美國制裁,後者被美國政府列入黑名單。

他說:“你可能說,所有公司都會這樣做。沒錯,但有一個差異,當這些公司如此接近中共,這跟其他進行遊說的公司不同。這些公司有非常明顯的政治背景,而他們的生意是有幫助一個潛在的敵對政權。”

英國去年設立國家安全與投資法(National Security and Investment Act),可以基於“公共利益”,在涉及國家安全、媒體多元、金融系統穩定和公共衛生緊急事件時阻止併購交易。巴頓說,此法例未必能防止研究敏感技術外泄,特別是小型企業或初創公司, 因為不少剛剛發明的新科技均尚未被定為機密。

他說:“然而,這些正正是中國有興趣以風險投資方式入股的公司。”

巴頓又說,一些特別是科學和科技方面的學者,不知道是“天真”還是“貪心”,在軍事上敏感的項目與中國合作。

他說:“我相信這會損害英國的利益,而這種活動是有點太多了。”

學者馬丁亦說,李貞駒與統戰活動關係明顯,她能夠大額捐贈英國政界,是“離譜”的事,而軍情五處的警告會令英國人不再“天真”地與中共黨國相關的人士接觸。但他也警告,這類新聞或者會加強反亞裔情緒,傳媒要負責任地報道,以免助長危險的簡化論述。

馬丁說,暫時無從得知為何軍情五處近日發出警告,在有一個解釋之前,社會將會繼續流傳一個說法,認為發出警告是為了轉移公眾視線,減少談論英國政府醜聞。巴頓亦認為,軍情五處發出警告,必定是由政治人物作出決定,而非純粹由情報人員決定。

除了影響英國政治朝著對中方有利的方向發展外,有英國政界人士指,中方在英國的活動亦包括直接或間接施加壓力,試圖壓制反對中共的聲音。

英國組織“香港監察”(Hong Kong Watch)行政總裁羅傑斯(Benedict Rogers)一直有在中國人權問題上發聲,令他成為被中方針對的對象。他對美國之音表示,從4名保守黨國會議員得知,中國駐英大使館在4次不同場合要求議員叫羅傑斯“閉嘴”。

他說:“值得稱讚的是,全部4位都沒有依從中國大使館的要求,只跟我說有這件事,但沒有對我施壓。”

其中一次是2017年6月,香港主權移交20周年前夕,羅傑斯寫了一篇文章關於香港失去的自由,準備在《保守黨之家》(Conservative Home)網站登出。他說,一名保守黨國會議員收到中國大使館來電,說他的文章令中方憤怒,希望逼使他撒回文章。他說,事前只有少數人知道該文章,包括網站編輯及一些協助他核對事實的香港社運人士,中方很有可能是有監視那些社運人士的電郵。同年10月,羅傑斯飛到香港,但被拒絕入境。

羅傑斯又說,在2018年,他自己、他的鄰居及母親都有收到從香港寄出的恐嚇信。信件叫他的母親“使他清醒一點”,又叫他的鄰居“好好關心他”。

2018年9月,保守黨人權委員會以及“香港監察”舉行講座,羅傑斯正在演講,指他反對中國政府,但支持中國。在場的中國中央電視台駐倫敦記者孔琳琳就高叫,羅傑斯說謊,指他反中,希望分裂中國。孔琳琳亦斥責在場的香港民主派人士是“反華”及”漢奸”,又掌摑一名義工,最後被警方帶離現場及拘捕。英國法院在2019裁定她襲擊罪成,判處一年緩刑及賠償2,115英鎊,當時折合約2,700美元。

巴頓認為,英國需要一條新的“叛國罪”(Treason Act)來處理外國干預行為,因為現有的“官方保密法”(Official Secrets Act)難以檢控這些行為,除非是當場被捉到交收機密資料。

巴頓指,政客及學者需要更透明地公開他們收取的款項,又說英國需要一套類似美國的外國代理人登記法(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此外,他認為要設立一個委員會,檢視學者參與的敏感項目,有權力終止學者參與,學者不接受就會被制裁。

他說:“這些事情需要被媒體公開,需要質問他們。我們需要用強光照射他們,或者可以阻嚇他們,因為他們的名譽會受損害。”

羅傑斯說,英國亦應該參考澳大利亞的相關法例,以及在香港出生成長的加拿大前國會議員趙錦榮(Kenny Chiu)提出的議案,要求外國代理人向政府登記,來對付外國干預和滲透。趙錦榮在去年的選舉中落敗,他所屬的加拿大保守黨以及羅傑斯都認為,他選舉失利的其中一個原因是中共成功組織了攻擊他的運動,令他未能推動議案。

羅傑斯說:“最少,政客會見某些人的時候會知道,這是個中共的人,然後他們就可以用適當的方式處理這個會面。李貞駒一事的問題是,直到幾年前,沒有人知道她可能是為中共做事的。因此在這方面的立法將會是重要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