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新冠”加劇性別不平等 權益團體呼籲強力干預


2020年4月10日衛生工作者在西班牙斯萊加內斯醫院追悼死難同事。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45 0:00

女性醫務工作者佔全球醫務人員總數的70%,因此受新冠病毒疫情衝擊也最嚴重,加劇了全球婦女的不平等境況。婦女健康權益團體呼籲採取乾預措施,強力將婦女群體引入政策決策過程。

新冠疫情在全球爆發後不久,有一種觀點認為新冠病毒是一架“巨大的均衡器”( The Great Equalizer),它橫掃全球、感染所有人,毫不區分貧富、種族和性別。不過,一些統計顯示,在美國的非洲裔美國人新冠病毒病死率高於其它族群;而在世界範圍,則是婦女遭受更大的影響。

聯合國的一份政策簡報說,儘管婦女佔全球衛生勞動力的70%,但是新冠疫情爆發後,隨著全球各地醫院進入危機模式,這些女性醫務工作者所需要的關鍵資源:生殖健康服務、產婦護理等等可能被忽視,甚至落空。而這種情況反過來又會導致更多的產婦死亡,以及少女懷孕和性疾病的傳播。

聯合國人口基金會(UNFPA)性別問題高級顧問萊拉·沙拉菲(Leyla Sharafi)日前在華盛頓智庫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的遠程研討會上表示,新冠疫情擴大了現有的不平等;雖然新冠病毒沒有區別和歧視,但是它所造成的影響確實構成了一種歧視。

沙拉菲說:“我們知道,數據已經向我們表明,成年男性和男孩在感染新冠病毒後病死率方面,可能受到不成比例的影響。而社會和經濟影響對婦女和女孩確實是破壞性的。”

美國醫學院教授認為,目前受到病毒不成比例影響的人,正是醫療衛生系統中歷史上就沒有被充分照顧到的群體。目前疫情形勢要求我們必須將無症狀者和有症狀者進行阻斷隔離,這實際上就是每一個人都應該被包括在內。但是我們的醫院做不到,這對許多女性醫務工作者來說,的確造成了不公平的待遇。

哈佛大學醫學院婦產科和生殖生物學教授內爾·沙阿(Neel Shah)在研討會上說:“我們需要有同情心。這意味著當社區裡的人或衛生系統中的人,從事這種艱鉅和有風險的工作時,我們應該努力去理解他們。他說,這並不是說,我們總是要同意他們的觀點,而是在可能的情況下,建立溝通和理解的橋樑;在沒有可能的情況時,我們則應該準確地了解差距在哪裡。”

魯帕·達特(Roopa Dhatt)醫生是“婦女全球健康”(Women in Global Health)創始人兼執行主任。

達特醫生也在會上說:“當我們提出性別平等問題,並挑戰主要由清一色男性主導的應對新冠疫情決策機構時,我們經常會被告知,現在不是對性別問題進行特別懇求的時候,再或者就是告訴我們說,沒有合格的女性。”

達特醫生認為,實際上許多女性的確是專家,她們知道解決問題的辦法;她們實際上在領導著這場抗疫的戰鬥。人們已經看到和聽到了,對女性政府首腦以不同方式應對疫情的認可;這些女性領導人表現出了更多的合作、更多的社會凝聚力;她們更多地關注社會保護,遠離分裂性的政治。

達特醫生呼籲,社會應該注意到這樣的一個現實:婦女佔醫療衛生勞動力的大多數,但她們仍然集中在地位較低、報酬較低的工作,幾乎主要是前線工作;她們不是坐在決策會議桌上的人。

達特醫生說,在全球疫情大流行期間,從衛生系統的角度來看,需要採取乾預措施。這意味著要“真正確保將多元化以硬件連接的方式引入決策過程,為我們的政策提供信息,為我們的干預提供信息”。只有這樣,才有助於解決根源問題,打破幾百年來的不信任,重建信任。

另一家非政府組織“全國婦女和家庭夥伴關係” (National Partnership for Women and Families)主席黛布拉·內斯(Debra Ness)也對媒體表示,新冠狀病毒危機暴露了系統中的許多裂痕,加劇了長期存在的不平等。僅以性別薪酬差距為例,女性薪酬比男性大約低20%;估計美國全職工作婦女每年集體少得9千億美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