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武漢疫情嚴峻感染者及家屬指“應收盡收”實現難


2020年2月16日,身穿防護服的武漢紅十字會醫院的醫護人員在照看一位被隔離的新冠病毒感染病人。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00 0:00

新冠病毒疫情對中國各地的衛生防疫系統構成了嚴峻的考驗,北京高層要求湖北省各地對患者“應收盡收”,提高治愈率,降低病死率。

疫情持續蔓延令民眾對當局產生不滿情緒,中共高層近日對湖北省領導層和衛健委系統“換血”,並且在宣布更替官員前改變新冠肺炎診斷標準,令確診人數急劇上升。湖北省依然醫療資源緊張,微博上各類患者的求助信息仍不斷出現,醫院床位難求,患者住院難的情況仍然存在。

武漢市日前宣佈在全市範圍內進行大排查,實現“不漏一人”,要求“全力減少存量”。武漢市前任書記馬國強在2月10日稱,排查百分比已經達到99%,目標是到11日完成所有疑似患者檢測的“清零”,這一數據遭到了不少質疑。

剛剛從濟南調任武漢市委書記的王忠林周日表示將開展為期三天的拉網式大排查。坐鎮武漢任中央指導組副組長的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要求“打好武漢保衛戰要發起總攻”,做到“病床等人”,不能“病人等床”。

然而民眾對於社區工作人員入戶排查帶來交叉感染的風險表示了擔憂,網絡上還有求助信息稱,患者在體育館臨時改建的“方艙醫院”環境不佳,得不到有效治療。武漢醫療系統正集中資源用於收治新冠病毒肺炎患者,很多腫瘤患者和其他慢性病患者已無法按時接受治療。

武漢市青山區新冠肺炎患者朱先生的家屬表示,對於官方所說的“應收盡收”不是很有信心,頗費一番周折,老人才住進醫院。對於官方徵收一些賓館學校臨時作為隔離點,設立方艙醫院收治輕症患者等,這位家屬表示只是在官媒上聽到,但從來沒有人跟他們講,也不知如何联系,患者都是在家裡自行隔離。

這位患者家屬表示,核酸檢測大約需要三到五天,住院要等統一安排:“我們只是能夠發出求助信息,到時候還不是統一聯繫,我們自己怎麼可能聯繫病床呢?現在武漢都這個情況。 ”

漢陽區的肖女士介紹說,她60多歲的父親自從2月8日身體不適就在家隔離服藥,效果不佳,經過醫院CT檢查高度疑似,醫院要求社區證明並經過核酸檢查後才能住院,醫院不能自行收治,而老人生活不能自理。肖女士和母親照顧父親並且聯繫社區,均被感染並且出現症狀。

肖女士說,老人出現呼吸困難的情況,現在製氧機在藥店也很難買到。

她說:“我父親沒住院,他屬於雙肺嚴重感染,我是輕微的,我現在是要把他送進醫院去進行治療。現在所有聯繫都是靠社區,社區要我們等,但是我們等不了了。現在沒有交通工具,封城不說,交通也沒有了,現在只能通過社區安排車把我爸送到醫院去,社區裡面也沒有隔離點,什麼都沒有。方艙醫院這些都不是我們個人能聯繫到的,都是通過社區上報,他上報上去,再進行分配,再電話通知誰到什麼地方去。一切都是社區操作,我們自己找方法是得不到允許的,也得不到應援,我們這蠻被動。”

肖女士介紹說,官媒所說的“應收盡收”並沒有做到,由於沒有交通工具,求助120也沒有結果。肖女士表示,患者在家缺乏隔離條件,反而可能加重周邊感染的風險,父母居住的社區已經有幾例感染者在等候住院。

她說:“應收盡收完全就是一句空話嘛。因為沒有交通工具,只能求助120,120給我的回復是你要聯繫好床位、對接人、醫院的對接人,所有的安排好了他才送過去,不然他就浪費資源。比如醫院拒收了,他就拖到別的地方,他就說拖來拖去就是浪費國家資源。”

中國官媒上目前難以看到患者的呼聲以及前線醫務人員缺乏防護用品的求助。武昌醫院注射室護士柳帆逝世,引發網絡上對於醫護人員缺乏保護的討論,但武昌醫院微博訃告上沒有寫明護士柳帆逝世病因。華中科技大學十天之內就損失了三名教授,其中就有兩名醫學教授。

武漢市為應對疫情,緊急修建了臨時的火神山和雷神山醫院。中國官媒盛讚“中國速度”,然而武漢市的一場大雨致使雷神山醫院房頂嚴重漏水,輿論對於這種臨時搭建的活動板房建築安全和質量產生了擔憂。

官媒報導說,漏水發生在雷神山醫院尚未交付使用病區,施工單位正在抓緊維修整改。財新網報導說,由於醫院漏水,部分病人已轉到其他病區,新增的收治計劃延後。雷神山醫院院長王行環週日在接受央視專訪時指出,疫情實際的拐點已經來到。

在官媒報導中,臨時由體育館、展覽館改建的“方艙醫院”捷報頻傳,一名出院患者接受央視採訪時說“住進來之後住得還不想走了”。

官媒報導說患者在方艙醫院裡唱紅歌、跳廣場舞,還成立了臨時黨支部,黨員病友過組織生活,還舉行了集體宣誓儀式。而社交媒體上傳出,一位武漢廳局級退休官員被發現感染後提出,堅決不去方艙醫院。與此同時,各地衛生系統也源源不斷派出醫療團隊支援湖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