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佩洛西:劉曉波的精神將永遠流傳

  • 美國之音

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在醫院中病逝的消息持續引起美國國會強烈反應。在消息傳出後第二天,眾議院少數黨領袖佩洛西(Rep. Nancy Pelosi, D-CA) 7月14日對美國之音表示,儘管中國政府不斷打壓和磨滅,劉曉波的勇氣和精神將永遠留存。

佩洛西說:“我們為劉曉波的逝去表示哀悼,並慰問他的妻子。我和史密斯議員曾希望劉曉波有機會能到美國來接受治療,我們對於中國政府不允許這麼做感到很失望難過。劉曉波的勇氣、他的文章和他對民主自由的陳述將會永存,我們也會確保這些能流傳下去。”

面對來自國際各界的強力譴責,中國政府數度指責外國干預中國內政和司法主權。據法新社報導,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星期五說,中國已向美國、德國、法國和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提出抗議。

對此,佩洛西回應稱,劉曉波不是中國內政問題,這是普世的人權價值問題。佩洛西說:“他們自天安門事件以來就一直這麼說。他們總是說這是他們的內政。不,這不是。這是價值觀的問題。”

眾議院外交委員會非洲、全球衛生、全球人權與國際組織小組委員會星期五以“劉曉波之悲劇”召開聽證會,出席聽證會的加州大學河濱分校教授林培瑞說,他認為中國政府只是以“內政”作為藉口逃避討論人權問題。

“我不覺得中國政府真的認為人權是有國家色彩的,中國式的人權、美國式的人權、法國式的人權這些東西,人就是人!他們也知道,”林培瑞進一步分析,“他們那麼說的原因是要打棍子,把這個問題打回去,把這種批評打回去,他們不想面對這個問題,所以他說這是外國的價值觀,不是中國的價值觀。這只是種說辭而已,連他們自己內心,我不相信他們覺得人權是有各種民族色彩的。”

劉曉波終其一生多次入獄,人生的最後八年因參與2008年的零八憲章運動而做為政治犯在獄中度過。林培瑞教授說,雖然零八憲章運動被中國政府打散了,但這項運動的精神還在,即使沒有了組織架構,但只要有理念,任何一個中國人都能重新展開,繼續流傳延續下去。

美議員推動法案將中國使館街道更名“劉曉波廣場”

曾為劉曉波和劉霞的國際律師傑恩瑟(Jared Genser)在聽證會上呼籲,世界不能忘記劉曉波的奮鬥以及他為何而戰,他也呼籲美國國會能推動立法,將中國駐美國大使館前的街道名稱改為“劉曉波廣場”。

今年5月,德克薩斯州共和黨籍參議員克魯茲(Sen. Ted Cruz, R-TX)和北卡羅萊納州共和黨籍眾議員麥道斯(Rep. Mark Meadows, R-NC)分別在參議院和眾議院推出同名法案,要求將位於美國首都華盛頓的中國大使館前的街道名稱更名為“劉曉波廣場”。目前克魯茲參議員的這項法案在參議院正受到多位議員的支持。克魯茲在其今年較早時候的聲明稿中提到:“從天安門廣場到台灣,證據清楚顯示華人世界希望並能夠實現民主。大膽的外交途徑是有用的,我敦促國會兩院的同仁,以及行政當局能將劉曉波博士和其他勇敢的異議人士的困境列為我們和中國交涉的重點核心。”

國會的這項法案勢必會引起中國方面強烈反彈,維吉尼亞州的蓋瑞特眾議員則回應稱:“中國必須了解,如果他們不給予基本的人的尊嚴,如果他們繼續因為信仰或與什麽人有聯繫就關押人民,那麼我認為美國有責任要發聲。當我們享有與中國緊密的貿易關係時,我們應該思考是否要限制這段關係的某些層面,直到中國政府讓他們的人民有基本的尊嚴和某種程度的自決。”

2016年克魯茲參議員也曾提出過同樣的法案,當時在參議院獲得全體一致的讚成表決通過,不過在眾議院方面則在監督小組委員會卡關,沒有成功送交表決,胎死腹中。

這項法案目前受到國會參議院方面很大的支持,來自賓夕法尼亞州的共和黨籍圖米參議員(Sen. Pat Toomey, R-PA)和佛羅里達州共和黨籍參議員魯比奧(Sen. Marco Rubio, R -FL)都是這項法案的共同聯署人。

眾議院方面的同名法案則有新澤西州的共和黨眾議員史密斯(Rep. Chris Smith, R-NJ)共同聯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