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疫情緩和後重慶訪民維權“集結號”


在北京的中國銀監會附近,警察對中國網絡理財民間集資受害者講話,旁邊是保安人員(2018年8月6日)。受害者從中國各地到北京請願維權。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47 0:00

中國各地2019冠狀病毒疫情緩解,當局逐步解除封城和人員流動管制後,人流中又出現常年上訪而案件尚未解決的訪民。此時他們面對圍堵打壓和復雜疫情的雙重挑戰。不過,他們中一些人對上訪也有新思考。

4月11日重慶各區縣的訪民冉崇碧、陳明玉、陸永芳、周茂淑等三十多人,舉行現場維權的“誓師”行動,有人戴上大紅花,大家合影留念,共同表達繼續上訪,解決常年上訪未決的各種切身問題。維權網稱這次活動是上訪“集結號”。

疫情使上訪更加困難

參加活動的危文元是重慶南岸區塗山鎮失地農民,多次遭維穩。2015年8月10日,她被重慶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後被逮捕,關押二年半後今年2月9日出獄。她說,訪民維權再出發並非易事,冠狀病毒疫情使上訪更加困難。

她對美國之音說:“原來沒有疫情都很困難,現在更加困難。訪民中已經去北京的人有十幾個,他們一直在北京。據說春節以前去的現在都還沒有回來,害怕回來以後進行隔離。不回來吧,他們又一直等兩會(召開),而兩會一直延續不開,疫情又把他們關在家裡面。那天他們只是去天安門玩了一下,公安就把他們抓起來,準備送到馬家樓(新房收容中心),但是半路上才知道,馬家樓沒有開門,結果就把他們(訪民)扔了...”

北京嚴格防堵外來疫情進入。這些在京訪民的下落目前不得而知,他們是否健康,涉及攜帶或者感染病毒也無從知曉。訪民再出發給各地疫情管控提出新問題。

上訪者缺乏防護措施

面對複雜疫情現實,訪民此時恢復上訪,防護措施怎麼辦?參加週末訪民再出發活動的冉崇碧對美國之音說:“我們現在有防護措施,但是很少。哎呀,我們現在有什麼防治措施呢?我們沒權、沒錢,我們連生活的溫飽都沒有,現在能有什麼防治措施?我們要找有關機關,解決溫飽問題。連溫飽都沒有解決,你談什麼疫情防護措施。”

冉崇碧,重慶市雲陽縣人,十二年前,冉崇碧帶著當時只有四歲的女兒到廣東打工,女兒遭到惡鄰的性侵,法院僅判惡徒七年徒刑,為此冉崇碧踏上漫長的進京上訪路,一直尋求為女兒討回公道。

疫情期間訪民溫飽值得關注,冉崇碧說,疫情期間以蔬菜為代表的食品物價高企,一些基層訪民的日常生活雪上加霜。這一問題被訪民認為與全面實現小康目標有關。

地方當局被指貪污公款

冠狀病毒疫情暫時抑制了各地的上訪,但是,中國城鄉社會多年積累的各類上訪問題並未徹底解決。冉崇碧表示,疫情是上訪複雜化。

她說:“地方當局把我們控制起來後,他們就沒有壓力了。你看,我們哪裡也不能去,疫情對我們上訪的人是一個很大的困難,但是卻給政府官員減輕了很大壓力,他們無所謂了,我們北京去不了。上訪找相關的領導,他們則說,還沒有開門。他們用疫情一句話就把你推卸了。”

冉崇碧似乎並不否認,中央政府為解決訪民提出的實際問題制定了一些相關政策,例如對拖欠農民工工資實行零容忍,但是地方執行往往走樣。

她說:“政策好,但是(地方)他們貪了。習主席說了2020年進入小康社會,可是我們還在流浪,家沒有家,而且生活沒有溫飽。地方政府打著我們的旗號,利用我們的案子寫報告,到財政部、民政部去撥款,通過各種渠道去尋求救助資源,但是我們得不到,結果都由他們享受了。他們僱傭黑社會、坐飛機、去北京,去重慶,都去消費了...”

眾人皆在“社會大船”上

然而,危文元對訪民與地方官員之間的對立也有新的思考。她說:“所有、所有的一切,被關、冤枉、打壓、徵地拆遷,都是這個社會制度造成的。今天當官的

也是一個受害者。海明威說了,社會是一個大船,所有人都在同一艘船上。疫情來了,它不分人。”

依據百度所載原文,危文元援引的美國作家海明威在《喪鐘為誰而鳴?》中所寫完整段落是:所有人是一個整體,別人的不幸就是你的不幸。所以不要問喪鐘是為誰而鳴,它是為你而鳴。社會是一艘大船,所有人都在同一艘船上,當船上有一個人遭遇不幸的時候,這個人就可能是全船人的威脅。所以,永遠不要對別人的不幸和苦難無動於衷,一個人的不幸就是全體人的不幸。

危文元的意思是說,不要輕視和打壓那些千里迢迢進京上訪者,而無視他們的痛苦。每個人,無論當官的,還是平民,無論是有權有勢的,還是無權無勢的,也許哪一天苦難就會輪到他們,就如同當前的冠狀病毒,它是不分人地位高低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