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中第一階段協議太過 “脆弱”,崩盤隨時可能?


特朗普和習近平 2019年6月29日在G20 峰會上。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57 0:00

美國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Larry Kudlow)星期一(12月16日)強調,美中第一階段的協議“已然完成”。但是,分析人士指出,達成第一階段的協議符合美中雙方的利益,美中都贏了“面子”,但是,這個協議太過“脆弱”,隨時可能崩盤。

美中可能再次“過早”宣佈達成協議

美中上星期五就貿易爭端達成了"第一階段協定",內容包括美國同意減少對部分中國產品的關稅,中國將大量購買美國農產品、能源和製造業產品,加強保護美國智慧財產權等。

兩國在同一時間宣佈了協定的達成,似乎標誌著歷時差不多兩年半的美中貿易摩擦的結束的開始。不過,到現在為止,雙方共同的協定文本還沒有公佈,兩國正式簽署協議的時間估計會推遲到明年一月,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中國商業與政治專案主管甘思德(Scott Kennedy)在美中貿易協定簽署的當天發表分析文章說,這只是一個“脆弱的”、 “代價巨大的”和平協議。他實在想不出“開香檳慶祝”的理由。

他解釋說,這已經不是雙方第一次“過早”宣佈貿易戰達成協議了。自2017年7月到現在,美中至少有5次宣佈達成協議。甘思德說,他覺得自己就像在看一部電影,每次到看到演員表後,期待電影結束,但是電影卻又在繼續。

2017年7月,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似乎接受了中國國務院副總理汪洋的承諾,即中國將迅速減少鋼鐵行業的產能過剩,但是特朗普總統在最後一刻取消了這個安排。 2018年5月,美國財政部長史蒂芬·姆努欽(Steven Mnuchin)與中國副總理劉鶴達成了“框架協議”,幾天後,特朗普總統再次擱置交易。 2019年4月下旬,美中宣佈將有重大交易,隨後,中國突然推翻了之前做出的多個承諾,導致美國提高關稅並對中國電信巨頭華為施加制裁。 2019年10月上旬,特朗普總統宣佈了一項第一階段協定,而當時,他真正的意思是談判才剛剛開始。現在算是第五次。

甘思德說,雖然雙方都試圖為協定提供更明確的資訊,但是,雙方措辭上的“分歧和差異”令人不能不想這個協議是否再一次過早宣佈了。

兩國對協議的聲明措辭不同

美國貿易代表處星期五的聲明說:“美國和中國就第一階段經貿協議達成了一項具有歷史意義和可執行性的協定,該協定要求中國在知識產權、技術轉讓、農業、金融服務、貨幣和外匯等領域進行結構性改革和其他改變。第一階段協議還包括中國承諾在未來幾年內大量增加購買美國商品和服務。重要的是,該協議規定了強有力的爭端解決機制,確保迅速有效地實施和執行。美國已同意對其301條款行動進行重大修改。”

但是,在同一時間中方發佈的聲明中,中國只是承認了協議的存在,但是卻隻字未提“結構性改革、執行 ”等。甘思德認為,中方對“承諾購買美國商品和服務、市場准入、結構改革和削減關稅等沒有提供明確的說法。”

甘思德說,從雙方的措辭中可以看出,雙方在原則上達成了協議,可能將來也會提供更多的細節。但是鑒於過去雙方的談判經歷以及不同的措辭,這樣的協定是“脆弱的”。只要一方行為稍有不當,破裂也不是不可能的。

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定符合各自利益

斯蒂芬·羅奇(Stephen S.Roach)是美國耶魯大學的高級研究員,摩根士丹利亞洲區前主席。在協議簽署前不久,羅奇在Project Syndicate發表文章說,簽署第一階段的協定符合兩國的利益,為雙方都贏得了面子。

他說:“特朗普擔心國內政治(尤其是彈劾和迫在眉睫的2020年大選)的消耗,宣佈勝利並試圖利用勝利來應對他在國內的問題,這符合特朗普的利益。”

羅奇說,從中國的角度來說,中國更希望結束貿易戰。“中國經濟的下行壓力是顯而易見的。隨著中國決策者決心繼續進行為期三年的去杠杆化運動(這是造成當前中國經濟放緩的一個重要根源),他們應該更加渴望解決與美國衝突帶來的與貿易相關的壓力。”

他星期天在給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東亞論壇撰文的時候說,雖然第一階段的協議避免了再次加稅的危機,但是並沒有解決美中更深的結構性衝突。

短期內,中國是贏家

在美中宣佈第一階段貿易協定達成後,白宮發表聲明說,這是一項“歷史性的”協議,對美國經濟來說是“一次巨大勝利”。但是,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甘思德認為,從短期來看,中國和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是貿易戰的贏家。他說,因為中國只是做出了有限的讓步,卻“得以保留其重商主義的經濟體系,並以犧牲其交易夥伴和全球經濟為代價,繼續實施歧視性的工業政策。”

甘思德說,雖然特朗普可能會改變做法並重啟關稅。但是北京已經從日常的不確定性中獲得了至少幾個月的喘息機會,甚至特朗普任期的剩餘時間內,中國都獲得了這樣的喘息機會。

從美國的角度來說,特朗普總統成功地將中國及其經濟體系逼向“防禦”,並對美國多年來對中國的多邊主義提出了合理懷疑。這絕非易事。然而,按照特朗普政府自己的標準,貿易戰並未取得成功。

他寫道:“美中貿易和直接投資總額已經放緩,但這些變化反映了貿易轉移到其他國家,而不是製造業轉移回美國。而且,中國並沒有放棄其實現技術獨立的努力,反而加倍了所謂的“自力更生”。這項交易的明顯大贏家,美國農民,在貿易戰之前並沒有受到損害,他們很可能會在貿易戰從未爆發的情況下,向中國出售了與之相當的商品。”

長遠看,都是輸家

但是,甘思德說,從長期來看,雙方都是贏家。

他說,北京的頑固主張以及不能令人信服的“受害者”心理讓世界上大部分地區都同意美國的分析,即便不是採取政策手段。他們認為中國的經濟體系從根本上是不公平的,需要進行重大改變。此外,由於關稅戰的擴大,出口管制的擴大,投資限制以及針對中國單個公司的措施而帶來的不確定性,使每個人都為之困惑,加速了全球供應鏈向中國以外地方的多元化發展,並可能促使西方國家加大努力限制對中國的技術共用。

他說,儘管中國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但在某些基礎技術(例如半導體,材料和引擎)以及關鍵應用(例如飛機,汽車,藥品和部分特定能源)中,中國仍然嚴重依賴美國和其他國家。

甘思德說,儘管擁有豐富的資源,龐大的國內市場以及其他發展中國家的市場,但中國會發現,在一個經濟分割或分裂的世界經濟中,要繼續成功前行會越發困難。

甘思德說,就美國而言,美國對中國的態度似乎矯枉過正,以至於隨著時間的流逝,進入中國市場的機會將下降而不是上升。他說,在過去的兩年中,越來越多的美國公司擔心美國在與中國“脫鉤”的過程中並未真正瞭解可能產生的成本。除了商業以外,尋找與中國人就諸如氣候變化等緊迫的區域和全球問題進行合作的方法將變得更加困難。

另外,甘思德認為,美國的單邊主義也破壞了與歐洲,亞洲和拉丁美洲的朋友和盟友的關係。此外,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美國一直在培育的全球經濟體系遭到了嚴重破壞--首先是中國的重商主義從內而外腐蝕了它,然後在特朗普政府隨意使用關稅並阻礙世界貿易組織的爭端解決過程也破壞了這個體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