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前紐時攝影記者杜斌遭捕 中國外媒圈寒蟬再現


資料照:前紐約時報攝影記者、紀錄片製作人、作家杜斌 (照片來源:維權網推特)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10 0:00

繼上週彭博新聞(Bloomberg)北京分社中國籍女記者被控涉嫌危害國安而遭逮捕後,前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 攝影記者、紀錄片製作人杜斌本週三(12月16日)也遭北京大興區警方尋釁滋事的罪名逮捕。

據杜斌胞妹杜繼榮週五(12月18日)向美國之音證實,警方已經以尋釁滋事罪對杜斌進行刑事拘留,人現在關押在北京的大興區拘留所。杜繼榮說,她在接到大興警方的電話通知,要求給杜斌找律師時,曾詢問過警方有關杜斌的具體犯罪事由,但警方未做說明。

她說:“就是因為新冠這個事,我哥他在北京這段時間一直沒有辦通行證,所以,他也出不了門,整天待在家裡,我就問他(警方),怎麼去尋釁滋事啦!他就說,這個情況就是很複雜。他就這樣跟我說,也沒說出什麼具體的原因。”

杜繼榮說,她已透過杜斌的友人徵詢到律師,下週會前往北京,正式辦理律師的授權委託。

由於杜斌單身,目前家人中只有他的胞妹和大哥知悉他被捕,不過,兩人都不清楚,杜斌近期的工作內容。杜繼榮還說,他們的母親因為年邁且身體不好,至今還不敢告訴她杜斌被捕的消息。杜斌的父親多年前已因癌症離世。

寒冷趨勢的開始

杜斌的律師友人向美國之音表示,對杜斌的情況要等到正式委託、閱卷、甚至當事人會面後,才能進一步明朗。不願透露姓名的他表示,雖然外界對媒體人被捕的消息越來越疲乏、也見怪不怪,但他說,這是一個“寒冷趨勢的開始!”

據了解,現年48歲的杜斌,曾任職《北京青年報》、《工人日報》社會法治周刊。他自2004年起任職《紐約時報》北京分社,直至2011年左右因遭中國外交部拒發工作許可後,才以自由工作者和公民記者的身份持續拍攝紀錄片和專事寫作。

一位北京市民攔住在長安街上行駛的坦克前。 (1989年6月5日)
一位北京市民攔住在長安街上行駛的坦克前。 (1989年6月5日)

杜斌所拍攝的新聞照片曾散見各大國際媒體,包括《紐約時報》、《國際先驅論壇報》、《時代周刊》、英國《衛報》、德國《明星》畫報等。而他也長期關注社會的弱勢群體,曾出版過攝影集 ,《上訪者– 中國以法治國下倖存的活化石》。

2013年,杜斌主編出版的《天安門屠殺》是第一本由身處中國內地人士編著的記錄六四屠殺的書籍,由他長年在舊書市場蒐集大量散落在中國民間的”六四”資料整理而成。同年,他還以紀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揭發位於遼寧省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及上訪者的酷刑,引起廣泛的社會迴響,並直接促成了勞教制度的廢除。

人與牲口

杜斌於2013年六四前夕首度遭國保秘密逮捕,據悉應和這兩部作品以及他所蒐集到攸關上訪者和六四的大量資訊有關。他當時被捕前夕接受外媒專訪時表示,他所做的一切,就為一句話“我們是人,不是牲口”、“僅僅是因為我是一個人,做一個人能夠做、應該做的事情。”

在國際媒體的高度關注下,當年杜斌在被關押37天後有條件釋放。獲釋後,他繼續其記錄及發聲的工作,並出版《陰道昏迷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酷刑倖存者證詞》、《馬三家咆哮》等書,記錄中共統治下的酷刑,又出版《長春餓殍戰》,記錄中共的戰爭罪行。

友人推測,本週杜斌再度被捕或許與這些出版計劃有關。他們說,警方先前已多次找杜斌問話,稱奉國保之命,要求他刪除推特上的推文,並改掉他推特名稱中“向國保討債”之類的敏感字眼,警方還一再打聽他是不是還在寫書。杜斌最後讓警方自己刪他的推文,並答應停用推特。

維權人士胡佳形容杜斌像一位“戰地記者”,總是在中國“涉足危險的人權前線”,包括廣東烏坎、香港雨傘運動等地都有他的身影。

追求真相 揭發陰暗面

胡佳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杜斌是個戰鬥力很強的公民記者,雖然私底下非常沉默寡言,但他對於追求歷史真相和揭發社會陰暗面充滿了使命感。

胡佳說:“他(杜斌)是來自草根、來自於底層的。然後呢,他對這個群體本身很了解,因為了解,他又充滿了各種悲天憫人的同情心,有句話叫,唯慈悲方勇猛:唯有你的慈悲,才能帶來你的勇氣。杜斌也是這樣,他見過人間太多的苦難,這些苦難的話,他不能夠漠視這種苦難的存在。他把這些苦難用鏡頭和筆、技術給保留下來,把那些定格在那裡。”

胡佳說,杜斌所揭發出的歷史瘡疤、上訪等社會陰暗面和中共統治下的失衡現像很可能都無法見容於當局,尤其中國馬上就要進入慶祝中共創黨100週年的政治氛圍中。

相隔八年,胡佳對杜斌此次再度被捕的前景不甚樂觀。他說,過去八年,中國的“ 鐵幕是越來越厚,群體性的打擊也是一波接著一波”,而當局透過高科技,包括大數劇、關鍵字檢索、人臉數據,幾乎是加速地形成網格化維穩的模式,擴大對言論自由的管控和施壓。

雖然胡佳認為,杜斌已離職外媒多年,他的被捕應該和他是外媒前僱員的身份關聯不大,但杜斌和彭博新聞(Bloomberg)北京分社中國籍女記者范若伊相繼於兩週內被捕,都再次在中國的外媒圈引發寒蟬效應。

外媒圈寒蟬效應再起

一位在外媒北京分社工作的中國籍攝影師向美國之音表示,“當然會有些擔心”。

不願透露姓名的他表示,這是他從業以來第一次聽到同行因國安罪嫌被捕,“當然會緊張”,他說,他已向所任職的外媒機構反應。而公司也已開始為他和其他中國籍僱員安排律師,進行相關的培訓,除了更詳細了解中國相關法律的規定外,也會事先做好如何依法因應類似事件的準備。

他說,他會謹守中國國務院關於外媒採訪所發布的相關命令條文,以免踩到紅線。

彭博記者范若伊於上週一(12月7日) 遭便衣國安人員從家中押走,失聯多日。彭博新聞雖一再向官方探詢範若伊的下落,但直至上週五(12月11日)才確認,她因涉嫌參與危害國家安全活動遭到逮捕。

據報導,彭博總編輯米思偉(John Micklethwait)雖高度關注姓范記者的後續狀況,但也強調,不會改變報導中國新聞的方式。

歐盟(EU)和駐華外國記者協會(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in China)隨後也相繼發佈公開聲明,呼籲中國釋放範若伊和保障其法律權益,並指出,中國籍僱員是外媒高度倚賴的工作夥伴。

不過,中國駐歐盟的大使館卻透過官方微博表示,“事涉中國內政,其他國家或組織無權干涉”來回應。

無國界記者組織譴責

對此,國際記者團體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表示,中共當局一再抓捕媒體工作者反映出的是中國日漸限縮的言論空間,以及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主政下,對包括記者在內的異議人士之系統性的鎮壓,尤其是不受中共政權控制的外媒。

無國界記者組織東亞辦事處主任艾瑋昂向美國之音表示:“中共政權將外媒的受訪者和員工當作人質。他們試圖勒索外媒特派員說,如果我不滿意你所發布的新聞內容,我將處罰你的中國籍僱員或者你的受訪者。這當然會對外媒特派員帶來寒蟬效應。”

艾瑋昂說,外媒是現在僅存之監督中共政權的見證者,也因此,對只需要正面宣傳的中共來說是眼中釘,欲除之而後快。

他說,新冠疫情的危機讓全世界看到,中國因箝制言論而導致新冠疫情的隱瞞,才會造成全球疫情的大擴散。因此,他呼籲民主國家必須對中國施壓,確保中國不再隱瞞、也不再箝制言論。

他說,中國一再以內政為由,拒絕他國介入,這是全世界民主國家都不應、也無法接受之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