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政治安全機構與許章潤被抓 - 中國進入至暗時刻


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4:59 0:00

清華大學敢言的法學教授許章潤被抓捕當日,北京宣布新建立的警察統籌機構將落實習近平政治安全決策。這可能預示著習近平當局整肅中國知識分子、全民自由大萎縮的開始;也反映了中國將退入意識形態全面控制的毛式時代。

7月6日,中國發生了兩件表面看似沒有直接關聯的事情:新成立的“政治安全專項組”日前開會決定,北京政法當局要調集各方資源落實習近平有關“政治安全”的指示,具體做法就是抓住“關鍵的具體”個案,使最高指示“落地見效”。

當天,數年來以犀利言辭批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被20多名首都和四川兩地警察以“嫖娼”罪從北京家中帶走。

中國的《法制日報》說,為貫徹習近平維護“政治安全”的決策,“近日,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政治安全專項組在京召開第一次會議,中央政法委副秘書長、政治安全專項組組長雷東生主持會議並講話” 。

“兩者當然有聯繫” ,紐約執業律師、海外民運活躍人士李進進說。 “政治安全是習近平上台後一直要抓的一件事,它只不過是通過成立政治安全專項小組對這件事更加規範化、組織化了。把這項工作統一由一個部門來領導。”

2015年7月中國全國人大通過《國家安全法》,將習近平“國家安全以政治安全為根本”的話載入其中,“這就是要加強意識形態控制,核心就是要護黨,就是要把共產黨的政權永久的、長期化。任何對政治安全有威脅的人和事都要予以清理”,李進進表示。

朝著毛時代倒退

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中國民主黨負責人王軍濤認為,此舉是北京當局總結了習近平用舉國體制治疫經驗後,為應對面臨的高度政治安全風險提出的“突破現有制度框架”的舉措。

“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在最初設計時是個諮詢機構,直接對黨中央而不是對政法委。現在看來給它賦予了一些實權,就是要進行實際的協調,統籌社會資源,而且要採取專(家)群(眾)結合方式,要主動出擊,等等。這一系列詞彙都表明在向毛澤東時代的中國的社會管理體制——把所有的大事小事都上升的政權安全的高度來認識——這樣一個倒退。”

中共法制喉舌的這篇報導顯示,中共正面臨高度“國家政治安全風險”。為此,會議提出要打擊“滲透顛覆破壞活動、暴力恐怖活動、民族分裂活動、宗教極端活動”。

雷東生在會上說明了該專項組設立的兩個原因:第一,“提升政治站位”,將政治安全提升到跟國家利益相同的“至上”地位;其次,要搞群眾專政,“堅持專群結合、依靠群眾,構築維護國家政治安全人民防線”。

會議還提了三項要求:統籌各方資源、運用法律武器維護政治安全;要抓“關鍵的具體”案例,推動維護政治安全“落地見效”。

實質就是警察治國

中共黨史專家高文謙認為,政治安全專項組就是為貫徹習近平“政治安全壓倒一切”而建立的、把各有關部門攏到一起來的一個機構。 “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下面成立這個東西,包裹的東西太厚,實際上剝開看赤裸裸的就是要警察治國,就是要不顧一切的維護政治安全。”

高文謙表示,許章潤被捕就是在這個大背景下發生的,“你敢挑戰習近平?疫情嚴重時沒顧得上收拾你,現在事情坐穩了,美國也手忙腳亂對付疫情,正好收拾你、收拾香港。 ”

“雷東昇就是個馬仔,”高文謙說,“這幫人哪裡有他們獨立、主動的行為呢?都是全國一盤棋、全黨一盤棋,秉承習近平旨意跑腿辦事。”高文謙補充。

現年50歲的雷東昇是毛澤東發動的文革初期(1969年)出生的,曾在中國公安部的研究部門工作。 2017年4月任政法委副秘書長。 2018年6月任全國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 2019年12月,兼任政法委新聞發言人。

王軍濤認為,許章潤被抓是因為他直指習近平為獨夫民賊、千古罪人,“從習近平2017年準備廢除任期限制開始,他針對習近平搞獨裁,一篇接一篇反獨裁。”

2018年7月,許章潤在網絡發表《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批習近平取消任期限制。 “年初修憲,取消政治任期,令世界輿論嘩然,讓國人膽戰心驚,頓生'改革四十年,一覺回從前'的憂慮。此間作業,等於憑空製造一個'超級元首',無所制衡,令人不禁浮想聯翩而頓生恐懼。”

2020年2月,瘟疫之中,許章潤的文章已是《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他們目睹了欺瞞疫情不顧生民安危的刻薄寡恩,他們身受著為了歌舞昇平而視民眾為芻狗的深重代價,他們更親歷了無數生命在分分鐘倒下,卻還在封號鉗口、開發感動、歌功頌德的無恥荒唐。一句話,'我不相信',老子不幹了。”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高文謙認為,許章潤一介書生議政,比起有人脈關係豐富的紅二代地產大亨任志強,以及在逃亡中發表對習近平攻心的勸退書的法律維權活躍人士許志永,可謂單純得多,“但是他把矛頭直指習近平, 具有中華民氣,'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

紐約時報報導,“這位中國法學教授在手頭的一個小包裡放了幾條內褲和一把牙刷,為被警察帶走的那一天做好了準備。”

“許章潤還是給中國知識分子爭得了一點榮光,”高文謙表示。他認為這可能是習近平整肅許章潤的根本原因:中國知識分子“已經是脊梁骨都給打折了,多少年來,一茬茬地割韭菜,把敢言的人都趕盡殺絕了,”因此,中共當局才會對許章潤這樣的書生議政感到“怕極了” 。

王軍濤認為,許章潤被逮捕預示處於內政外交困境的習近平, 將開始大規模整肅中國的知識界,“反腐是對黨內政治精英進行整肅,掃黑是對經濟精英進行了整肅,他現在可能要動手整肅知識精英了。“

“中國已經到了一個至暗時刻,”《晚年周恩來》的作者高文謙說。對中共歷史和領袖人物有深入研究的高文謙認為,進入這樣一個時刻與習近平本人心胸狹隘的性格不無關係。

習近平小肚雞腸睚眥必報

“從香港到許章潤,他一直掛著呢,就看這把刀甚麼時候下來,現在終於下來了。證明一點:一條道走到黑,沒底線啊。(許章潤)6月已經被軟禁了,但還是要治他的罪,原因就是上面一直盯著他呢,出不了這口氣啊。所以習近平的為人是小肚雞腸、睚眥必報。香港反送中起源不就是跨境抓人嗎?不就是出了那本八卦的書嗎?正經人都不用正眼去看,但是這個事情居然可以引起這麼大的驚天大波來,最後把香港這個中國會下金蛋的雞也給搞死了。”

2015年發生了香港 “銅鑼灣書店股東和員工失踪事件”。被失踪的5人後來證實都在中國大陸被當局控制。據報導,這次被認為中國國安人員到香港跨境執法的行動,跟該書店計劃出版一本有關習近平與其情人私生活內幕的書有關。

習近平視政治安全為國家安全的根本。認為“政治安全決定和影響著經濟安全、社會安全、文化安全等其他各個領域的安全,直接關係到國家的長治久安和民族的興衰存亡。”

既然政治安全如此重要,為甚麼不以違反“政治安全”入罪——像毛時代,走資派、五反分子都是擺上檯面的罪名——卻要以摧毀人們想像力的“嫖娼”罪逮捕一名著名的法學教授呢?

李進進律師說,其目的“第一,搞臭這個人;第二,在國際社會上還要遮遮醜。”

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教授黎安友在接受美國之音記者許湘筠採訪時說,指控許教授嫖娼“丟人的不是許章潤教授,丟人的是中國政府。”

紐約時報引述居住在新西蘭的澳大利亞漢學家白潔明(Geremie R. Barmé)的話說,“許教授在兩年多以前就提到‘他們會設法讓他嫖娼’的風險,因此他小心翼翼避免被陷害。”

順習者昌、逆習者被嫖娼

根據百度,在中國,“嫖娼和賣淫都不構成犯罪,不會被判刑,《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六十六條規定:賣淫、嫖娼的,處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並處五千元以下罰款;情節較輕的,處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罰款。”

外界不清楚的是北京當局對這起大動干戈抓捕“嫌犯”的“嫖娼”案,最後將如何走完其法律程序。

或許政治安全專項組會議中的一句話來可以解釋,“要把經驗上升為法律政策”,形成“制度成果”,王軍濤說,“這就是準備要違法做事了。就是要突破原來的規矩,原來的禁區,準備突破原有的制度架構了。”

高文謙認為,政治安全專項組的建立和對許章潤的逮捕,只是再次說明了習近平就是一條道走到黑,“這是末日的瘋狂,其要害就是:順習者昌、逆習者被嫖娼。”

中共黨刊《求是》載文論述“政治安全”,說“政治安全是黨和國家安全的生命線,是不可動搖的底線,必須築牢維護政治安全的銅牆鐵壁。”

老百姓不需要政治安全

旅美法律學者虞平認為,所謂“政治安全”中共過去是講不出口的。 “政治安全是甚麼安全?內容怎麼界定?當然主要指的是共產黨的政治安全,說到底就是這個。”

這也許就是為甚麼習近平和中共在提到政治安全時總要扯上人民:“政治安全攸關國家安危,攸關人民安康”,“只有安全的政治環境,才能保障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虞平表示,“政治安全不是法律用語,也不是一個可以放到台面上來討論的正當利益,政黨統治的政權的安全並不是老百姓的安全。老百姓不存在一個政治安全問題。老百姓只存在一個民生問題,個人自由得到保障的問題,然後還有民主參與的問題。”

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成立於2020年4月21日,也就是新冠病毒大流行在全球爆發之時。組長是中共政治局委員、政法委書記郭聲琨。

該小組基本由中共政法委班底組成,包括公安部長、最高法院院長、最高檢檢察長、國安部長、武警司令等。

成立的最初目的是針對著疫情中的矛盾糾紛、掃黑除惡、城市社會治理、嚴防公共安全案事件反彈、有效防控網絡安全風險”。

直到6月,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之下建立了2個專項組,社會治安組和市域社會治理組,分別由公安部副部長林銳和中央政法委副秘書長王洪祥任組長。政治安全專項組建立的時間應該在6月中以後和7月6日以前這段時間。

這個看似層級不高但透著突破現有制度框架的新機構預示著三個結果,王軍濤說。第一,“中國會愈來愈閉關鎖國,這和國際環境惡化,習近平倒行逆施、四處出擊有關”,第二,政治迫害手段會愈來愈像文革,“群眾專政,扭送公安局,辦學習班” ;第三,中國人的自由空間,不是異議人士,而是所有人的自由空間都會大大縮小,“這個社會會變得非常可怕,比毛時代還可怕” ,“因為他要用現代高科技建立起來的控製手段把所有人都假定為敵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