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加深與伊朗關係或將成北京難題


伊朗總統魯哈尼與到訪德黑蘭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歡迎儀式上。(2016年1月23日)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近期提出的最新警告表示,中國將通過加深與美國的敵國伊朗之間的關係,來破壞中東的穩定。外界​不禁要問,北京將在多大程度上支持其合作夥伴德黑蘭,這項新興協議將加劇美中緊張局勢。

蓬佩奧星期天(8月2日)接受美國電視網福克斯新聞專訪時說: “中國介入伊朗將破壞中東的穩定。它將使以色列處於危險之中,也會使沙特阿拉伯王國和阿聯酋面臨風險。 ” 他敦促三個美國盟友和該地區其他國家提防北京,北京是華盛頓的主要國際競爭對手之一。

蓬佩奧補充說:“伊朗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恐怖活動資助國,而獲得中共的武器系統和貨物以及資金,只會給該地區帶來更大的風險。”德黑蘭將過去數十年間在中東及其他地區發生的恐怖襲擊歸咎於伊斯蘭武裝組織,並且自稱是恐怖主義的受害者,而不是資助者。

這位美國最高外交官所引用的是西方媒體上個月發表的報導,報導中提到中國和伊朗即將敲定一項長達25年的貿易和軍事協議,被稱為“全面戰略夥伴關係”。2016年,中國和伊朗領導人首度同意努力達成這樣一項協議,這也是北京方面給予合作夥伴最高水平的雙邊關係。

最近幾週,伊朗官員表示,與中國就協議進行的談判仍在繼續,當時,沒有說明談判何時結束。北京方面沒有透露任何談判細節。

數十年來,這兩個地區大國一直是經濟和軍事盟友。中國是伊朗的最大貿易夥伴,早在1980年代就向德黑蘭提供了武器。自2010年以來,聯合國安理會一直禁止國際社會向伊朗出售武器,但此禁運令將於10月18日到期,中國已表示將否決美國提出的延長禁運的決議草案。

去年12月,中國、伊朗及其共同夥伴俄羅斯更在印度洋及阿曼灣進行了首次三方聯合海上軍事演習。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北京對於跟伊朗達成協議抱持濃厚興趣,該協議將恢復對德黑蘭的武器銷售,向伊朗陷入困境的經濟注入數十億美元,以換取伊朗石油出口折扣和其他讓步。

自2018年美國開始加強制裁以來,伊朗一直處於經濟衰退時期。美國當時的目的在於向德黑蘭施加壓力,讓德黑蘭停止被認為是惡意的行為。美國的單邊制裁迫使除中國以外的大多數國家都停止了對伊朗石油的購買,而伊朗石油是德黑蘭的主要收入來源。

總部位於華盛頓的哈德遜研究所分析師邁克爾·多蘭(Michael Doran)和彼得·拉夫(Peter Rough)8月2日在美國新聞網站Tablet上發表的文章中表示,助長他們所說的伊朗和俄羅斯的“破壞穩定的活動”,對中國有“大量且具實質性的”好處。

多蘭和拉夫表示,中國這樣的戰略會使致力於減少對中東承諾的美國領導人“筋疲力盡”,使伊朗能夠支持與美國在該地區的影響力作戰的盟軍,從而“損害美國的威信” ,並“鎖定”美國在波斯灣的海軍資源,以應對伊朗的威脅行為,而不是在中國尋求主導的西太平洋地區。

哈德森研究所的分析員說,對中國的另一個好處是,在如何處理伊朗的核計劃和區域衝突的參與上,美國與其歐洲盟國之間將出現更大的分歧。他們說,美國盟友們在出於美方對該地區的承諾有所疑慮時,也可能被迫與北京建立更緊密的聯繫。

其他分析人士則對美國之音波斯語組表示,他們認為有幾個因素在驅使中國去減弱伊朗進一步破壞中東穩定。

比利時維薩留斯學院(Vesalius College)的國際事務教授蓋伊·伯頓(Guy Burton)表示:“中國人在目前現況下的操作做得很好。” 他說,2003年由美國領導對伊拉克的入侵,以及美國在該國持續軍事存在,使得伊拉克相當穩定,並可以讓中國取得有利可圖的合同,來發展伊拉克的石油和天然氣工業。倘若伊朗支持的伊拉克什葉派民兵加強對駐伊美軍的攻擊,那麼這種穩定就可能受到威脅。

伯頓說,另一個因素是,中國也不想因為不顧美國對伊朗的製裁,而導致與華盛頓的緊張關係升溫。縱使中國目前仍然是伊朗石油的最大購買國,但他說,過去一年來,中國“非常低調地減少”了此類石油進口和對伊朗的其他投資。

位於維吉尼亞州阿靈頓市蘭德公司的高級經濟學家霍華德·沙茨(Howard Shatz)則認為,中國方面可能也無法說服伊朗,能夠進一步締結如北京所希望的強有力的伙伴關係。

沙茨表示:“伊朗人並不一定會完全接受中國如此大程度的參與該國事務。”“誠然中國提供了伊朗的經濟命脈,但是一些伊朗人擔心,中國的大量介入可能會限制伊朗在該地區的力量。”

分析師告訴美國之音,除上所述之外,還有一個因素,進一步限制了北京尋求與伊朗建立更緊密聯繫的可能性,即中國政府與沙特阿拉伯,阿聯酋和以色列之間既存的牢固經濟和軍事關係,而這三個國家都是美國盟國。

中國與沙特阿拉伯都有“全面的戰略夥伴關係”,並將他們作為其石油進口的兩個主要來源同時還向兩國出售武器。而北京與以色列方面,也建立了較低級別的合作夥伴關係,其中包含對以色列高科技產業的投資。

位於華盛頓的阿拉伯海灣國家研究所分析師羅伯特·莫吉尼基(Robert Mogielnicki)表示,比起與伊朗建立更緊密的關係,目前這種關係對中國而言是“更安全的賭注”。

莫吉尼基說:“我認為中國繼續增強與該地區既存的經濟關係和戰略夥伴關係,將具有更大的穩定性和潛力,而不是與像伊朗這樣危險的伙伴一起徒勞無功地重新發明一遍車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