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俄羅斯民眾改變方式繼續抗議活動


情人節這一天,在俄羅斯全國各地,示威者們有的組成人鏈,採取快閃形式抗議。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53 0:00

俄羅斯民眾改變方式繼續抗議活動。情人節這一天,在俄羅斯全國各地,示威者們有的組成人鏈,有的手舉手電筒採取快閃形式抗議。他們要求關注日益嚴重的政治犯和政治迫害問題,同時表達對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和他家人的支持。

婦女人鏈示威 關注政治迫害

席捲俄羅斯全國的反普京抗議活動仍在繼續,但示威活動改變方式。 2月14日情人節這一天的中午,在首都莫斯科和聖彼得堡,數百名婦女組成人鏈,她們呼籲釋放政治犯,同時表達對日益增多的女性政治犯的尊重。

在莫斯科最著名的“老阿爾巴特”步行街上,女性示威者們站在俄國大詩人普希金夫婦塑像前,她們胸前佩戴的紙牌上書寫著被關押的政治犯姓名。她們還特別強調支持遭受迫害的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的家人,尤其是納瓦爾尼的妻子。納瓦爾尼的妻子因為支持夫婿的活動承受巨大壓力,她因為參加最近的幾次抗議活動被當局處以巨額罰款,住宅也被警方搜查,幾天前她已離開俄羅斯前往德國。

參加人鏈示威活動的知名反對派人士,莫斯科大學教師加里婭敏娜說,她特別想聲援正等待判刑的地方女反對派人士舍甫琴科。舍甫琴科既是3個孩子的單身母親,也是由目前流亡國外的前首富霍多爾科夫斯基所創建的一家反對派網絡在南部羅斯托夫市分佈的負責人。舍甫琴科被當局指控為外國代理人機構服務。

加里婭敏娜說,在軟禁期間,舍甫琴科的一個小孩去世,這位女活動人士很可能即將被當局判處5年徒刑。加里婭敏娜本人因為多次參加反普京集會和其他反對派活動,她不久前被判處多年徒刑並緩期執行,以及巨額罰款。加里婭敏娜因此可能喪失在莫斯科大學的教職和莫斯科市北部一個區的區議員職位。

莫斯科的人鏈示威活動受到了被認為是警方暗中支持的一些民粹團體的騷擾。這些民粹團體的人士指責示威者受到北約支持和獲得西方美元獎勵。利用有背景的民粹團體實施破壞,這一策略和場面經常出現在今天俄羅斯大城市的一些抗議活動中。

被捕人士大量增多 女記者不堪迫害自焚震驚全國

在聖彼得堡,女性示威者們情人節當天在市中心涅瓦河畔,在斯大林政治迫害紀念碑附近組成人鏈。她們胸前同樣佩戴著寫有政治犯姓名的紙牌。示威地點距離聖彼得堡市安全局總部不遠。而隔河相望的是斯大林政治迫害年代臭名卓著的克列斯托夫監獄。

示威者們先向聖彼得堡的政治迫害紀念碑獻花。她們表示,俄羅斯近期出現了大量的政治犯,非法拘捕和政治迫害事件急劇增多,她們不但對此抗議更會與受害者們團結和站在一起。

示威者們還表達了對已故女記者斯拉維娜的敬意和哀悼。斯拉維娜生前在伏爾加河畔的下諾夫哥羅德市擁有和主持一家反對派網站。因為她堅定的反普京立場,她的住所和辦公室被經常遭到搜查。由於不堪政治迫害的壓力,斯拉維娜幾個月前留下丈夫和家人,在當地市中心的廣場自焚身亡。

不忘蘇共政治迫害歷史

示威者們還朗讀了聖彼得堡女詩人阿赫瑪托娃的詩歌。在30年代斯大林大清洗時期,阿赫瑪托娃唯一的兒子當時被秘密警察逮捕入獄。為了尋找兒子的下落,阿赫瑪托娃曾在涅瓦河對岸的克列斯托夫監獄中有時一天要等待10到18個小時。

阿赫瑪托娃和另一名女詩人茨維塔耶娃被認為是上個世紀俄羅斯和前蘇聯最傑出的兩位女詩人。但在蘇共統治和政治迫害陰影下,兩人的命運都非常艱辛和悲慘。茨維塔耶娃的丈夫和女兒在斯大林政治迫害年代先後被處決和獄中自殺。因為十分後悔輕信蘇共宣傳從定居的巴黎返回蘇聯,茨維塔耶娃也在1941年自殺。

全國快閃活動支持反對派領袖

在另一個俄羅斯主要城市,韃靼斯坦共和國首府喀山市,情人節當天的中午,有數千民眾參加了在市中心克里姆林附近的反政府集會。集會的組織者說,這次集會的主要訴求包括:釋放政治犯和停止大規模逮捕反對派人士;反對政治迫害;抗議當地警方濫用暴力,因為在最近的幾次支持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的示威活動中,警方的驅散行動非常粗暴。

情人節當天晚間,俄羅斯全國各地的民眾紛紛走出家門,在居民小區的院子裡,在公共廣場,他們手舉手機和手電筒,表示對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的支持。這次活動的主要口號是“讓愛戰勝恐懼”。這一活動也把許多過去從不往來的鄰居聯合了起來。

納瓦爾尼總部發布的消息說,這次手電筒快閃活動的覆蓋範圍從東部離白令海峽不遠的勘察加半島開始,一直到西部波羅的海岸邊的加里寧格勒地區結束。在鄰近中國的濱海邊疆區,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等地,都有很多民眾加入到了這次快閃行動。

政治犯處境惡化

許多俄羅斯人權活動人士說,普京政權目前對政治犯的迫害程度已超過前蘇聯時代。長期關注政治犯狀況的人權組織“紀念碑中心”說,目前俄羅斯被列入政治犯的名單人數已達76人,這並不包括因為宗教原因被迫害的人士。因政治因素目前被調查和有可能被判刑的人數已接近500人。

關注政治犯議題的活動人士達維吉斯說,實際情況可能比公開的統計更為嚴重。因為莫斯科和聖彼得堡等大城市的政治犯狀況通常容易被外界關注。但在俄羅斯地方上,政治犯的狀況非常糟糕.

達維吉斯說:“在地方上,那裡的迫害和打壓氣氛更加嚴重,而且更較少被外界所知。而另一方面,當局也把許多案例保密,不對外公開,這導致政治犯的處境更惡劣。”

學者:體制崩潰前會加劇打壓和軍事冒險

為了阻止情人節當天俄羅斯民眾的抗議,俄羅斯各地警方在幾天前曾登門拜訪許多活動人士,警告他們參加這些抗議活動的後果和可能面臨被處罰的風險。多家俄羅斯自由派網絡媒體因為刊登納瓦爾尼總部有關情人節晚間快閃活動的報導,受到官方媒體監管部門的警告,相關報導也被撤下。

在布良斯克和其他一些地區,當地的一些大學生被校方警告禁止參加手機和手電筒快閃行動。莫斯科的一名醫務工作者在社交媒體上發布了她參加快閃活動的照片後,2月15日上班後就被醫院解僱。但儘管如此,抗議活動仍然席捲俄羅斯全國,反映了民心所向。

俄羅斯著名政治學者帕斯圖霍夫最接近撰文分析解釋普京政權的處境。文章認為,普京體制目前正處在崩潰之前的第三階段,主要表現就是高度專制和極權,對內更嚴重的政治迫害,對外更容易從事軍事冒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