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前北約秘書長指 四方會談是籌組亞洲版北約起點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前秘書長拉斯穆森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31 0:00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前秘書長拉斯穆森(Anders Fogh Rasmussen)週四(10月8日)透過一場視訊記者會表示,日前甫閉幕之美日澳印四國外長間的四方會談(Quad)未來有機會、也應該在亞洲發展為一個類似北約組織的安全機制,來共同應對中國的武力威脅。

他說,中國現在應該高度警惕並認知到,如果妄想對台動武,恐將引發國際社會集體的強烈反彈,因為不只美國,部分歐洲國家透過北約組織都已經準備援兵來捍衛印太地區的安全,保護他們在這一地區的共同利益。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週二在日本東京表示,美國有意推動四方會談進一步的機構化、且不會坐視中國對台動武後,引發各界對美國籌組亞洲小北約之熱議,且對於台灣是否能被納入四方會談機制,也有正反不同的意見。

亞洲版北約成形中?

透過視訊,拉斯穆森在台北舉行的“2020年玉山論壇”之場邊記者會中接受美國之音提問時表示,北約組織的成立宗旨在避戰。有了北約,北大西洋區域的歐美國家即便是宿敵、也不會愚蠢到發動戰爭來解決爭端。他認為,亞洲也應該有一個集體性的安全組織,而四方會談是一個很好的起點,來促成亞洲國家在安全防衛上的合作機制。他說,此一俗稱亞洲版的北約機制在架構上和北約不盡相同,但可發揮類似的功能,也就是,因應中國的軍事威脅。

他說,亞洲版北約的發展時機已成熟,因為這10多年來,各國都受夠了來自中國各方面的施壓。

拉斯穆森說:“中國現在對內愈來愈威權,對外則咄咄逼人,所有的亞洲國家都受夠了。中國在南海的軍事化佈建、對澳大利亞經濟施壓、中印邊界衝突、中日尖閣群島(中國稱釣魚島)的主權衝突、中越關係惡化,包括歐洲國家,大家的結論都是:這是一個新的中國,這些轉變重燃了四方會談作為安全對話機制的希望…這也是為什麼美國推動四方會談的機構化。以長期的願景來說,那會是一個類似北約的組織安排。”

拉斯穆森說,他自己在擔任丹麥總理任內,就曾於2008年促成丹麥和中國簽訂貿易協議。他當時以為中國將和平崛起,且會朝更開放、更自由道路發展。但現在他認為,大家都看清楚了中共的威權本質,“也不會再那麼天真了”。他表示,全世界的民主國家應該結盟,共同抵制極權國家和其領導人,包括俄羅斯的普丁、中國的習近平、北韓的金正恩等政權。他說,台灣應該被納入這個民主社會圈中,且全世界對台海的安全也都有一份責任。

北約航母戰鬥群巡弋印太

拉斯穆森還說,歐美國家的利益及安全也系於印太地區和台海等區域的安全,這也是為什麼北約成員國英國海軍近日集結美國、荷蘭等盟國的軍艦,組成歐洲20年戰力最強的“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戰鬥群,併計劃於2021年初開始巡弋印太地區,以實現自由與開放的印太區域。

在此前提下,他呼籲,中國應該要更加警惕並了解到,任何對台所發動的攻擊,將引發國際一致的反制。他說,這不是在威脅中國,而是對現在國際局勢的觀察。他說,“中國要非常非常謹慎,千萬不要妄自對台動武。”

前美國外交官、現在政治大學台灣安全研究中心擔任資深研究員孟迪斯(Patrick Mendis)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指出,由於之前親共的印度開始靠攏美國後,美國不僅要積極透過四方會談籌組亞洲小北約,使其作為美國圍堵中國的平台之一,還要進一步擴大此一安全機制,納入菲律賓、蒙古、越南、馬來西亞等民主國家,也就是所謂的四方會談Plus (Quad Plus) ,來共同合作遏止中國諸多不民主的行徑。

四方會談將關注台海情勢

斯里蘭卡出生的孟迪斯曾任克林頓和布什政府時期的前美國外交官和軍事教授,也曾兩次被奧巴馬政府任命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美國全國委員會委員。

他說,台海問題最終會是四方會談的關注核心,雖然台灣短期內對此機制的參與將屬於非正式性的,如同美國國務院的定調,美台雙方的交往會提升至全方位,包括貿易、人員往來、科技合作等方面,但仍停留在非官方的層面。

對於亞洲小北約的籌組,政大國際事務學院教授丁樹範則認為,現在言之過早,因為,目前看來,四方會談只是一個協調機制,各國利益相同時,有可能聯合,但利益不同時,很難一起行動。

他向美國之音表示,而且四方會談之深化和中國未來的行徑有關。中國如果還是一再強勢或咄咄逼人,四方會談必定會更深化,但會不會發展到像北約等級的組織架構,還很難說,尤其“中國應該不至於笨到那種程度,到處去打日本、印度,雖然邊界摩擦和衝突難免,但中共應會想辦法降低(它和鄰國的)緊張關係(de-escalation)。”

丁樹範說,除非美中撕破臉,否則台灣不可能正式參與四方會談,但很可能透過美國的關係,在情報、情勢研判和軍事等方面有些許的參與程度,因為各國會優先考慮其與中國的關係,才來決定他們如何跟台灣往來。

戰狼外交 嚴重政策錯誤

不過,丁教授認為,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近來犯了不少嚴重的政策錯誤,讓中國的國際形象愈來愈壞,尤其發動戰狼式外交,幾乎搞壞了中國和所有西方主要國家的關係。他認為,中國應該要檢討,但他也評估,習近平可能抱持不在乎的態度,吃定中國是經濟大國,各國即便厭惡,還是必須跟中國打交道。

丁教授說,他注意到,近一個月,中國地方的公安大幅爆料、洩漏內部文件,可能顯示習近平對內的壓制遭遇反彈,這或許是他不安全感的源頭,也或許代表中國隱藏的社會問題之嚴重,未來若爆發,很可能一發不可收拾。

根據美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近日所發布的民調,全球14個國家中,澳大利亞、英國、德國、美國等8國民眾對中國負面觀感創下歷史新高,而且每一個國家都有過半數民眾對中國持負面觀感,比例最高的日本甚至達86%。

14國民眾對中國持負評的比例分別是日本(86%)、瑞典(85%)、澳大利亞(81%)、丹麥(75%)、南韓(75%)、英國(74%)、美國( 73%)、加拿大(73%)、荷蘭(73%)、德國(71%)、比利時(71%)、法國(70%)、西班牙(63%)及義大利(62%)。

針對此民調結果,澳大利亞前總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週四在玉山論壇的場邊記者會也表示,這代表中國的戰狼外交、以及“對內威權、對外強勢”行徑已經出現了適得其反的效果。

中國霸權 民主國家反感

他認為,因為強硬威權帶來的反效果,也讓中國跟全世界交往籌碼愈來愈少,以澳大利亞為例,由於支持對新冠病毒的源頭展開調查而遭到中國的貿易制裁,其實讓澳大利亞人民只會對中國的霸凌更加反感。

特恩布爾還說,中國共產黨不是民選的政府,其統治正當性建立在“社會契約”,因此,只要中國經濟持續成長,它就能維持統治,進入新冠病毒後疫情時代,若中國遭逢重大經濟危機,共產黨就會面臨存在危機。

特恩布爾說,各國基於地緣政治的敏感性,不太可能支持台灣參與類似四方會談的安全對話機制,各國寧可保持模糊的彈性戰略空間。他也不認為四方會談會發展為亞洲版的北約,因為兩者成立的概念和時空環境非常不同。

不過,不管是四方會談、還是亞洲小北約,台亞基金會董事長蕭新煌質疑,一個印太區域的安全機制若沒有納入台灣是沒道理的事,因為,台灣遭受中國的武力威脅最嚴重,是區域內安全相關議題方面的主要利害關係人。

蕭新煌向美國之音表示,日本在東邊、澳大利亞在南邊、印度則在西邊,最靠近中國的台灣能扮演樞紐的角色。不管是在區域軍事、安全和情報等面向的合作上。

台亞基金會周四與印度的國家海事基金會(The National Maritime Foundation, NMF)簽署合作備忘錄,雙方將成立工作小組,深化台、印雙邊對話及互動,未來台灣的新南向政策將和印度穆迪總理於2019年提出的印度太平洋海洋倡議(Indo-Pacific Ocean Initiative, IPOI),針對海事、經濟、文化、科技、安全等面向,進一步接合。

透過印度太平洋海洋倡議,蕭新煌說,台灣未來也會朝著和美國的印太戰略來連結。

台灣總統蔡英文在玉山論壇開幕式上表示,台灣“新南向政策”的目標及理念與“東協印太願景”及印度“東進政策”一致,台灣作為不可或缺的區域夥伴,期待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與全球共同持續打造堅韌未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