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北京再拒溯源調查 可能成下次大流行最大受害者


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大門(2020年5月15日攝)
北京再拒溯源調查 可能成下次大流行最大受害者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15 0:00

美國傳染病學家表示,中國拒絕世界衛生組織到中國繼續尋找新冠病毒的源頭,將導致未來這類流行病的再度爆發,而中國可能是下次大流行的最大受害者。也有媒體報導,中國拒絕世衛組織溯源計劃將加深外界對中國政府試圖掩蓋新冠病毒是有意設計的懷疑。

“我們別無選擇。我們必須了解新冠病毒的起源。”休斯頓貝勒醫學院國家熱帶醫學院院長、德克薩斯州兒童醫院疫苗開發中心聯席主任彼得·霍特茲(Peter Hotez)告訴美國之音。

“現在是COVID-19,以後還會有COVID-26 和 COVID-32,因此我們必須了解其起源。”霍特茲認為,要阻止下一次大流行,就必須找到這一次的源頭。

7月22日中國政府拒絕了世界衛生組織提出的第二階段新冠病毒溯源計劃。 “我們是不可能接受這樣一個溯源計劃的。” 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副主任曾益新在一個新聞發布會上作出明確表態。

同一天,美國政府作出反應。白宮發言人莎琪22日說,美國對於中國拒絕世界衛生組織第二階段的新冠溯源調查感到失望,並說中國的立場是“不負責任”和“危險的”。

7月23日世界衛生組織呼籲所有國家一起合作,調查導致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源頭。

世衛組織發言人塔里克·賈薩雷維奇(Tarik Jasarevic)說:“病毒溯源與政治無關,與相互指責也無關,“病原體如何進入人類群體這基本上是我們所有人都必須嘗試了解的要求。從這個意義上說,各國確實有責任本著夥伴關係的精神共同努力並與世衛組織合作。 ”

霍特茲認為,中國拒絕溯源會自食其果。 “不僅我們必須了解,中國人也必須了解,因為他們是損失最大的,因為現在的疫情已經是中國的第二次大流行(2003年的薩斯),他們並不了解造成大流行的原因。如果——不是如果,而是當下一場新冠大流行再次從中國出現時,他們將是損失最大的,就像許多流感傳染病一樣。” 霍特茲說。

這是對每一位死者及其家屬的侮辱

“這簡直太過分了,” 大西洋理事會研究員傑米·梅茨爾(Jamie Metzl)說。 “阻止世界衛生組織建議的這種全面調查,是對每一位死於這場可避免悲劇的人及其家人的侮辱。”梅茨爾說。

梅茨爾呼籲中國政府立即改變方向,“允許對大流行病源進行全面調查,並允許充分地和不受限制地訪問中國所有相關記錄、樣本和人員。”

羅格斯大學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所長理查德·埃布賴特(Richard Ebright)也表示,北京回絕世衛組織的溯源計劃, “是不合理和沒有道理的。” 他在回复美國之音要求評論的電郵中寫道,“這不是一個希望清潔其名聲的國家的回應。這也不是一個希望成為國際社會負責任成員的國家的回應。”

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7月15日宣布了第二階段溯源計劃,重點是“要求中國透明、開放與合作”,特別要求中國提供”大流行初期的信息和原始數據”。

次日,譚德塞說,下一階段溯源調查將包括 “對在 2019 年 12 月發現初始人類病例的地方所運行的相關實驗室和研究機構的審查。”

7月15日與譚德塞一起與會的德國衛生部長斯潘(Jens Span)也認為,中國在第一次溯源調查中的合作,“顯然還不夠”。他引述七國集團領導人的呼籲,要進行更多調查,並呼籲“中國加強合作,調查這種病毒的起源。”

中國衛健委是在溯源還是斷源?

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副主任曾益新指責世衛組織的計劃“既不尊重常識,也違背科學。” 他說:“新冠病毒溯源一定是個科學問題,中國政府一貫支持科學地開展病毒溯源。但是我們反對將溯源工作政治化。”

但正是中國國家衛健委,在2020年1月3日——武漢疫情爆發之初,下達了被指為阻撓信息分享、掩蓋疫情證據的3號文件。

根據中國媒體《財新》在《新冠病毒基因測序溯源:警報是何時拉響的》中的記載,“有病毒學家透露,” 對這份名為《關於在重大突發傳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強生物樣本資源及相關科研活動管理工作的通知》文件的執行,“甚至中科院武漢病毒所都一度被要求停止病原檢測,銷毀已有樣本。”

此前,2019年12月27日,廣州的微遠基因實驗室組裝了接近完整的病毒基因組序列;上海的公衛臨床中心張永振團隊,也於2020年1月5日,獲得了病毒全部基因組序列。

1月1日,一位基因測序公司人士透露,他接到湖北省衛健委官員電話,通知他不能再檢測武漢新冠肺炎病例樣本;“已有的病例樣本必須銷毀,不能對外透露樣本信息,不能對外發布相關論文和相關數據。”

美國媒體Politico引述明尼蘇達大學傳染病研究與政策中心主任邁克爾·奧斯特霍爾姆(Michael Osterholm)的話說,他認為中國拒絕調查將助長有關該病毒如何在中國出現的猜測。 “這讓人們懷疑這是一種故意釋放的人造病毒。”

建立國際替代方案和美國兩黨委員會

與此同時,專家對下一步如何溯源看法分歧,有的呼籲拜登政府跟盟國建立國際機構自行溯源;有的認為,沒有中國的合作,將無法找到源頭;唯一可行的途徑是美中科學家進行合作;也有專家表示,美國可對許多線索進行調查。

中國衛健委副主任曾益新強調,下一步溯源應是“多國多地共同開展溯源研究”。中國與世衛組織新冠病毒溯源聯合研究專家組的中方組長梁萬年甚至說,“武漢可能不是新冠病毒突破界面的第一現場”。

曾在克林頓政府時期任職於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梅茨爾說,世界其他國家不能讓中國對我們是否調查本世紀以來最嚴重大流行擁有否決權。 “因此,在我們繼續推動和支持世界衛生組織來組織這一進程的同時,我們也需要開始組織和實施國際調查的替代方案。”

梅茨爾說,這樣的替代方案 “可能通過經合組織,通過七國集團,或其他一些組織。”他同時呼籲,“美國建立我們自己的兩黨一致的國家新冠病毒(COVID-19)委員會,審查包括大流行在中國的起源在內的多個問題。我相信其他國家也應該這樣做。”

美中科學家合作調查?

但是,跟世衛組織合作了幾十年的霍特茲教授認為,他不知道世衛組織第二階段溯源在中國拒絕的情況下如何完成。 “世衛組織面臨巨大壓力,不幸的是,他們也被打得很慘。”

霍特茲認為,目前問題在於,“過多地強調了對功能研究或實驗室洩漏的指控,而實際上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這些事情。”

霍特茲認為,唯一可行的方案是美中兩國科學家合作進行溯源工作。 “我們需要的是中國科學家、美國科學家、國際科學家在湖北省中部地區進行真正的科學合作,這將需要積極的疫情調查,可能持續一年,從蝙蝠、其他動物和人類身上收集病毒樣本。”

“通過‘美國科學特使計劃’和美國政府來做這件事,我認為,我們有可能在其他人無法說服中國的地方取得一些進展。”他表示,“如果是我們和中國科學家或國際科學家共同合作,中國人可能會同意,但問題是往往不是這樣的建議。”

但是羅格斯大學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所長理查德·埃布賴特認為,沒有中國合作,美國仍有可進行調查的線索。

可在美國調查的線索

“許多在美國的線索可以通過司法部或國會調查的傳票權進行調查。” 埃布賴特寫道。 “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以及支持該組織和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美國研究資助機構,如USAID(美國國際開發署)、DTRA(美國國防威脅減除所)、DARPA(美國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DHS(美國國土安全部)和NIH(美國國家衛生院)都有存在硬盤上的電子文件和文件櫃裡的紙質文件,這些文件可能與新冠病毒(SARS-CoV-2)的起源直接相關。”

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是位於紐約的一家非營利組織,根據已公開的電郵記錄,美國國家衛生院下屬的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IAID)通過該組織向中國提供了9項資助,用於研究蝙蝠冠狀病毒。

該組織主席彼得·達薩克(Peter Daszak)15年來一直將此資助部分用於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石正麗的蝙蝠冠狀病毒研究。

2020年2月19日達薩克起草了一份聲明並促使多位科學家與其聯署,在著名國際醫學刊物《柳葉刀》(Lancet)上發表,聲明中“強烈譴責暗示新冠病毒不是自然起源的陰謀論”。

達薩克也是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中國新冠病毒源頭調查團的成員。 “這是一個很好的病毒實驗室,正做著接近於發現下一個與薩斯有關的冠狀病毒的很好的工作。” 今年2月他在武漢告訴CNN記者。

羅格斯大學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所長埃布賴特認為,其它可供美國調查的線索還包括,“處理生態健康聯盟和武漢病毒研究所論文的科學出版社,如Springer-Nature(施普林格·自然出版集團)、Lancet(柳葉刀)和PLoS(美國科學公共圖書館),也都有硬盤上的電子文件和檔案櫃裡的紙質文件,這些文件可能與新冠病毒(SARS-CoV-2)的起源直接相關。”

“保存在生態健康聯盟、美國研究資助機構和科學出版社的直接相關文件包括:草案和提交的提案、進展報告、最終報告和論文;科學、安全和風險效益審查;以及原始數據、分析數據和通信。” 埃布賴特博士寫道。

北京在拒絕世衛組織第二階段溯源計劃的同時,也在推動中國官方的溯源敘事,中國官媒《環球時報》近日發起聯署,呼籲世衛組織調查美國軍方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 《環球時報》稱聯署已在7月25日突破千萬人,並稱“聯署服務器遭到來自美國境內的網絡攻擊”。

美國Politico新聞在25日的報導中援引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公共健康與人權教授克里斯·拜爾(Chris Beyrer)的話說,“我認為中國現在有一個官方的大流行敘事,他們非常積極地在推動它,這使得他們沒有機會去重新審視他們宣稱其疫情控制努力取得成功的敘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