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北京在緩慢摧毀維吾爾民族” 新疆出生率暴跌的背後


新疆和田的一名維吾爾小孩獨自在家中院子裡玩耍(美聯社2018年9月20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4:46 0:00

星期一(3月22日)美國、歐盟、英國和加拿大聯手就中國侵犯維吾爾人權行為,對中共官員實施制裁。最近一些人權人士和獨立報告指出,新疆出生率在2017年到2019年間下降近50%,令人側目的數據顯示中國政府正在對維吾爾人實施包括強制絕育在內的“種族滅絕”政策。但中國政府稱,新疆人口增長下降的原因是計劃生育的嚴格執行和婚戀觀念的改變。如何解讀新疆的出生率下降?在中國政府對漢族全面放開二孩政策之際,為何又在新疆加強落實計劃生育政策?

新疆出生率暴跌

根據中國政府發布的統計年鑑,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人口增長從2017年開始急劇下降。在2017年到2019年間,新疆的出生率從15.88‰下降至8.14‰,即每千人的新生兒數量從2017年的15.88人減少到2019年的8.14人,減少近五成。新疆的人口自然增長率同期也大幅下降,從2017年的11.4‰跌到2019年的3.69‰,下降幅度超過67%。

資料來源:中國統計年鑑

雖然中國全國范圍的出生人口都在下降,但是新疆的跌幅遠大於全國平均水平。西藏、廣西和內蒙古這三個民族自治區的出生率2017年以來也呈下降趨勢,但降幅低於全國平均水平,而另一個自治區——寧夏回族自治區的出生率在2019年還有微幅上升。

新疆統計年鑑的數據顯示,一些地區的人口增長萎縮比全疆平均水平嚴重,特別是一些維吾爾人為主、農村人口占多數的縣市。比如,在南疆維吾爾人口占97%、鄉村人口比例為78%的和田地區,出生率和人口自然增長率到2018年分別只有8.58‰和2.96‰,而這一地區在2017年前的出生率和自然人口增長率分別在20‰和15‰以上。

和田地區和策勒縣2015年到2019年出生率和人口自然增長率(單位:‰)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和田地區出生率

22.79

20.94

16.3

8.58

策勒縣出生率

25.32

17.44

15.14

9.32

6.54

和田地區人口自然增長率

17.26

15.79

11.8

2.96

策勒縣人口自然增長率

18.25

11.28

9.47

2.32

-0.05

資料來源:新疆統計年鑑

新疆尚未發布2019年各地的統計數據。從目前仍可在網上公開查閱的各縣市發布的2019年社會經濟統計報告推斷,和田地區2019年的人口增長情況可能不容樂觀。比如,和田地區下轄的策勒縣公佈的統計報告顯示,該縣2019年的人口增長較上年繼續下降,出生率為6.54‰,人口自然增長率跌至負的0.05‰。

美國維吾爾協會主席伊利夏提認為,中國政府對強制維吾爾婦女絕育和墮胎,以及將大量維吾爾人,尤其是男性,逮捕判刑或關進集中營,是造成新疆維吾爾人出生率下降的原因。

“這證明種族滅絕正在發生。”他對美國之音說,“中國政府通過這些年鑑上的數據坐實了這個指控。”

此前一些研究報告和媒體的調查報告,通過分析中國政府數據和文件,以及對數十名被拘禁者的採訪,認為中國當局近年來通過採取廣泛且系統的強制節育和絕育措施,加強對維吾爾等少數民族的生育控制,進而推論這些行為正在導致某種形式的“種族滅絕”。

中國方面否認這些指控,稱新疆維吾爾人口在2010年到2018年間保持快速增長。中共新疆自治區黨委官網天山網1月初發布一份新疆發展研究中心的報告說,新疆維吾爾人口從2010年的1017.15萬人增加到2018年的1271.84萬人,增幅為25.04%,高於其他民族和漢族。

人口學家、《大國空巢》一書的作者易富賢認為,新疆出生人口大幅下跌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方面中國的統計數據有問題;一方面新疆的教育後來居上,生育觀念改變,婚姻延遲,城市化率也快速提高;還有西方認為的集中營,中國方面所稱的再教育營,導致分居,也影響了一些生育。”他認為,強制墮胎和絕育的情況存在,但不是導致人口增長大幅下降的主要原因。

中國的官方報告對新疆2018年來出生率下降給出了三個原因,一是嚴格執行計劃生育政策,對違反規定多生的進行處罰,對實行計劃生育的給予獎勵和社會保障;二是民眾婚育觀念改變,晚婚晚育人數上升;三是宗教極端思想得到有效遏制。

新疆的計劃生育

新疆的計劃生育政策和中國其他地方一樣,一直以來對少數民族實行相對漢族較為寬鬆的政策:除特殊情況外,漢族城鎮居民最多可生育一孩,農村居民最多兩孩;少數民族城鎮居民最多可生育兩孩,農村居民最多三孩。

在中國2016年後全面取消一孩政策,推行二孩政策之後,新疆2017年修訂了自治區的計劃生育法規,實行統一的“城二農三”的政策,並要求各胎之間的時間間隔至少三年,同時規定對超過生育額度者徵收“社會撫養費”,金額為當地上一年度人均收入的三至八倍,並且回溯過往。

雖然新的政策只有城鄉之別,沒有民族身份的區別對待,也沒有改變少數民族家庭可生育孩子的數量,但是在漢人生育率以及生育意願普遍不高的情況下,回溯過往的嚴格執行恐怕更多針對的是維吾爾等少數民族群體。上述官方報告也說,計劃生育過去在新疆落實不到位,尤其是南疆(即維吾爾人為主的地區),一些人對計劃生育存在抵觸,導致出現“大量計劃外人口”。

如果計劃生育政策過去沒有嚴格落實,那麼這一次又是如何做到的呢?

部分仍可查詢的地方政府公告顯示,自新規頒布後,各地根據自治區黨委和衛生計生委的通知,對1992年以來的違法生育情況展開“拉網式”核查和專項治理。各地的目標大致上是:對往年違法生育的清查率達99%以上,立案率至少80%,期限內的結案率至少要75%以上,並實現某段時期內的政策外零生育。

從這些公告推斷,各級地方政府為達成指標,大體上採取了以下措施:對清查出的違規生育者施以徵收“社會撫養費”等懲罰措施;在已婚育齡婦女中推行放置節育環或進行輸卵管結紮手術等長效避孕節育措施;對已婚育齡婦女進行孕檢和查環;對放棄生第三個孩子的農牧民給予補貼獎勵;實行“一票否決”制,將黨政幹部的考核晉升與落實計劃生育指標的情況掛鉤。

這些落實計劃生育指標的手段,包括獎懲、上環節育、絕育、強制引產和一票否決,在一孩政策時期的中國其他省份都實施過。但是專家們說,新疆的情況不一樣。

高壓政策為後盾

英國紐卡斯爾大學人類學家和漢學家喬安妮·史密斯·芬利(Joanne Smith Finley) 曾在新疆做過田野調查。她認為,新疆這次的政策可以推進落實,是以殘酷措施為後盾的。

她對美國之音說:“中國政府自2017年起在新疆突厥語穆斯林群體中製造了恐懼和恐怖氣氛,以至於大多數人都會竭力自我審查或改變行為,以免被投入當地的'再教育營',被法外拘押。我2018年從新疆回來後就開始記錄這種國家恐怖情況。當人們知道有多達100萬維吾爾及其他人被拘押在這些營中,知道不少是因為超生被關進去的,他們就不敢多生孩子,也不敢反抗政府脅迫性的生育控制政策。”

美國羅斯-豪曼理工學院的新疆問題專家葛羅斯(Timothy Grose)也持類似觀點。他說:“與政府之前對維吾爾人和哈薩克人實行計劃生育政策所不同的是,最近的這場行動以嚴厲懲罰為支撐。我們有大量證據顯示,超生的夫婦會被關押,主要以'再教育'的形式。”

美聯社去年的一篇調查報導透過對新疆當地政府文件的梳理以及30名被拘押者等當事人的採訪,也認為超生是維吾爾等穆斯林少數族群被送到再教育營的一個原因。報導還認為,中國政府有計劃地針對維吾爾等少數族裔實行人口控制,措施包括強迫絕育、強迫節育和墮胎。

中國否認相關說法。中國稱那些“再教育營”是教育職業技術中心,目的是為了去極端化和幫助地區脫貧。新疆自治區官員在1月底的一場記者會上說,新疆在實行計劃生育過程中,民眾自主自願決定是否以及採取何種避孕措施,不存在強制絕育問題。

為何加強計劃生育?

如果如官方所言,新疆的出生率大跌與加強計生政策有關,但是為何在中國出生人口逐年走低,全面實行二孩政策,並有呼聲要求廢止計劃生育之際,新疆還要回溯過往地嚴格執行計劃生育呢?

中國官方的報告說,由於計劃生育政策落實不到位,尤其是在和田和喀什等南疆,導致地區人口增長過快。在官方的主流論述中,人口增長過快通常被視為新疆諸多問題的根源之一。這種觀點認為,宗教影響和落後的婚育觀念造成少數民族,尤其是農村地區少數民族的人口增長過快,導致人均資源佔有率下降、人口素質難以提高、貧困程度難以緩解,進而容易滋生極端思想和對社會不滿情緒,影響社會穩定。

新疆社會科學院民族研究所所長李曉霞在2017年發表的一篇論文中除了提到上述因素外,還認為,少數民族與漢族人口人數差距不斷擴大,導致單一民族聚居狀況明顯,會弱化國家認同和中華民族認同。因而,在官方看來,控制少數民族人口的快速增長、調整民族人口結構是實現新疆長治久安的重要途徑。

喬安妮·史密斯·芬利認為,中共當局一直以來都對少數民族人口相對漢族人口的較高增長感到擔憂。

她說:“雖然中共希望更多家庭生育二胎,以便扭轉中國勞動力人口數量下降、性別失衡的局面,但是他們更希望漢人而不是少數民族多生,以便確保漢人多數。在新疆尤為如此,維吾爾人通常被自動視為不忠誠的公民,是潛在的分裂分子、極端分子和恐怖分子。”

她說,悲觀的觀察人士或許也會認為,在中國當局著手準備全面取消計劃生育之際,對新疆穆斯林婦女的強制節育或絕育,也是為了確保在放開生育限制之後,新疆的穆斯林人口不會出現激增。

葛羅斯表示,雖然難以確知中國當局為何開始在新疆加強落實計劃生育,但是這個時間點與陳全國主政新疆的時期吻合。他認為,不應該將生育控制政策區隔來看,而應將其置於一系列針對維吾爾等穆斯林少數族裔的嚴酷政策中一起考察。他說,這些政策的目的是“將維吾爾人和哈薩克人暴力地同化進'主流'中國文化。”

“種族滅絕”指控

一些專家和人權人士認為,中國在新疆的人口控制政策符合聯合國《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罪公約》中對種族滅絕的一項定義:強制施行辦法,意圖防止某一民族、人種、種族或宗教團體內的生育。

喬安妮·史密斯·芬利說:“這不是突然的大規模殺戮,而是緩慢、漸進、悄悄進行的。但是這仍然是種族滅絕的行為和過程,該行為與其他毀滅文化的政策一起,將在數量上大量消除維吾爾人口,只留下空洞的維吾爾身份這個外殼。這種行為顯示了摧毀維吾爾民族基礎的意圖。”

美國國務院本月初表示,拜登政府維持前特朗普政府對中國在新疆實施種族滅絕的認定。上個月,加拿大國會和荷蘭議會先後通過動議,認定中國對維吾爾人在進行種族滅絕。

北京駁斥“種族滅絕”的說法是“徹頭徹尾的謊言”。

葛羅斯認為,中國政府在新疆的生育控制等政策是否構成種族滅絕,有待律師和法官去決定,但是不論如何認定,那些行為都應被稱為“暴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