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曾大膽批評習近平任志強被重判18年


任志強和中共黨旗(合成圖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2:18 0:00

中國退休房地產大亨、綽號“任大砲”的任志強週二(9月22日)遭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以貪污罪、受賄罪、挪用公款罪和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之四項罪名,合併判處有期徒刑18年以及420萬人民幣(約62萬美元)之罰金。

以“敢言”著稱的任志強所面臨的刑期之重立即引發兩岸三地一片嘩然,部份民主異議人士和人權團體甚至以“喪心病狂”、“非常無恥的陷害”來形容中共當局對包括任志強在內之異議人士的政治迫害,而總部在台北的華人民主書院董事主席曾建元則認為,此一重判代表中共當局對政權穩定性的信心不足。

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20年9月22日對任志強案做出判決(路透社)
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20年9月22日對任志強案做出判決(路透社)

根據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所發布的新聞稿稱,華遠集團前董事長任志強“於2003年至2017年間,利用職務便利,貪污公款4,974萬餘元;收受賄賂125萬餘元;挪用公款6120萬元;濫用職權致使國有控股企業遭受特別重大損失1.167億餘元,其中國有股東華遠集團財產損失5378萬餘元,任志強個人獲利1941萬餘元。”

法院進一步表示,“被告人任志強自願如實供述自己的全部罪行,承認所指控的全部犯罪事實,並自願接受法院判決,且違法所得已全部追繳…宣判後,被告人任志強當庭表示服從法院判決,不上訴。”

李大同:無恥的判決

對此判決,著名報人、前《中國青年報》“冰點”欄目主編李大同以“非常無恥的判決”和“法律陷害”來形容。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任志強是因為中共當局以其兒子為人質,才會服軟認罪。據傳任志強於今年3月遭留置時,其大兒子和秘書等人都一度被抓。

李大同說:“實際上,任志強根本不可能有罪,他是年薪700多萬(人民幣)的董事長,他去貪污做什麼?他沒必要貪污,而且他已經經過政府非常嚴格的離職審計,這個離職審計是公開向社會報導的,沒有什麼問題。…不是他報導的,是審計機關報導的,你政府自己審計的結果,自己給自己打臉。”

李大同認為,四大罪名都是當局栽贓給任志強的,可惜的是,任志強未請律師為其辯護,因此,庭審的真實內情至今仍無法見諸大眾。

中國警察2020年9月22日在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前限制人員進入(路透社)
中國警察2020年9月22日在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前限制人員進入(路透社)

任志強一審案於9月11日開庭,法院雖稱是公開審判,但實則比較接近秘密審判,因為法院警方指出,只有“特別邀請的人”才能旁聽,當日警方還對在法院外拍照攝像的人士進行盤查驅趕,而受到高度關注的任志強庭審也似乎受到刻意封鎖,微博和中國各大官媒當周也鮮少報導或評論。

當局無法見容敢言之人

李大同還批評,中共當局將法律當兒戲、當工具“嚇唬”異議人士,讓不見容於當局的言論噤聲。他說,任志強遭重判18年後,如何執行刑期、或未來任志強會不會能保外就醫,也未可知。

他說:“這就是一個敢於發聲的人,說出了大家心裡都憋了、想說的話,也就是這個結果,但這總之不構成什麼真實的威脅,任何組織不會靠說話倒掉,對不對?這是明擺著的事情,只不過,他反應了民心而已,當局不能容忍這種反應。”

各界普遍認為,任志強是因為今年3月初的一篇標題為《剝光衣服堅持當皇帝的小丑》的評論文章,才得罪中共當局。他在文章中雖然沒有點名道姓,但明顯是在砲轟習近平和中共當局專斷獨裁、壓制輿論,封鎖致命性新聞,而導致新冠病毒疫情在中國大爆發,給全世界造成至今難以修復的大禍害。

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郭於華也以書面文字向美國之音表示,任志強“因言獲罪,世人皆知;重刑判決,違法違憲;為惡之政,天理難容,助紂為虐,罪有報應“ 。

王丹:中共對自己人下手更狠

學運領袖王丹則透過推特表示,“任志強被重判十八年,擺明了是讓他死在牢中。 當年我是通緝令第一名,判四年,但鮑彤判七年。道理是一樣的:中共對自己人,下手更狠。 “

王丹說,他“希望中共內部不想跪舔習近平的人深思:如果你們不讓他死,結果一定就是你們死。 習近平這個人,因為自卑而更容不得批評。中共的未來,勢必更加血雨腥風。”

新唐人評論員唐靖遠也透過推特分析,“以任志強70高齡,如此重判只有一個目的:不能讓他活著出獄。習近平破了對紅二代不下殺手的先例,標誌著他的基本盤分崩開始。”

中國官媒報導了任志強的判刑。但相較於推特上網民得以自由評論任志強案,中國微博上的大量留言看來遭到屏蔽,無法閱讀。

政權穩定信心不足?

對於任志強案,華人民主書院董事主席曾建元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反應出的是共產黨的“負嵎頑抗”。他認為,此一政治性的判決代表當局對一個說真話的人下重手,應該會激起起民憤、並促進民心的凝結,因為任志強普遍獲得民心的支持,甚至黨內部分人士的同情。

他說:“共產黨之所以會(對任志強)判這麼重,我想,也反應了它對於政權的穩定性,它現在信心不足,所以,想要用重判來對異議者產生一種警告或恫嚇的作用。”

曾建元說,任志強案是指標型的案件,因此這種恫嚇或後續的寒蟬效應難免,但類似任志強等敢言者還有很多人,如果中共當局一再以重判來迫害,勢必會引起很大的“政治恐慌”,屆時,那種寒蟬效應反而可能會轉化成一種對政治不信任,“這才是政權信心崩潰的開始,因為當人人自危時,對黨國的利益就可能放在一邊。 ”

國際人權團體中國人權捍衛者(China Human Rights Defenders)研究員藍寧也向美國之音表示,中共當局顯然要讓任志強噤聲很長一段時間,也代表習近平將持續以高壓的手段來鎮壓異議人士。

黨內反彈有待觀察

不過,藍寧認為,後續要觀察黨內菁英人士的反應,因為,很可能會引起一些共產黨員的反彈:畢竟,此一判決立即對中國富人階層、敢言的企業界人士和黨員首先帶來寒蟬效應。

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先前評論,任志強的審判是中國政治史上的標誌性大事, 代表習近平“對(共產)黨內反對派的強力鎮壓;或者說,這是習近平是否能夠維持他的獨裁統治的分水嶺。”

任志強的四重身份

中國獨立學者鄧聿文先前也就“習近平為什麼害怕任志強?”,提出解析。

他表示:“任志強集四重身份於一身,分別是紅二代、億萬富豪的地產商、中共權貴密友,以及公共知識分子,這使他可動員的社會關係網路和資源顯然要比很多人大得多。因此,在習近平眼中,一旦任志強成為反習大將,他所可能引發的破壞力和社會影響力決非幾個公知書生可比。”

現年69歲的任志強生於1951年3月,籍貫山東,父親是大陸前商業部副部長任泉生,為典型的“紅二代”。任志強以敢言著稱,他的發言常不見容於當局,但在微博興起後,卻為他贏得眾多粉絲,成為微博“大V”。

2011年4月,任志強被上級免去華遠集團董事長一職,但仍擔任地產上市公司董事長,直到三年後,他才透過微博,宣布正式退休。

2016年2月28日,任志強的微博帳號遭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責令關閉,應與他公開批評習近平要“黨媒姓黨”有關。三個月後,他再“因公開嚴重違反黨的政治紀律”,而遭北京市西城區紀委給予留黨察看一年處分。

3月中旬,任志強無故失踪後,北京市西城區紀委區監委於7月底發出聲明,指對任志強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立案審查調查,決定給予任志強開除黨籍處分,將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

對於任志強的拘禁,他的企業家友人王瑛曾痛斥“這是明目張膽的政治迫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