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記者日記- 巴黎人新冠病毒疫情封城生活


空蕩的人行道街空的巴黎.

跟很多能夠出逃的巴黎人一樣,在法國首都因為新冠病毒疫情而封城的第一天,我就逃了出去。 綠色空間,哪怕是一個花園,也比在狹小的公寓裡困守幾個星期甚至更長的時間要強得多。

火車站擠滿了人,大家都急著要投奔鄉下的親人。 我騎著自行車來到巴黎近郊訥伊普萊桑斯。 等待我的是男朋友和貓咪們,還有一個春花即將綻放的花園。

我越過了一個人去街空的首都。 遊客消失了,橫衝直撞的摩托騎士和無憂無慮的滑板少年都無影無蹤,抱著購物袋和法式長棍麵包的家庭也不見了,而這些原本都是巴黎日常生活的多彩拼圖。

無家可歸者在空蕩的人行道上漫無目的地游走。 少數健身者輕鬆地在沒有汽車的街道上跑步。 不過,後來公佈的政府指令變得嚴格了,把人們的行動範圍限制在少數幾個街區之內。

我騎著自行車穿過文森森林,推著嬰兒車散步的人與妓女往日在這裡和平共存。 如今,二者都已不知何處去。 接著,我沿著馬恩河騎行,河畔的鳥兒顯然在享受沒有人類打擾的安寧。

政府發佈了嚴格的疫情規則。 沒有批准不得外出,只有少數情況例外而且標準嚴格:購買藥品和食物等必須品;看醫生;短暫散步或跑步。 違規者有可能受到超過140美元的高額罰款。

作為記者,我是幸運的。 我可以外出做報導,這被認為是「關鍵」活動。 即便如此,多數的日子裡,我還是宅在家內。

天公似乎在開殘酷的玩笑:在幾個星期的多雨天氣後,封城禁足之後的陽光卻變得如此明媚。

而這畢竟是法國,有著反抗權威的歷史源遠流長。 人們很快就學會挑戰新的限制措施。 警方已經發出了數以千計的罰單。

不過,很多法國人還是服從封城令。 法國總統馬克龍警告人們不要輕視這個看不見然而卻是致命的病毒,這讓很多人清醒了很多。 在超市和仍然開門的長棍麵包店,人們大排長龍。 長棍麵包被認為是生活必須品,就像人們離不開水一樣。

他們宅在家中,既要照顧停課的孩子,又要遠端工作。 他們時刻關注新聞,聽到新冠病毒病例和死亡數位在不斷上升。

我們是幸運的,沒有天各一方,仍然保持健康,除了照顧一對總是吃不飽的貓,也沒有額外的需求。 我們有成堆的書可以閱讀。 我的男朋友是運動醫生。 他決定利用被縮短的工作日來學習電吉他。 朋友和家人通過Skype和Zoom對話來保持聯繫。

馬克龍3月16日宣佈封城時敦促國人說:「重新體會什麼才是必須的。 」他勸告法國人利用居家的時日來促進家庭紐帶並探索新的興趣。

也許疫情過後我們會成為一個更善良、更明智的國家。 不過,這也是一個充滿懷疑者的國度。

然而,晚上8點整,越來越多的法國人敞開他們的窗子,為法國精疲力盡的醫療工作者歡呼鼓掌。

如今又有了「陽臺音樂會」。 昨晚,我們也稍稍推開了一扇窗子。 掌聲打破了郊區街道的寂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