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俄烏戰火越演越烈 中國為何打模糊仗?


2022年2月24日,俄羅斯基輔地區遭到砲擊的烏克蘭國家邊界警衛部隊所在地。

俄烏戰況激烈,2月26日烏克蘭軍民開始與圍攻基輔的俄軍爆發激烈的巷戰。美、英、歐、加等多國26日發表聯合聲明,承諾將數間俄羅斯銀行逐出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中國至今並未明確站邊。專家認為,中國處於中烏經濟利益與中俄合作關係的兩難處境,中國或將扮演調停的角色,並提供俄羅斯被制裁後的替代方案。

中烏經濟利益與中俄戰略合作的兩難

俄烏情勢愈演愈烈,俄羅斯總統普京在2月21日承認烏克蘭東部兩地區獨立,並下令俄軍進駐。 24日普京宣布對烏克蘭展開“特別軍事行動”,25日開始進入首都基輔。對俄軍入侵,烏克蘭軍民選擇全民對抗,26日開始與圍攻基輔城區的俄軍爆發激烈的巷戰。

中國《央視新聞》2月25日最新消息透露,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已經與普京通話,表示“支持俄方與烏方通過談判解決問題”。

根據中國央視的報道,習近平強調“中方根據烏克蘭問題本身的是非曲直決定中方立場,要摒棄冷戰思維,重視和尊重各國合理安全關切,通過談判形成均衡、有效、可持續的歐洲安全機制。”

隨著俄烏衝突不斷升級,中國態度反趨向模糊,引起各界的關注與猜測。

台灣大學新聞研究所兼任教授郭崇倫表示,中國的立場是左右為難。

台灣大學新聞研究所兼任教授郭崇倫(照片提供:郭崇倫)
台灣大學新聞研究所兼任教授郭崇倫(照片提供:郭崇倫)

他說:“第一,中國依然堅持他從之前外交的和平共處五項基本原則中衍生出的‘主權獨立、領土完整’原則。這方面中國因為利益原因傾向烏方,因為烏方的最大貿易夥伴是中國,並非歐盟或俄羅斯。第二,中國也有傾向俄方,例如中國反對北約東擴,反對某集團為了增加自己的安全而無限制地以他國的安全作為代價。”

郭崇倫表示,本來中國希望以俄烏於2015年簽署的《新明斯克協議》滿足前兩者,但協議內容中包括俄方認同烏東兩地區仍屬於烏方領土,現在俄羅斯承認兩個地區為獨立共和國,讓中國的處境很尷尬。

前美國麥道航天(McDonnell Douglas)工程經理、台灣戰爭學院榮譽講座教授廖宏祥表示,中烏有實質的貿易和技術合作,尤其是在軍事科技方面。

他說:“烏克蘭對中國最重要的是D-30KP-2航空發動機,不僅解放軍的運20運輸機要用、轟6轟炸機也得依賴烏克蘭。烏克蘭最大的航空發動機製造廠,前蘇聯最重要航天廠商之一馬達西奇公司所生產米格機、蘇愷-27、直升機、運輸機的各式發動機都為中國所用。”

前台灣戰爭學院榮譽講座教授廖宏祥(照片提供:廖宏祥)
前台灣戰爭學院榮譽講座教授廖宏祥(照片提供:廖宏祥)

廖宏祥指出,在經濟合作方面,中烏雙邊貿易額每年超過150億美元,對於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舉足輕重,因此中國對烏克蘭的立場不會與俄羅斯同步。

台北醫學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主任張國城教授認為,烏俄雙方都未放棄談判的可能性,因此中國在等待戰爭於幾天內結束後烏俄進行談判,再由談判結果決定中國的立場,甚至很有可能出來扮演調停的角色。

張國城說:“如果中國對於目前國際間最在意的熱點具有調停的地位與力量,這將對中國的國際觀感、國內的民心士氣,以及對於習近平的認同有正面效果。習近平於2月4日與普京會面,如果最終是俄方獲勝,中國等於是押對寶。那麼無論戰爭是否正義,對於習近平的威信與支持度想必大為加分。”

台北醫學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主任張國城教授(照片提供:張國城)
台北醫學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主任張國城教授(照片提供:張國城)

張國城指出,目前國際間最關注的是談判的結果與烏克蘭的命運,中國樂得暫時不表態,再視情形出面調停,藉此提升自身地位。

不承認也不否認烏東兩地獨立

普京在2月21日簽署法令,承認烏克蘭東部頓涅茨克(Donetsk)與盧甘斯克(Lugansk)獨立。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22日在記者會上面對外媒提出的烏克蘭問題,連連迴避了14題未正面作答。

前台灣戰爭學院榮譽講座教授廖宏祥表示,頓涅茨克與盧甘斯克並未被國際間承認為國家,而是由俄羅斯支持的叛亂地區。普京的目標是要將烏克蘭納入其勢力範圍,甚至像白俄羅斯一樣成為其附庸國家,所以北京沒必要承認其獨立。

他說:“這兩個地區只是普京的工具而已,他們不可能成為真正的獨立國家。真要模擬的話,俄羅斯要併吞烏克蘭,就像中國要併吞台灣一樣。而俄羅斯用這兩個地方證明烏克蘭可以成為俄羅斯的一部分,其理由就是歷史上的同文同種。而中國到現在為止還不拿下金門和馬祖,也是用這兩個小島來牽絆著台灣。”

廖宏祥指出,中國不會承認這兩個地區為國家,但中俄近年來關係密切,也讓北京處於非常尷尬的狀態。

台灣大學新聞研究所兼任教授郭崇倫認為,中國在承認烏東兩地區獨立與否的問題上是在打迷糊仗,而且有先例可循。

他說:“2008年俄羅斯與喬治亞(格魯吉亞)交戰後,成立了兩個共和國,但也只受俄羅斯承認,中國並未承認。2014年俄羅斯佔領克里米亞,克里米亞後進行公投併入俄羅斯,中國自始至終未承認克里米亞獨立或是併入俄羅斯,目前名義上還是認為克里米亞屬於烏克蘭的一部份。因為中國也擔憂若承認克里米亞或烏東兩地區獨立,未來美國如果介入兩岸問題,承認台灣獨立,中國很難否定。”

郭崇倫表示,中國對於烏東這兩個地區不會加以譴責,也不會承認其獨立。

台北醫學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主任張國城教授認為,中國在烏東兩地區的問題上並不尷尬。

他說:“中國對內與對外的政策,向來分得很清楚。蘇聯解體後許多國家都脫離蘇聯而獨立了。雖然中國並不樂見蘇聯解體,但中國也並未因擔心自己未來可能面臨解體的問題,就不承認那些從蘇聯獨立的國家。既然俄羅斯承認烏東兩地區獨立,中國就暫不表態,盤算俄羅斯將如操作克里米亞一樣將烏東兩地區併入俄羅斯,屆時若要表態亦可。”

張國城表示,烏東兩地的問題對於中國內政,或是中國處理兩岸問題不會造成衝擊或挑戰,自然不必在此時面對。

中國可提供俄羅斯替代方案

俄軍湧入烏東後,美國、英國和歐盟及其他西方盟友已經宣布或承諾要對俄羅斯銀行、官員、企業領導人與公司實施制裁,同時也將管控貨品出口俄羅斯,要讓俄羅斯業界與軍方拿不到高科技產品。歐盟、法國、德國、意大利、英國、加拿大和美國於2月26日晚間發表聯合聲明,承諾將選定的數間俄羅斯銀行逐出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

對於中國是否向俄羅斯伸出援手,緩解其被制裁的處境,北京當局目前尚未表態。

台北醫學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主任張國城教授認為,作大的中國顯然造成美國與西方國家維持國際秩序的困難,讓西方的製裁效果大為減弱。

他說:“許多人批評,美國與西方國家對俄製裁的強度不夠。但是現在是一個中國在經濟與國際力量愈發強大的時代,如果制裁力度過大,很有可能反而更將俄羅斯逼向與中國合作,兩者深化盟友關係。面對各國對俄製裁,恐怕中國能向俄羅斯提供的選項也愈來愈多、愈來愈大,因此西方國家也面臨著困難的處境。”

張國城指出,中俄可能因為這次制裁而發展更深的戰略合作,中國已經能為被制裁國家提供出路,大有可能藉此成為國際秩序的潛在變更者,更加助長各國拋棄國際條約的風氣。

台灣大學新聞研究所兼任教授郭崇倫表示,將俄羅斯逐出SWIFT支付系統將是最嚴厲的經濟懲罰,但是發動制裁的國家也將難以從俄羅斯購買天然氣等任何原物料商品,從而引發物價上漲,對於德國、意大利等高度依賴俄羅斯天然氣的國家十分不利。再者,其實俄羅斯早有準備,自己也有一套SPFS交易清算系統,更重要的是中國能提供其他的替代方案。

郭崇倫說:“最近中俄簽訂的巨額的天然氣交易也是完全避開SWIFT支付系統。目前貨幣交易上,SWIFT與中國自己的支付系統的交易量大約是10比1,如果俄羅斯加入中國的系統就能抵銷美國對俄的製裁。其實中國也在佈局,考慮如果未來入侵台灣時美國因此對其施以經濟制裁,中國該如何因應,所以近期迅速發展數字貨幣作為替代方案。”

郭崇倫指出,雖然未來中俄必然加強合作關係,不過中國也將避免與美國關係惡化,才能在今年20大之前對於習近平發揮短期效益,所以目前中國對於加強與俄羅斯的經貿合作,將會且戰且走。

前台灣戰爭學院榮譽講座教授廖宏祥表示,中俄近期多次聯合軍事演習,可能是更具體的軍事合作的前奏,不過經貿方面加深合作的空間就很有限了。

他說:“美國已經對中國禁運了很多科技,拜登上來之後雖然較為緩和,但是禁運依舊。中國現在最重要的優先級應當是說服華府解除一部分禁運科技,而不是與俄羅斯深化合作。俄羅斯全面攻擊烏克蘭的第一天股市大跌45%,盧布也跌了14%,而這還不包含過去兩週跌的15%。而這都還是在美國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效應還沒有出現之前的市場預期心理使然。因此就算中國想要加強與俄羅斯的經貿合作,效果也會非常有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