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俄羅斯共產黨想招吸收年輕黨員

  • 施銳福

俄羅斯共產黨支持者在創始人列寧的墓前安放鮮花。

日漸衰老的俄羅斯共產黨試圖通過通俗文化來吸引年輕的新黨員,而且要讓年輕人相信,俄共跟他們一樣關心著腐敗和貧富不均問題。

蘇聯共產黨的後身俄羅斯共產黨5月慶祝共產主義少年先鋒隊成立95週年。

星期日,在莫斯科紅場,年輕的共產黨成員戴著紅帽子和紅領巾,揮舞著旗幟,其他人則伴隨著傳統歌曲起舞,一些人宣誓加入列寧主義的俄羅斯共產主義青年團。

年邁的俄共領導人在俄共創始人列寧的墓前安放鮮花。不過,他們堅持說,共產黨絕不是垂死的政黨。

“今天整個一組人加入了共青團,”俄共主席根納季久加諾夫說,“這些人是我們從前吸收進少先隊的。最近有6萬名年輕一代成為黨員。黨組織生機勃勃,不斷進步。”

不過,俄羅斯共產黨跟它73歲的黨主席一樣,愈來愈老了。

共產黨員和藝術工作者伊戈爾彼得金羅季奧諾夫說:“共產黨是'退休人員黨'的說法挺對的,不過只對了一部分。這是因為,代際變化正在發生,年齡較大的正在離開,不過離開時總是心情糾結,很不情願。”

俄共招募彼得金羅季奧諾夫,讓他利用通俗和西方文化的形象來吸引年輕一代入黨。在他位於聖彼得堡的畫室裡,一個宣傳招貼畫描繪列寧使用一部共產黨的便攜電腦,口號是:“第二代人在網上。”

在聖彼得堡的技術管理與經濟學大學週末的一次展覽上,彼得金-羅季奧諾夫展示了他的一些最出名的招貼畫。其中一幅畫把蘇聯獨裁者斯大林抽煙斗的標準形象改為抽電子煙。另一幅畫的是穿著皮夾克和牛仔褲的共產主義祖師爺馬克思,還配上施瓦辛格在電影《終結者》中的經典台詞:“我會回來的。”

不過,向俄羅斯當代年輕人兜售共產主義絕不是一個小小的挑戰。

參加展覽的學生吉納不願意透露自己的姓氏。他說:“沒有人能說共產主義是好還是壞。回到共產主義是不可能的,就像擠出來的牙膏沒法再擠回去一樣。”

一些俄羅斯年輕人關注腐敗問題和日益擴大的不平等,但這不意味著他們會加入父輩的共產黨。

*中國也不是共產主義*

莫斯科杜馬共產黨派系領袖安德烈克利屈科夫說:“還沒有共產主義呢。中國也沒有共產主義。我們問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是什麼以及為甚麼中國會有私有產權和致富機會時,中國人說:'那是建設共產主義過程中邪惡性最小的措施,等我們達到了共產主義,我們就不會再有這些了。'因此,我們今天說的是不同的做法。”

克利屈科夫是在抗議俄羅斯當局的一項拆遷計劃的集會上講的這番話。當局計劃拆毀莫斯科最多達8000棟的蘇聯時代的建築,並讓一百多萬居民搬遷。拆遷計劃讓人們懷疑有腐敗因素,而且觸發了示威活動,共產黨也參與了示威。

克利屈科夫說:“今天的主要策略是讓年輕人有機會實現他們的想法。並不是每個人都同意複製昔日的蘇聯。但是,社會主義和社會正義的觀念以及昔日蘇聯的積極向上的態度開始在很多年輕人中間流行,這是社會研究所顯示的。”

*新領導層*

為了給黨重新註入活力,在本星期的黨代會上,俄共成員也許會在24年來首次選舉新的領導人。蘇聯解體後,俄共曾被禁,自從1993年俄共被允許重建後,久加諾夫就一直是俄共主席。

參加2018年莫斯科市長選舉的俄共候選人克利屈科夫是黨主席的一個可能人選。

他說:“問題不是我取代他。選舉黨的領導人的問題是由黨代會決定的。在不遠的將來,也就是5月26日或者27日,黨代會就會做出決定。 ”

不管下一代黨的領導人是誰,沒有多少人預計當年曾是列寧的革命黨的俄共如今會對俄羅斯的統治精英構成真正的挑戰。

雖然俄共領導人否認他們是“體制內反對派”,但俄羅斯共產黨在多數國內政策和幾乎所有國際政策上都支持克里姆林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