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華人感染 俄疫情惡化波及俄中關係


華商集中名叫“莫斯科”的大市場。 (2019年1月)白樺提供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25 0:00


俄羅斯最近成為中國新冠病毒輸入病例的主要來源。許多在俄華人回國被確診後,俄羅斯國內再次出現驅逐中國人的呼聲。兩個月前,俄羅斯同樣把中國視為病毒主要來源和威脅。

避免病毒傳播 驅逐非法中國移民不手軟

在從俄羅斯回國的許多中國人最近被確診感染新冠病毒後,俄羅斯國內有聲音開始質疑到底有多少在俄華人被感染,俄羅斯應如何面對這一形勢,以及官方的疫情報告是否準確。

另一方面,下議院國家杜馬議員奧尼先科幾天前呼籲驅逐非法中國移民,避免新冠病毒在俄羅斯各地傳播。他特別強調,俄羅斯目前可以名正言順地講,正是攜帶病毒的中國人在威脅著俄羅斯,而不是俄羅斯給中國製造麻煩。

奧尼先科曾是國家衛生防疫署署長。他在當地政壇和社會上擁有很大影響力。今年1月武漢封城後,奧尼先科經常公開發聲點評中國疫情形勢和對俄羅斯的威脅,他同時也質疑過中國應對疫情的手法。

來自執政的統一俄羅斯黨的奧尼先科說,許多中國人被確診攜帶病毒,俄羅斯應因此敲響警鐘,更應關注大量中國非法移民,因為這些中國人都生活在自己的小圈子裡,不讓外人進入。他們沒有當地醫療保險,不在俄羅斯的醫療體系視線內。他說,在驅逐中國非法移民的問題上,俄羅斯不應手軟。

與此同時,俄羅斯官方也竭力澄清和否認,俄羅斯不可能是中國輸入病例的主要來源。負責衛生防疫的俄羅斯消費監督署4月15日發表聲明說,無論是中國留學生還是務工人員,在莫斯科都沒有發生大量中國人因為病毒感染住院或是被確診的情況。

俄羅斯衛生防疫部門說,在首都東南部名叫“莫斯科”的大市場,有600多名中國和越南非法移民,其中3人被發現急性呼吸道病毒感染症狀,600多人全被隔離,到4月15日為止沒有發現新病例。

此外,在首都東南部另一家名叫“友誼”的旅館中,244名中國和越南非法移民也被隔離,他們中沒有發現感染病例。

不願華商回國 缺乏保護群體

多年前發生莫斯科切爾基佐沃大市場華商貨物被查抄事件後,華商後來都集中在首都東南部接近市郊的兩個大市場中,名叫“莫斯科”的大市場是其中之一。俄羅斯最近輸入中國的病例中,很多人都來自莫斯科的這兩個大市場。

許多中國商販為工作方便,就近住在市場中的旅館宿舍中,但當地住宿和衛生條件較差,多人共用一個寢室和廚房衛生間,為病毒傳播提供了條件。

俄羅斯經濟多年低迷不景氣,華商生意本來日益艱難,再加上疫情衝擊,兩個大市場在3月末都被關閉,許多華商看不到前途,不願在俄羅斯坐吃山空,決定回國。

由於許多交通聯繫中斷,一些人只好從莫斯科前往遠東選擇經陸路回國。但出現更多俄羅斯輸入病例後,兩國陸路通關口岸目前都已關閉。

俄羅斯與中國官方關係密切,但在俄羅斯的大量中國商販長期是兩國官方視野中的灰色地帶,他們更是雙邊關係中最缺乏保護的一個群體。

許多在俄華商過去一直抱怨,每當遭俄羅斯官員和警察欺負時都得不到中國撐腰。但為了避免華商急於回國,與過去有所不同,這次在俄羅斯的中國外交機構高級官員最近罕見主動與華商對話,試圖安撫他們的情緒。

俄疫情嚴峻 中國壓力加大

與中國相接壤的俄羅斯濱海邊疆區首腦科熱米亞科最近要求交通部門停止航班,不要把中國人從莫斯科運到遠東地區,避免當地居民受到病毒傳播威脅。他還呼籲出動包機,把中國人直接從莫斯科運到北京。在與普京的視頻會議上,科熱米亞科特別向普京展示了身穿白色防護服從莫斯科抵達當地的那些中國乘客的照片,希望能引起克里姆林宮關注。

與中國相接壤的俄羅斯所有邊境地區都出現了感染病例,一些地區病人數量最近幾天急劇增長,濱海邊疆區和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都出現多起死亡病例。俄羅斯媒體說,俄羅斯疫情防範當初主要針對中國和中國人,但真正的威脅卻來自西部而不是東部,正是那些從歐洲回國的俄羅斯遊客,以及來自莫斯科的旅客導致俄羅斯和遠東疫情爆發。

華人勒索賄對象 新一波驅逐浪潮?

時事評論人士尼科里斯基說,莫斯科市今年2月以防範疫情為由曾一度試圖驅逐許多中國人,後來兩國官方可能達成幕後交易,俄羅斯上一級法院僅對中國人罰款了事,沒有驅逐。他說,俄羅斯法官時常根據上級命令判決,法院作出這樣的決定並不多見,這可能同兩國在這一問題上做出政治決定,避免事態擴大有關。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與俄羅斯總統普京一個月來已連續兩次電話交談。分析人士說,因為原油價格暴跌,沙特阿拉伯排擠俄羅斯市場份額,第一次電話交談可能同普京請求中國購買俄羅斯石油有關。尼科里斯基說,幾天前的第二次電話交談很可能是習近平請求普京不要驅趕中國人,避免給中國防疫增添更多壓力。

尼科里斯基說,莫斯科已經封城,防疫重點已針對自己國民和莫斯科市民,因此不太可能出現第二波驅逐中國人浪潮,而且當地警察因為目標轉移已無法勒索,對當地華人也喪失了興趣。

尼科里斯基:“2月底莫斯科以防疫為名驅趕中國人時,警察的平均索賄數目每次大約是1萬盧布,不到2百美元。有一個案例是,一名莫斯科警察把一位中國學生攔下後,索要1萬盧布才放行她。這名警察隨後就通知他前面的下一個同事,再把這名中國學生攔下,第二名警察再向她索要了1萬盧布。”

尼科里斯基說,中國開始向疫情形勢惡化的俄羅斯提供援助,此時如果再驅逐中國人,那顯得俄羅斯做得太過分了。

但是他認為,俄羅斯媒體的許多報導繼續使用“中國病”的提法,顯示俄羅斯社會仍然認為中國對疫情傳播負有責任,中國繼續是威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