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學者分析京官中國憲法日談話 憂兩制一國化


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的中國憲法日座談會。(互聯網截圖)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37 0:00


香港政府連續第二年邀請中國官員到香港出席12月4日的中國憲法日座談會。今年的主講嘉賓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沈春耀重申,中國憲法效力覆蓋香港,香港不存在脫離中國憲法的法制。有香港學者分析,北京官員的談話,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新時代特色社會主義引入香港,憂慮中國的極左思維會使香港的兩制 “一國化”。

中國在2014年將12月4日訂為中國“國家憲法日”,目標是要透過宣傳教育,增強社會對中國憲法的認識。今年香港政府連續第二年邀請中國官員到香港出席中國憲法日座談會。

沈春耀指香港不存在脫離中國憲法

基本法委員會法制工作委員會主任兼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沈春耀出席座談會擔任主講嘉賓,以中國 “國家憲法與改革開放” 為題發表講話。沈春耀表示,1990年中國全國人大正式落實《基本法》,是符合中國憲法,而《基本法》在香港法律體系中處於頂端、龍頭的位置,形容《基本法》和中國憲法的關係,憲法是 “母法”而《基本法》是 “子法”。

基本法委員會法制工作委員會主任兼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沈春耀。(互聯網截圖)
基本法委員會法制工作委員會主任兼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沈春耀。(互聯網截圖)

沈春耀強調,香港不存在脫離中國憲法的憲制,也不存在一個脫離中國憲法的法治。香港的《基本法》與中國憲法共同構成,如果只講其中一個或將二者分開,是不準確也不符合香港主權移交之後的實際情況。

沈春耀表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意味一國兩制也進入新時代,他重申絕不允許任何危害中國主權和安全的行為。

沈春耀說:“挑戰(北京)中央權力和基本法權威,利用香港對(中國)內地進行破壞滲透的活動,都是對底線的觸碰,都是絕不能允許的。”

呂秉權指日後香港反共或受限制

曾經擔任電視台中國新聞組首席記者的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沈春耀提及的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就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新時代,特別是習近平今年初提出修憲之後,最大的特徵就是強調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日後在香港主張反共都可能受到限制。

呂秉權說: “這個背後說明甚麼呢﹖就是說你以前在香港反共,喊出一些反共的口號、反共的行動,這些做法已經慢慢受到(中國)內地的一些京官質疑,你去喊反共口號、甚至支聯會是否違反(中國)憲法。”

呂秉權表示,習近平今年11月就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在北京會見港澳代表團,提出一個新的說法,要求港人維護中國政治體制,這是以前從來沒有這樣說的,而維護中國政治體制,其實就是維護中國共產黨領導的 “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也就是習近平的一人領導,他認為這次沈春耀在香港的談話,甚至將中國的一些做法移植到香港。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將愛國等如愛黨思維強加港人

呂秉權說: “這一次沈春耀的說法其實是暗指,這一種反共的主張其實是不能夠長期存在下去,當我們結合習近平提出的新要求:維護國家政治體制,其實就是維護共產黨的領導,不能反共,甚至要這種 “愛國等如愛黨”,就是(中國)內地的做法要移植到香港,這些做法可以說是相當 “強加於人”的。”

呂秉權表示,中國已故領導人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時,從來沒有要求香港人愛中國,同時要愛共產黨,但是習近平修憲之後,將擁護共產黨領導全面寫入中國憲法,現在又派京官到香港要求香港人遵守中國憲法,企圖將 “愛國等如愛黨”的思維強加於香港人,扭曲一國兩制,可能適得其反。

中國極左思維將香港兩制一國化

中國經過40年的改革開放,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是政治體制沒有隨著經濟急速增長而開放,反而更走向專制獨裁。呂秉權表示,面對一個強大,似乎很想稱覇的中國,香港對中國的影響力變得愈來愈少,甚至中國的極左思維特別在政治上的倒退,會使香港的兩制 “一國化”。

呂秉權說:“就是一國兩制、兩制 “一國化”,就是香港大陸化,法治人治化,慢慢北京用高壓統治去治理香港,目的就是香港不要阻礙中國的發展,不要 “出亂子”,這個是扼殺了香港的自由,以及進步及生生不息的空間。”

呂秉權表示,當香港慢慢變成一個中國大陸普通的城市,過去的光芒就會完全消失,香港近年亦有愈來愈多人移民海外,造成人才流失,如果香港的價值、制度淪喪,也會失去國際地位。

座談會沒正反資訊批判思維變洗腦

大會安排幾百名中學生參與星期二(12月4日)舉行的中國憲法日座談會。呂秉權表示,安排中學生參與中國憲法日座談會,最重要應該提供正反兩面的資訊,並且引導學生有批判思維去思考中國憲法,尤其是了解中國目前是否真的推行憲政、中國共產黨是否受到憲法的約束、 “黨大還是法大”,對於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有沒有權力約束的機制等等。

呂秉權表示,如果只是讓中學生單方面接受講者的灌輸,沒有足夠的時間提問及討論空間,這類座談會只會變成 “洗腦”。

公民黨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公民黨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中國憲法很多條文不適用於香港

中國憲法是否適用於香港的爭議持續多年。香港公民黨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回應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沈春耀在中國憲法日座談會表示,中國憲法效力亦覆蓋香港,中國《憲法》和《基本法》是共生的關係表示,中國憲法很多條文不適用於香港。

郭榮鏗說:“中國憲法第1條說明,中國是實行社會主義,《基本法》說明香港不是實行社會主義。中國憲法第31條設立《基本法》的起源,但除此以外,是否中國憲法的其他條文全部適用於香港,這個對普通法律師而言是很混淆、很不清楚,亦是一個錯的概念。”

郭榮鏗表示,過份強調 “一國”而忽略 “兩制”差異,香港將無法發揮獨特憲制優勢,同時會讓香港律師對普通法的理解感到混淆。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