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薛瑞福年底離職 對華強硬三劍客少了一人


美國國防部助理部長薛瑞福 (Randy Schriver) 2019年6月26日到傳統基金會發表演講(美國之音黎堡)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01 0:00

美國國防部發言人星期四(12月12日)證實,國防部亞太事務助理部長薛瑞福( Randall Schriver)已提出辭呈,將於年底離職。因為在台灣、香港和新疆問題上的強硬立場,薛瑞福 一直被看作是對華強硬派。

以家庭原因為由辭職

美國國防部五角大樓發言人喬納森·霍夫曼(Jonathan Hoffman)星期四向媒體證實,薛瑞福因家庭原因準備離職。

霍夫曼說:“他孩子還小。已經在這個崗位上兩年了,工作強度非常大。我知道,你們中的有一些人和蘭迪(薛瑞福)一起出訪國過。他是印太問題專家,他的在這個領域的知識在國防部無人能比。考慮到這個工作的需求,大量時間出訪,你們知道他每連個星期就得飛去亞洲,從蒙古、日本、北韓、澳大利亞到中國,來來回回,這給他的家庭帶來很大的不便。所以,蘭迪希望換個工作。我們非常感謝他為國防部所作的一切,並期盼他的下一步動作。”

對自己的政策想法無法得到執行感到失望

薛瑞福2018年1月被美國總統特朗普任命為亞太事務助理部長至今。據稱,儘管國防部團隊幾度更迭,歷經前國防部長馬蒂斯(James Mattis)、代理部長沙納漢(Patrick Shanahan)與現任部長埃斯珀(Mark Esper),薛瑞福與這幾任部長關係良好,並深受賞識。

特朗普總統上台後將前總統奧巴馬的“重返亞太”政策改變為“自由開放的印太”政策,薛瑞福自上任起就擔負起主導並執行這一政策的關鍵角色。美國《軍事時報》說,美國的亞洲盟友對薛瑞福的看法是積極的,把他看作特朗普政府內防禦問題上傳統的共和黨聲音。

雖然霍夫曼說,薛瑞福因家庭原因離職,但是美國《外交政策》雜誌援引消息人士的話說,薛瑞福可能因為與國防部負責政策的副部長約翰·魯德(John Rood)的矛盾離開。薛瑞福對自己無法將自己的政策理念推行到國防部和白宮感到失望。

《外交政策》雜誌還說,薛瑞福的離職導致國防部又留下一個空位沒有填滿。報導說,截止2019年9月5日,國防部中需要獲得參議院認證的空缺職位為14個。

第一個用“集中營”形容新疆“再教育營”的美國官員

今年五月,薛瑞福對媒體表示,中國已經將超過100萬名穆斯林押入新疆“集中營”。他是美國第一個用“集中營”來形容新疆 “再教育營”的官員。

當被問及,為何使用“集中營”一詞時,薛瑞福表示,根據他們對關押規模的了解,至少有一百萬人,甚至可能接近三百萬人被強制拘押。這個數字佔大約一千萬當地穆斯林人口的很大比例。加上新疆近年來發生的事情以及中國政府的有關目標,“集中營”這一描述是“恰當的”。

在薛瑞福說這番華的前一天,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提到同類問題時,還是用“再教育營”來稱呼中國官方所稱的“職業教育培訓中心”。

薛瑞福當時的言辭,被視為是美國政府對中國當局新疆政策的最強烈譴責。

與台灣關係友好

薛瑞福和台灣長期友好。他被認為是特朗普政府中台灣最強大的支持者之一。他還發起了加強與台灣關係的運動。

他六月份在一次演講中說,美國已見到中國正在以“全政府”之力恫嚇並破壞台灣穩定,對台灣的脅迫和威脅也同樣破壞地區穩定,美國將協助台灣抗衡中國的壓力,包括直接協助台灣建立能力防範中國對台灣選舉的干預。

薛瑞福最近一次他訪問中國是10月初。訪中前夕,他在華盛頓表示,將向北京表明美國對台灣的的政策立場與關切。他當時明白指出,“同樣是民主政體,美國支持台灣,並希望看到選舉以自由、公正及不受威脅的方式舉行。”

他還曾就香港反送中示威表態。他說,美國“百分百支持”港人爭取《中英聯合聲明》所保證的基本權利。他還說,美國不會因為擔心被指責為香港抗議的“幕後黑手”而改變自己的原則。

對華鹰派

薛瑞福還與特朗普政府其他兩位負責亞洲政策的最高官員:負責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助理國務卿戴維·史迪威(David Stilwell),白宮國安會亞太事務資深主任博明(Matthew Pottinger)一起被認為特朗普政府的對華鹰派,因為他們都覺得有必要拒絕中國在亞洲的擴張主義,包括南中國海和太平洋地區。

薛瑞福10月在華盛頓布魯金斯學會的演講中表示,美國與中國的競爭根本上在於維持以規則為基礎的自由世界秩序的競爭。

他說,美中戰略競爭現已是美國總體安全戰略和國際戰略中的一個重要部分,兩國之間有競爭,並且在多個領域競爭,根本上是因為雙方的願景以及對未來地區和全球安全架構的看法不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