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會議員指 中國學術滲透是美國當下現實


參議院多數黨黨鞭、共和黨籍參議員科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00 0:00

大約半年前,美國德克薩斯州一所研究型大學的校長到國會山來見他們本州的代表 - 參議院多數黨黨鞭、共和黨籍參議員科寧。

他開門見山地說:“參議員,我們被滲透了。”

科寧問:“你在說甚麼?”

對方的話匣子一下子被打開,滔滔不絕地說起他們學校的一些科學家被滲透,獲取了他們本沒有權限獲得的數據,正準備帶著這些數據回國時在國際機場被捕。

類似這樣的故事科寧最近聽了不止一樁。星期三(6月6日),在主持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下轄的一個小組委員會的聽證會上,他說:“這些原本會在間諜小說裡讀到的情節,現在就活生生地出現在日常生活裡。 ”

這場聽證會原定的主題是,“千人計劃:中國滲透和利用美國學術機構的計劃”,儘管後來改成了一個相對溫和,沒有國別指向性的名字,但中國仍然是整場聽證會的主題。

科寧說,中國在美國的留學生約為35萬,位列所有國家之首。印度雖然是第二大留學生輸送國,但與中國不同,印度不是專制國家, 而是一個有著民主法治傳統的開放社會。

聽證會的證人之一、美國聯邦調查局反間諜處助理主任普里斯塔普說,大多數美國教授專注傳道授業,分享人類知識,不幸的是,這種自由、開放的教育環境愈來愈多地為一些個人和國家所利用。他們的手段日漸精巧,富有創意,對美國的學術、經濟、軍事構成威脅,侵蝕國家安全。

普里斯塔普強調,聯邦調查局的調查並不針對特定的種族和原籍背景,他們關注的是行動。美國情報部門注意到,在學術間諜犯罪中,中國公民的數量不成比例地高於其他國家公民。

美國國土安全部國家安全調查處副助理主任羅迪承認,美國的系統中有一個漏洞 - 非敏感專業的留學生抵達美國後可以自由轉到敏感專業,比如從英語專業轉到核物理專業,無須向美國政府匯報。羅迪說,他們正著手解決這一問題,對這些學生做進一步調查。

上個月底,美聯社率先披露,一項將於6月11日生效的新簽證措施規定,研讀某些高科技專業,包括機器人、航空和高科技製造業的中國留學生,簽證有效期將從五年縮短為一年。

拉莫托維斯基是美國國務院領事事務局簽證辦公室副助理部長,負責監督200多個美國大使館和領事館的簽證工作。他在當天的聽證會上證實,從6月11日起將加強篩查對研讀某些敏感專業的中國公民。但新規定並不意味著禁止這些人入境。如果獲得批准,他們將拿到一年多次往返簽證,並可以續簽。其他學科的中國學生將不受影響。

聽證會上另一位證人、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主管反間諜工作的莫若思科說,很多來自戰略對手國家的學生正在美國留學,包括伊朗、俄羅斯和中華人民共和國。

“我們格外擔心中華人民共和國,因為它是美國最強勁的經濟競爭對手,”他說。

莫若思科說,北京公開闡述的政策目標,從“五年計劃”到“中國製造2025計劃”,都顯示其想要獲取於美國經濟或國家安全意義重大的技術和專業人才,這些領域包括清潔能源、太空和深海研究、信息技術和製造業等。

莫若思科說,和其他國家一樣,北京窮盡一切手段想要獲取技術領域的優勢,比如通過情報部門、外國直接投資、合資企業、開源科技項目、幌子公司、科學和企業合作等獲取和轉移關鍵性的美國技術。

參議院民主黨黨鞭、邊境安全與移民小組委員會副主席德賓認同這樣的觀點。

“那些天真的公司帶著他們的技術到中國去,想要撈一筆。結果是,幾年後,他們被要求撤出,他們的技術卻留下了,”他說。

德賓參議員說,學術滲透只是中國危及美國國家安全的一個層面,其他更嚴重的問題還包括經常性的網絡攻擊、非學術性的間諜活動等。

他說,40年前,沒有人會想到,一個中央調控的共產主義經濟能與偉大的美國市場經濟相抗衡,如今他們不僅在抗衡,還不惜使用無情手段以便在全世界奪取市場優勢。

“這就是我們生活的現實,”他說,“我們必須認真對待。”
今年早些時候,美國國會還就中國對美國高校的學術滲透舉行過多場聽證。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