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小粉紅”歸國救父


左圖為王然在美國時拍的,右圖為王然為舉牌維權的訪民 (推特截圖)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35 0:00

自稱“小粉紅”的留美學生王然,替父鳴冤放棄了在美國的一切,返回中國後目睹司法黑暗並身陷困境後驚呼上當,不過,最近她的立場似乎又有所改變。維權律師表示,王然是在以“高昂代價”進行兩種制度下的人生旅程。

放棄綠卡回國

美國之音近日採訪了王然,她說:“我倒是方便,但是我現在是在監視居住,電話都被監聽。不知道什麼原因,現在被限制出門,被關在家裡面,不准出門。每天只能帶孩子下樓,曬曬太陽,隨時要向當地派出所匯報我的一舉一動。”

王然曾是美國肯塔基大學金融系本科生,伊利諾理工大學金融系碩士研究生,後就職北美信託。 2016年因重病的父親王永明深陷包頭案,她在美國學習和生活8年後回國,放棄了公司協辦綠卡的機會。

據王然介紹,孩子出生6個月都還是黑戶,因為不敢和相戀12年的丈夫領結婚證,實在太害怕再有被她所愛的人,受到包頭偵查機關的威脅而受到牽連”。

王然曾經發推文稱自己原本是一個“小粉紅留學生”,放棄美國綠卡回國,卻遭“包頭滅門式打壓和羞辱”,姐弟二人還因被指“隱匿涉案財物”遭刑拘,她因在哺乳期而獲准“監視居住”。

“包頭案”的梗概

“包頭案”即所謂“王永明涉黑案”,起因是民間借貸糾紛。 2019年4月4日,包頭警方將經營民間放貸業務的王永明等人拘押、逮捕,控罪13項,其中包括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尋釁滋事罪、敲詐勒索罪等。

王永明被警方帶走後的一年多里,身體狀況逐漸惡化,多次引發心梗、心衰、左腿高位截肢、糖尿病等,目前被羈押在包頭一家醫院的骨科病房內。

王永明案7月4日在包頭開庭時,律師當庭舉報一位李姓公訴人向被告人家屬索賄30萬元人民幣,並要求播放索賄錄音。合議庭緊急制止播放,庭上隨即出現辯護律師徐昕一人,與一群法警對峙場面。

“小粉紅”的轉變

面對包頭案中的黑暗,加上本身的遭遇,憤怒的王然發文說,她放棄獲得美國綠卡的機會回國,換來的卻是“被這片土地狠狠地踐踏,幾乎家破人亡”。她告誡留學生千萬不要聽信中共宣傳回國。這篇文章貼出4個多小時後遭網警刪除。

報導說,近年來,中國動用龐大的外宣和統戰力量,在海外留學生中進行愛國宣傳,很多留學生也傾向於聽信官方宣傳,對自由世界的資訊進行自我審查。但是,愈來愈多案例顯示,回國後,他們很快成為官方踐踏人權、道德淪喪、社會傾軋的受害者。

王然受訪時表示,“其實我心裡很失望,因為在我回國以前,其實是一個'小粉紅',就是很熱愛(中國)這個國家,我以前對世界的看法有多幼稚,現在這個世界傷我有多重,我真的想不到會跟公檢法三家對抗去救我的爸媽。如果再有同學問我,回來以後感受怎麼樣,我可能會告訴他們,千千萬萬不要回來,跟你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樣”。

王然還說:曾從視頻上看到關於中國的負面新聞,但是她不相信,不願意去接收這種負面的東西,認為中國不會有這種事情,是外人不了解今天的中國。 “現在我突然意識到,對方沒有被騙,是我自己被騙了”。

降低對體制批評的調門

美國之音記者問王然:“你對回國為父親維權後悔嗎?”她回答說:“我肯定不後悔,但是,其實怎麼說呢?事情出來後,之前我確確實實發了一篇文章,(因為)這件事對我有點顛覆性的認知,但是確實有人把這個東西發到推特上,而且有做更改的地方,對我個人引起了一些小麻煩。我也看到了一些人給我發回來的反饋信息,有負面的,也有正面的,既然已經過去了,我也不做過多的評價了。

王然對中國的某些說法,明顯與之前有所不同,她說:“我確確實實不是對體制有什麼不同的看法,一是,輪不到我說這個事情,二是,我所觸及到的這些事情,也觸碰不到這些東西,我只是真真切切從我爸爸這個案子上感受到,不是說法律不好,也不是說體制不好,這些都不是,就是一些個別的人,在利欲熏心,或者是在有目標,有任務的情況下,會做一些事情,喪失理智,或者就會拋棄良心。”

王然所謂的“一些個別人”,明顯是指被她揭露的敲詐勒索其父的當地公安李剛,還有某些企圖賴賬並配合警察進行誣陷的債務人。

王然對美國之音說:“當然,(救)我爸爸這件事,我肯定不會後悔,因為我如果不替我爸爸喊冤,不公開這件事情...其實古人也有喊冤的權利,我們當代人有冤更應該喊出來,因為中國老百姓太多,如果我們不發聲,領導人看不到這些,而基層辦案的糾錯能力確實不高。”

王然還說,在她接觸到的內蒙司法人員中,很多人“很清醒,很理解我的情況,對於我拿出來的證據很贊同”,只是我的揭露,“觸動了他們的'天規',觸犯了他們的利益,使他們受到牽制”。

家國情懷的震盪

包頭案以及自稱“小粉紅”的王然回國替父維權的故事,在中國輿論圈中具有一定影響,尤其是王然一改“小粉紅”的愛國口氣,開始抨擊中國現行制度的時候。

王然自媒體上兩張照片廣泛流傳,一張是她在美國時拍的,另一張是她舉牌維權時的訪民照。有媒體描述說,左邊的白富美,是海歸王然;右邊的嫌疑人,還是海歸王然。父母被抓,姐弟因不斷發聲,遭警方抓捕並刑拘。王然曾經也是小粉紅,她和台灣留學生爭論,為中國的人權狀況進行辯護。

廣州維權隋牧青律師對美國之音說:“人家說她(王然)是美國的'小粉紅',回來後,你是不是粉紅都沒有幫助,這是人生對她具有極其重大教育意義的事情。在美國她做小粉紅,反對美國的價值觀,回國後看到中國司法的黑暗,可能會希望中國能像美國一樣,擁有一個獨立的司法系統、司法獨立、也有法制等等。我相信很多人都要通過血淋淋的現實,才能看清一些問題,否則他們都會覺得歲月靜好。”

隋牧青說,作為留美學生的王然,她同普通中國人只是身份稍有不同,不過,在中美司法制度的對比中,她應有國內人一般沒有的發言權,“應該對現實會看得更清楚一些,不過,這個代價非常之大”。

如今,王然降低對中國司法黑暗的批評調門,修正先前對中國體制的強烈批評立場,這種轉變的確切原因還有待進一步了解。

涉及王家四口的“包頭案”尚未結束,而且結局難料,估計還有可能還會傳來新情況,王然以“巨大代價”表現的家國情懷,或許還會出現震盪。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