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台灣漁船僱北韓漁工 政府稱已禁止新﹑續聘

  • 黎堡

台灣漁船普遍僱佣外籍船員。 (2017年9月16日 美國之音記者黎堡攝)

國際社會正在強化針對北韓的經濟制裁,但是一些來自北韓的漁民繼續在台灣漁船上工作,他們賺取的美元很大一部分據信被輸往金正恩政權。不過台灣官員們稱,禁止新僱傭北韓漁工的政策已經生效,在台灣漁船上作業的北韓漁工將愈來愈少。

2017年9月的一個凌晨,離天亮還有好幾個小時,各式小卡車和摩托車不停地在奔跑,前往的目的地或是剛剛裝貨的地方就是著名的東港魚市場。

位於台北以南400公里的屏東縣,這個全台灣最大的魚市場之一以每天拖網捕撈的新鮮魚吸引著來自各地的批發和零售商到這裡採購。

天空逐漸亮了起來,在魚市場的另一頭,一艘靠港的遠海作業漁船正在卸貨,卸下的正是經濟價值很高的黑鮪魚及旗魚和其他魚類,吸引了不少買主。

東港自稱是鮪魚的故鄉,這裡的港口也停靠了許多以捕獲黑鮪魚為主的遠海作業船,但是你在這些漁船上很少會看到台灣人的身影。

*台灣漁船普遍僱傭外籍勞工*

高雄區漁會理事長謝龍隱對美國之音說,如今在台灣的漁船上,尤其是那些在遠海作業的漁船上,漁工幾乎都來自其他國家。

謝龍隱說:“ 目前外勞的比例是相當的高,因為台灣也是從傳統發展中國家一直衍生過來的,現在的年輕人要上船的意願愈來愈少。 ”

在停靠東港的這些漁船上,大部門的漁工來自印度尼西亞,也有一些漁工來自菲律賓和越南,甚至來自北韓。

*北韓漁工比較特別*

美國之音在採訪中沒有看到北韓漁工的身影,但是,在夜幕的籠罩下,一名略懂英語的印尼漁工對美國之音說,他剛剛看到兩名印尼漁工和四名北韓漁工上了船,跟他們的台灣船長出海捕魚。

在魚市場出入口的門衛亭,一位保安說,不久前,就在海事水產學校旁邊的碼頭,一名北韓漁工被幾名印尼漁工打死。據當地媒體報導,今年4月,幾名印尼漁工與北韓漁工酒後鬥毆,導致一名北韓人死亡。

在附近大街上的一家雜貨店,店主說,不久前,幾名北韓漁工曾到店裡來買酒,選購的是比較便宜的米酒。

另外,在魚市場隔壁的華僑市場,一名海鮮餐館老闆也說,他今年多次看到了北韓漁工的身影。

對台灣船長們來說,從中介公司僱傭北韓漁工跟僱傭其他外勞的費用差不多,都是每個月四、五百美元或更多。

但是,設在東港漁會對面的台灣鮪延繩釣協會的理事長洪良輝對美國之音說, 聘用北韓漁工在某些方面更有優勢,壞處是北韓漁工的相當一部分收入要上繳給平壤當局。

洪良輝:“(僱傭外勞的)價錢大家都差不多,但他(北韓漁工)比較好管。他好像軍隊,比較好管。中介的人還跟我們說,他們要賺一些利潤,一個人收四、五百(美元),但其中一部分要交到北韓去,我們也不知道要交出多少。”

不過,洪良輝理事長說,自今年初以來,政府一直禁止台灣船長再僱傭新的北韓漁工。

*制裁北韓*

北韓最近不斷試射導彈並試爆核武器,聯合國安理會連續通過多項決議,對平壤政權實施貿易制裁。

台灣一直被聯合國拒之門外。即便如此,蔡英文政府表示,會自願去履行聯合國有關決議和國際義務,做世界和平的締造者和參與者。

台灣行政院農委會漁業署副署長黃鴻燕說,台灣正在配合國際社會的努力共同制裁北韓,但已經簽約的北韓漁工可以繼續在台灣漁船上工作。

黃鴻燕說:“我們還是比較有人權保障。合約還沒到期,我也還不能說(終止合同),只能用勸導的方式去做,新的(聘用)我們就不能同意。雖然台灣不是聯合國的成員,可是聯合國通過這樣的決議,我們也願意來配合、來遵守。”

黃副署長說,目前台灣漁船僱傭的北韓漁工只有100多人,在總數2萬左右的外勞漁工中佔很小比例。

台灣漁船的船主們說,僱傭北韓漁工的合同期通常是兩至三年,而漁業署稱從2016年8月12日起禁止新聘或者續聘北韓籍船員。

根據這些說法,未來兩年中,一些台灣漁船可能繼續僱有北韓漁工,並通過外勞中介公司,將美元輸送給平壤,但金額會愈來愈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