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塔利班想參一腳 “一帶一路”會否在阿富汗擴延?


塔利班成員站在位於喀布爾東北部被摧毀的美國中央情報局(CIA) 基地附近(法新社2021年9月6日)
塔利班想參一腳 “一帶一路”會否在阿富汗擴延?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05 0:00

阿富汗塔利班近來高調表示願意參與中國的“一帶一路”。一些中國商人期待在阿富汗重建過程中尋找商機。但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在阿富汗安全局勢尚不穩定以及中國縮小“一帶一路”投資規模的情況下,北京或持審慎觀望態度,在阿富汗擴大投資的前景不太大。

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市中心一幢11層高的大樓引人注目,頂樓的兩塊牌匾分別用中英文寫著“一帶一路”和“中國城”。大多數在阿富汗的中國人在塔利班重奪政權的一個多月前已經撤離,但中國城的一些中國商人選擇留下。

余明輝是其中一位。他在阿富汗從事貿易投資20年,目前是中國世界貿易組織研究會中國阿拉伯經貿促進專業委員會主任,也是阿富汗“一帶一路”中國城的負責人。

他對美國之音說:“主要是考慮到信譽。”他表示,他們與阿富汗方面簽有合作項目,如果說走就走,可能導致“阿富汗的公司認為我們的履約能力太低,對我們未來的工作是有影響的。”

阿富汗喀布爾“一帶一路”中國城(來源:中阿貿易促委網站)
阿富汗喀布爾“一帶一路”中國城(來源:中阿貿易促委網站)

作為中阿經貿的一個平台,中國城大樓由中阿貿促委聯合中資企業投資,阿富汗建築商建設,2019年建成投入運營,中方管理和使用的合同期限為20年。

在阿富汗政局發生動蕩之前,余明輝所在的中阿貿促委正在推進阿富汗“一帶一路”產業園項目,園區土地規劃和能源項目已得到政府批复;中國城還就投資火電廠與加尼政府開了協調會,中方計劃投資4億美元,建設一座裝機容量300兆網的燃煤發電廠,以解決阿富汗電力短缺問題。

塔利班“改了規矩,也改了玩法”

這些項目在塔利班上台後或面臨不確定性。不過余明輝表示,他透過阿富汗合作夥伴得到的消息是積極的。他說:“現在塔利班(上來),毫無疑問,它規矩改了,玩法改了。但是我們的項目,塔利班還在說,沒有任何問題,你們什麼時候覺得好,什麼時候都可以談。”

他個人認為,塔利班時代的阿富汗會存在不少風險,以前有的商業機會可能也會不復存在,但他表示,他對他所熟悉的礦產和建設等領域,仍然非常樂觀。

他說:“塔利班現在歡迎企業、合作夥伴來搞經濟。它口袋錢不多,(這是)離開國際援助後最大的挑戰。”

阿富汗塔利班多次表示歡迎中國投資和參與重建。在今年7月的天津會談中,塔利班領導人對中方說,期待中國參與阿富汗的重建與發展。塔利班上個星期在與北京的通話中表示,希望繼續支持和參與中國的“一帶一路”。

塔利班發言人穆賈希德星期一(9月6日)表示,如果“中巴經濟走廊”經過阿富汗,將予以合作。他還說,中國可以在阿富汗重建方面發揮重要作用。“中巴經濟走廊”是中國“一帶一路”旗艦項目,打通之後中國可以從新疆直接經由巴基斯坦達到印度洋,對中國具有重要戰略意義。

北京表示願意與塔利班建立合作關係,繼續支持阿富汗和平重建進程。但在被問及中國近期是否與阿富汗就“一帶一路”項目展開合作的問題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說,阿富汗局勢平穩過渡、實現持久和平穩定,是“阿富汗下階段開展對外合作的前提以及各國企業赴阿投資興業的基礎。”

一些分析人士說,儘管中國官員曾多次表示有興趣將“中巴經濟走廊”延伸至阿富汗,加深中國、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之間的“一帶一路”合作,但是穩定和安全仍是中國的優先關切。

外交關係協會研究員戴維·薩克斯(David Sacks)對美國之音說:“我認為,美軍的撤離,對中國來說,風險是顯著的。中國現在必須思考如何為其工人和投資提供安全保障,這到目前為止還未解決,這些保障坦率說曾經依賴的是美國在那裡的安全存在。然後,塔利班政府會是怎樣的,會如何治理,包容程度有多大,有關這些方面也存在很多疑問。我認為,中國目前可能是採取觀望策略。”

中國公民屢成襲擊目標

近年來,參與“中巴經濟走廊”建設的中國人和巴基斯坦人多次成為武裝襲擊的目標。上個月,一輛載有中國人員的車隊在瓜達爾港高速路項目處遭遇自殺式炸彈襲擊,造成當地兩名兒童喪生,中國公民受輕傷。今年7月,一輛搭載中國工程師的通勤班車在前往一個水電站項目施工現場途中遭遇自殺式炸彈襲擊,9名中國工人喪生。

阿富汗塔利班雖然奪取了政權,但是反對塔利班的力量仍然存在。聲稱對在美軍撤離期間發生在喀布爾機場的自殺式爆炸襲擊負責的“伊斯蘭國”分支“呼羅珊省”就是不穩定因素。

薩克斯:中國在縮小“一帶一路”規模

薩克斯還指出,對於“一帶一路”,中國現在正在縮小投資規模,並且變得更為慎重,傾向於投資風險較低,回報較高的項目。波士頓大學的一項研究顯示,中國開發銀行和中國進出口銀行的海外貸款在2019年只有40億美元,相比2016年的750億美元驟降超過90%。

他表示,出於風險和安全因素考量,中國對阿富汗進行大規模投資的可能性不大。

研究中國與中東關係的美國馬里蘭霜堡大學(Frostburg University)教授馬海雲認為,中國當然鼓勵“一帶一路”,但是中國目前在政策等方面對阿富汗還沒有一個清晰的定義。他以礦產投資舉例說:“比如什麼地方能開礦,什麼礦能開,什麼人能合作,什麼安保公司,有什麼宗教組織,有什麼民族網絡,這些都是需要營建的,但目前都沒有。”

中國過去在阿富汗的一些大型投資項目因各種原因,至今沒有取得實質性進展。以艾娜克銅礦為例,中國冶金科工集團和江西銅業公司組成的聯合體,2007年以28億美元的競標,拿到該銅礦30年的開採權,但是由於安全、文物搬遷以及合同本身等問題,14年來沒有開采出任何銅礦。中石油2011年獲得阿富汗阿姆河盆地油田的25年開採權,至今也未投產。中國承諾的相關基礎配套設施也沒有實現。

薩克斯表示,雖然他不認為塔利班統治下的阿富汗會成為中國“一帶一路”的主要投資目的地,但是如果中國和塔利班之間做出重大投資宣布,他並不會感到驚訝。

他說:“我會期待中國最終宣布一系列表面上的高額投資,因為中國想要推動這樣一種敘事,即美國正在衰退,正在從那個地區撤退,中國正在填補美國留下的空白,以及中國是地區崛起中的經濟大國。但我認為,宣布的投資金額和真正實現的金額之間會有差距,正如我們看到很多'一帶一路'項目的情況一樣,頭條數字醒目,但是如果幾年之後去看,很多投資都沒有實現。”

不過中國一些商人和企業家期待在阿富汗重建過程中尋找商機。喀布爾“一帶一路”中國城星期一發布考察公告說,為滿足諮詢人士的期待,計劃在11月中旬後組織15人左右的對阿富汗市場的商務調研活動,基於一些準備好的企業的需要,中國城會接待第一批到阿富汗考察的企業。中國城方面表示,目前報名人數已超計劃。

余明輝認為,在阿富汗政權更迭的巨變之下,風險與機會並存,但是他表示,“我們不是冒險家,不是傻大膽”,所有決定和判斷都是基於數據、指標和評估,而且安全始終是第一位。

余明輝在2002年美軍推翻塔利班政權後到阿富汗考察市場。在他看來,塔利班相比過去發生了變化,“它至少是有一個願望做一個好學生,能做到多少不好說。”

但他也表示,這些是他個人目前的看法,都是相對的,而非絕對。他說,他們會根據塔利班執政後的政策情況,對項目和經貿規劃做出調整。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