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塔利班逼近潘杰希爾 抵抗陣線領袖能堅持多久?


守衛在阿富汗潘杰希爾省一處哨卡的反塔利班戰士。(2021年8月23日)
塔利班逼近潘杰希爾 抵抗陣線領袖能堅持多久?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51 0:00

塔利班正在向阿富汗首都喀布爾以北150公里的潘杰希爾山谷派出成百上千的武裝人員,試圖撲滅剛剛興起的抵抗運動。抵抗運動的領袖小馬蘇德是20年前曾抵抗阿富汗塔利班政權的著名軍閥老馬蘇德的兒子。

在塔利班派兵幾個小時前,與艾哈邁德·馬蘇德(Ahmad Massoud)的全國抵抗陣線結盟的武裝在巴格蘭省南部的安得拉區與塔利班交戰。這些武裝由阿富汗正規軍和特種部隊餘部和當地民兵戰士組成。上星期,在第一波反塔利班抵抗事件中,反塔利班武裝佔領了與安得拉毗鄰的 星期一,塔利班宣稱重新佔領了那三個區。

潘杰希爾雄獅之子

艾哈邁德·馬蘇德的父親艾哈邁德·沙阿·馬蘇德(Ahmad Shah Massoud)有“潘杰希爾雄獅”綽號。潘杰希爾山谷地形狹窄,易守難攻,實際上只有一條道路出入山谷。老馬蘇德1980年代和1990年代先後將蘇聯和 小馬蘇德今年32歲,曾在英國桑赫斯特皇家軍事學院受訓,並在倫敦國王學院修習戰爭學,希望能夠追隨父親的腳步。

阿富汗前第一副總統阿姆魯拉·薩利赫(Amrullah Saleh)發推說:“塔利班在潘杰希爾山谷集結兵力,一天前,他們被圍困在鄰近的安得拉山谷的埋伏圈內,幾乎全軍覆沒。”薩利赫在總統阿什拉夫·加尼(Ashraf Ghani)逃離阿富汗後宣布自己為臨時總統。馬蘇德的顧問們在一次電話交談中對美國之音說,薩利赫已經投身於全國抵抗陣線,不過全國抵抗陣線並沒有承認他的總統身份。

做好戰鬥準備

星期日,塔利班給馬蘇德四個小時的時間,讓他交出潘杰希爾山谷。塔利班說,他們“在當地政府官員拒絕和平移交之後”,向山谷派兵。自從伊斯蘭主義組織塔利班一個星期前進入喀布爾奪取政權後,馬蘇德一直在與塔利班談判,但是他的一名顧問對美國之音說,談判已陷入停頓,似乎無法取得進展。

小馬蘇德抵達位於潘杰希爾省的老馬蘇德墓地,參加紀念活動。(2021年7月5日)
小馬蘇德抵達位於潘杰希爾省的老馬蘇德墓地,參加紀念活動。(2021年7月5日)

馬蘇德的發言人阿里·納扎里(Ali Nazari)說:“沒有進展。”會談主要在巴基斯坦通過使者展開,包括艾哈邁德·馬蘇德的叔叔。塔利班表示將建立中央集權制政府,而且不會舉行選舉。馬蘇德則表示,要想讓他結束剛剛發起的抵抗運動,阿富汗必須舉行選舉,建立非中央集權式的政府體制,允許各個地區和省擁有半自治,而且塔利班必須保證尊重民權。

星期日(8月22日),馬蘇德對路透社說,他不希望戰爭。“我們希望讓塔利班認識到,唯一的前行方式是通過談判,”他通過電話說。他說,他手下的戰士做好了戰鬥準備。“他們要抵抗任何極權政權,”他說。

馬蘇德的發言人納扎里從一個沒有披露的地點與美國之音交談,他說,抵抗運動有足夠的實力拒塔利班於山谷之外。潘杰希爾山谷靠近興都庫什,有10萬多人口,包括阿富汗最大的塔吉克人聚集地。他說,馬蘇德跟他父親老馬蘇德在1995年時所作的一樣,與塔利班開啟談判,希望避免流血。

上星期,小馬蘇德在《華盛頓郵報》發表的一篇文章中呼籲西方支持他的抵抗運動。“塔利班不僅僅是阿富汗人民的問題。在塔利班控制下,阿富汗毫無疑問將成為激進伊斯蘭恐怖主義的中心地帶,會在這裡再次策劃針對民主國家的陰謀,”他警告說。他還說,如果沒有外部強國提供補給,他的抵抗陣線武裝所積聚的軍事物資和設備很快就可能告罄。

自從美國兩年前與塔利班開啟談判以來,馬蘇德就一直在儲存武器和物資。他的助理們說,幾千名前阿富汗政府軍士兵,包括特種部隊成員,還有來自阿富汗北部和西部的其他民兵志願者,加入和壯大了馬蘇德的當地民兵武裝。反塔利班消息人士說,阿富汗陸軍殘餘部隊帶來了幾架直升機和其它設備,全國抵抗陣線還有大約十來輛蘇聯時代的坦克。他們還有俄製BM-21“冰雹”火箭炮。

納扎里對美國之音說,馬蘇德有相當的信心,認為他能夠堅持抵抗到冬季,到那時候,戰鬥將會停止,嚴酷的天氣將會阻止塔利班的攻勢。“塔利班在冬天的機動性將會減少,”他說。

“所以,我們相信,我們能夠持續抵抗,直到冬季。但是再次要說的是,很難說。最終取決於戰鬥的劇烈性,”他補充說。“如果戰斗在今後幾天或幾月加劇,西方支持全國抵抗陣線的機會之窗可能就會很短,這扇窗關上的速度就有可能會比我們預期的要快,”他承認。

盼望西方援助

納扎里說,馬蘇德還沒有請求塔吉克斯坦等鄰國提供任何幫助。塔吉克斯坦曾經幫助過他的父親。他的著眼點一直是西方大國。雖然西方政府還沒有做出回應,但美國議員們一直在保持接觸。去年,馬蘇德在巴黎會晤了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那次會面是老馬蘇德的多年老友、法國哲學家伯納德·亨利-列維(Bernard-Henri Levy)安排的。

納扎里說:“我們相信西方國家應當保持接觸,這是由於恐怖主義。恐怖主義仍然存在。國際恐怖主義仍然存在,跟2001年相比,將會加強,變得更強大。'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國'都會壯大膽量,還有其他分裂出來的組織。塔利班現在更強大了。所以,在阿富汗境內保持一個盟友是很重要的。西方世界放棄能夠抗擊恐怖主義、抵抗恐怖主義崛起的天然盟友,這根本就不合道理。”

“這與9/11恐怖襲擊前塔利班統治期間的局勢有驚人的相似,但也許也令人欣慰,”《第一次傷亡:打響阿富汗戰爭的那場戰鬥不為人所知的故事》(First Casualty: The Untold Story of the Battle That Began the War in Afghanistan)的作者托比·哈登(Toby Harnden)說。“潘杰希爾山谷在9/11之前曾是中情局的關鍵據點。它兩邊的高山為艾哈邁德·沙阿·馬蘇德的戰士提供了掩護,他們中很多是抗擊蘇軍的聖戰老兵,這變成了一個塔利班攻不破的堡壘。”

軍事分析人士說,在沒有外援的情況下,很難估計馬蘇德能夠把塔利班攔在山谷之外多久,而且補充給養將是困難的。潘杰希爾沒有機場,從理論上說,塔利班如今包圍著山谷。“沒有任何人能夠回答'多久'的問題。有太多的變數,”一位熟悉潘杰希爾山谷的前中情局人員對美國之音說。“蘇聯人從來沒有真正進去過,塔利班第一次只進去過幾次潘杰希爾,”他說。不過他補充說,不清楚塔利班多快能夠發動一場重大攻勢。

馬蘇德的顧問們說,他們相信塔利班有很多弱點。“他們不是我們看到的媒體所描述的一支強大軍隊,”納扎里說。“他們人員不足,戰線拉得過長。他們缺乏民意支持。他們靠7萬5千名武裝分子,控制3千8百萬人的國家。”

“在潘杰希爾的抵抗方面,對塔利班來說,一個關鍵風險是這些伊斯蘭主義分子跟當地部落長老和軍閥達成的投降協議的瓦解,”另一位曾在阿富汗任職的西方情報人員說。“這些協議為塔利班長驅直入喀布爾鋪平了道路,”他接著說。部落長老和其他人之所以達成這些投降協議,是因為他們假定塔利班將會取勝,而“如果他們可以被挑戰的印象得到加強,那麼,其它組織也可能決定抵抗。要記住這樣的阿富汗諺語:你可以僱我,但不能買我。”他補充。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