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譚德塞可望順利連任改革世衛錯失好時機?


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2020年5月18日)
譚德塞可望順利連任改革世衛錯失好時機?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56 0:00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世界衛生組織即將重啟對新冠病毒的溯源調查。這個曾被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批評為“非常不完美”的國際組織,能否做出廣泛有力的調查結論備受關注。與此同時,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的第一任期即將結束,有專家認為,美國應當借世衛領導人任期交替之際,推動對該組織的改革。

譚德塞新冠應對廣受批評

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的第一屆任期將於明年5月結束。截至9月23日世衛組織成員國提名新總幹事人選的期限,譚德塞不僅獲得了近20個歐盟成員國正式提名,也得到其他地區的國家支持,目前他是唯一一名候選人。

譚德塞2017年5月當選為世衛組織總幹事,是該組織首位來自非洲的總幹事。之前曾擔任過埃塞俄比亞的衛生和外交部長。他在領導全球對抗新冠疫情的方面受到抨擊。截至目前,新冠疫情已在全球導致450多萬人死亡。

新冠疫情初期,隨著病毒在武漢及其他地區蔓延,中國當局壓制了舉報人的聲音,隱瞞了信息,並淡化了疫情的嚴重性。2020 年1 月,譚德塞推遲宣布疫情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並前往北京。他與中國領導人進行磋商之後才宣布進入緊急狀態,但一直等到3 月才宣布疫情為大流行。他稱讚中國“為應對疫情制定了新標準”。他還稱北京的行動“令人印象深刻,難以言表”,並表示“對中國對透明度的承諾毫不懷疑”。他補充說,“沒有理由採取不必要地干擾國際旅行和貿易的措施。”

特朗普政府曾指責譚德塞“以中國為中心”,並帶領美國退出世衛組織。譚德塞對這個指控予以否認。

去年6月,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委員會的共和黨人在一份有關新冠病毒大流行病起源以及中共和世衛組織所扮演角色的中期報告裡指出,世界衛生組織迎合中共宣傳,助長了中共的掩蓋行為。這份眾議院共和黨人的報告雖然反對美國退出世衛組織,但建議更換世衛組織領導層。

國務卿布林肯在今年一月的提名確認聽證會上批評世衛組織“非常不完美”需要改革,並說拜登政府重新加入世衛組織的原因之一是,“如果我們坐在談判桌旁,我們將比我們在該組織之外更有效地推進世衛組織的改革。”

華盛頓智庫“傳統基金會”高級研究員布雷特·舍費爾(Brett Schaefer)贊同美國對譚德塞的批評。他對美國之音說:

“美國宣布對世界衛生組織、對譚德塞領導層應對新冠疫情感到失望,他們稱中國對譚德塞施加了不當影響,特別是在新冠爆發早期階段,我認為他們的判斷是合理的。他們對世衛組織的反應和世衛組織的領導都持批評態度。我認為他們的批評非常尖銳。”

斯蒂芬·​莫里森:譚德塞已吸取教訓

但是,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SIS)全球衛生政策中心主任斯蒂芬·莫里森(J.Stephen Morrison)認為,譚德塞的態度可以理解,因為他在試圖取得前往中國調查病毒來源的權限。

斯蒂芬·莫里森對美國之音說:“在這場大流行爆發的早期,譚德塞試圖贏得團隊早期進入中國的機會而對中國人非常恭敬,而不是公開批評或對抗,他希望在那個絕望的時刻可以贏得訪問權。 他最終確實在2 月中旬得以派人進入中國。譚德塞因過於恭順而受到嚴厲批評,因為他太快接受中國人的一些保證,但結果證明這些保證並不可靠。 我認為他已經吸取了教訓,我認為他不會再以同樣的方式行事。”

斯蒂芬·莫里森認為,中國不配合新冠起源調查責任不在譚德塞。他說,由於世衛組織權力有限,無法強迫中國允許其專家小組進入和獲取所需信息。

“根據國際衛生條例,世衛組織沒有檢查權,也無權進入一個主權國家或該組織的成員國,只能在主權國家的同意和邀請下進行活動和運作。就世衛組織可以做的事情而言,這是一個非常有限的問題。世衛組織可以在它正在嘗試做的方面做的更好,利用世界上最好的科學家在檢查方面的專業知識,並試圖追查這些新型病毒病例並追查相關問題,這是通過人畜共患病溢出發生的嗎?如果是這樣,我們如何調查?或者這可能是來自監管不力的實驗室環境的洩漏或事故。”

斯蒂芬·莫里森說,如果希望未來繼續看到進行調查的能力,就需要區分世衛組織有能力做什麼和沒有能力做什麼,以及國際會員國應該敦促什麼。

舍費爾:錯失撤換譚德塞機會

如今譚德塞是唯一的世衛總幹事提名人,這就意味著,至少現在以更換世衛組織最高領導人為手段對該組織進行改革恐難以成行。

舍費爾稱其為“錯失的機會”。他對美國之音說:“他們(美國政府)推翻了特朗普政府退出世衛的決定,表示希望恢復資金,並且確實通過向世衛提供新的資金來兌現這一承諾,通過“新冠疫苗實施計劃”增加了對全球應對新冠措施的支持,並為世界各國提供免疫接種。但他們並沒有真正為世衛組織提出任何具體的改革議程。他們也沒有真正敦促譚德塞實施任何具體的改革。因此,美國保持沉默,甚至沒有表達有興趣支持不同的候選人,我認為美國錯過了向譚德塞施壓,向世衛組織施壓的機會,要求其履行拜登政府上任之初提出的對世衛組織的期望。”

舍費爾說,美國需要為世衛組織的改革製定具體計劃,作為世衛組織最大的資金提供國,“向譚德塞說明美國未來與世衛組織的合作和對該組織的大量資金支持,將取決於他對美國所期望的改革的支持和落實。”

譚德塞的提名沒有得到他的祖國埃塞俄比亞的支持,而是依靠歐盟十幾個國家的支持。舍費爾認為,這說明譚德塞在非洲的基礎非常薄弱,他將支持歐洲這些國家已經宣布並詳細說明的改革議程。

舍費爾說:“我認為美國需要與歐洲國家合作並以具體方式充實改革議程,以便美國和歐洲國家統一陣線,他們都可以大力支持世衛組織和向它施壓,實施我們都認為是該組織必須的改革,使該組織具備必要的能力,能夠更有效、更迅速、更強有力地應對未來的流行病以及未來拒絕合作和透明問責的國家。”

斯蒂芬·莫里森:改革世衛要靠內部機制,而不是撤換譚德塞

但是,斯蒂芬·莫里森(J.Stephen Morrison)認為,作為世衛組織的領導人,譚德塞的業績很好, 他在世衛組織內部引入了新的科學能力,在新冠病毒疫苗實施計劃的實施方面,譚德塞也起到了很大的推動作用。

他說:“他(譚德塞)正朝著進一步改革的方向。 我認為這對恢復信心和改變資助方式至關重要。”

美國至今沒有表示反對譚德塞連任,斯蒂芬·莫里森說,這並不代表世衛組織不需要改革。但他認為,改革應當依靠世衛組織自己的機制。

“我們知道,在2022 年1 月世界衛生大會的執行委員會會議和2022 年春季的世界衛生大會會議上,將會有更多關於改革的討論。我希望我們會看到有關更高質量的技術專長、更大的問責制、試圖改革預算流程的討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