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核心只有一個” 習近平和接班人無法迴避的矛盾


在北京舉行的慶祝中共成立100週年的慶典上習近平的畫像出現在屏幕上。(2021年6月28日)
“核心只有一個” 習近平和接班人無法迴避的矛盾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49 0:00

中共20大臨近,政治樞紐的人事佈局引發各界關注。專長中共政治菁英研究的台灣國立政治大學特聘教授、國際關係研究中心主任寇健文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表示,習近平打破太多製度,因此他會執政多久沒人知道,這讓他的接班人是誰充滿了不確定性。即使習近平欽定了某位接班人,兩人也無可避免地出現“核心只有一個”的矛盾。

中共20大明年登場,外界普遍認為,習近平在19 大廢除了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後,20大會持續連任,但即使習近平持續執政至2027甚至2035,終究會有交班的一天。專家表示,習近平已經打破中共接班的政治慣例,習的接班人要如何在習核心下承接大位,中共將面臨著有序接班與無序接班兩種不同挑戰。簡言之,後習時代才是更大危機的開始。

台灣政治大學國關中心主任、東亞所特聘教授寇健文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表示,中共領導人的權力在毛澤東時代過分集中,鄧小平反省文化大革命的錯誤,改採權力較為分散的集體領導,江澤民與胡錦濤時代繼續延用,但到了習近平時代又反了過來。如果去總結習近平時代的中國政治,最核心的概念就是權力集中,呈現在個別領導人的權力集中、黨委的擴權,以及國家對社會控制力量的強化三個方面。

寇健文說:“習近平是拿毛時代那個權力集中的方式來解決從鄧到江到胡時代決策出現的問題,看起來雖然變來變去,但一個很核心的東西是不變的,就是完善、強化共產黨的執政地位這個方向是不變的。”

習近平權力集中的後遺症

台灣政治大學特聘教授寇健文(寇健文提供)
台灣政治大學特聘教授寇健文(寇健文提供)

寇健文表示,習近平權力集中的結果,固然解決了過去胡錦濤時代“九龍治水”的問題,但也產生一些後遺症,比如官員凡事都要請示上層,上層官員就要花很多時間做決策,這也導致如果不是最高決策者所關心的議題,將不會受到重視。

另一個問題就是缺乏糾偏、糾錯機制,鮮少有人敢指出領導人的錯誤,所以毛澤東時代出現的問題,習近平時代也有可能會出現。

再來就是自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以來,中共政治高層精英所形成的一種“光榮退場”的默契,現已不復存在,造成現在的政壇菁英的權力鬥爭遠比江澤民和胡錦濤時代還要激烈,因為輸的人可能全家都會被抓。

寇健文表示,從前即使是權力鬥爭的輸家,他們退休後還是可以享受退休該有的政治禮遇和生活待遇,他們的家人也可以經商或從事其他工作,不會受到限制。但習近平告訴共產黨員“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是一輩子的事”,所以官員即使退休5年都可能還會有事,比如周永康就是一個被抄家滅族的典型例子。

他說:“也許在習時代聲勢大,不見得有人敢去造反,可是到他的末期或後期,新的領導人再上來時,有沒有人還可以像習維持這樣的方式,以及那個時候的權力鬥爭會不會變得更激烈,我覺得值得我們去注意。所以,習時代不見得會出大事,但後習時代的不確定性是會增加的。”

中共領導人權力繼承有兩大慣例

寇健文指出,中共領導人的權力繼承慣例,大致有兩個特性,一個是年齡劃線,68歲即不尋求連任。第二個是梯隊接班,也就是會刻意挑選一些年紀比較輕的人進入中央政治局常委裡面,讓整個領導班子形成至少2到3個年齡層。

寇健文舉例,2007年時,胡錦濤10年任期已到,他當時就特別找了一些1950年代出生的人,像李克強、習近平、汪洋,進到領導班子裡面來,還有包括一些1940年代末期出生的人,如薄熙來、王岐山。他的用意就是讓要那些將來預期要接班的人先歷練過,等5年一屆之後再更上層樓。即使胡錦濤本身,也是在1992年進入中央政治局常委,前後一共歷練了10年才當上總書記。習近平也是如此。

“但是,這樣的接班機製到了胡錦濤後期,在習近平上台之初就開始鬆動。”寇健文分析說,2012年的政治局委員裡面,孫政才跟胡春華兩人最年輕,從年齡上面來看,是比較有可能當習近平的接班人。但胡春華至今還沒有進入中央政治局常委,而孫政才在2017年時就被拔掉了,所以目前而言,習近平時代的接班機制顯得非常不明確。

寇健文說:“他已經打破了從鄧到江到胡時代裡面,慢慢不斷演進所形成的接班問題上的一些政治慣例,已經打破了。”

探究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7位常委裡面,習近平被外界普遍預測20大會持續連任,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年齡雖未過68歲紅線,但已連任兩屆國務院總理,按大陸憲法或不得不“調崗”,有人以中共過去對李鵬的安排,來預測李克強可能會轉任人大委員長,作為其退位前的過渡。

其餘5位常委,栗戰書的年齡最長,他與韓正兩人到20大時,年齡都將超過68歲的劃線年紀,離開的機率高。其餘三名常委汪洋、王滬寧、趙樂際均未到齡,且僅入常一屆,仍有機會續任。

60年代中後期出生的領導人受關注

寇健文表示,如果年齡劃線與梯隊接班的政治慣例還存在的話,20大關於領導班子人事佈局的第一個觀察點,要從現在的政治局常委會甚或政治局裡面,找跟習近平年齡起碼差距10歲左右的人。1960年生的陳敏爾,還有1963年的胡春華,算是比較年輕的,但習近平究竟會執政到什麼時候是一大變數,如果習執政到2027,胡春華或許還有機會,但如果習執政到2032,那麼胡春華的年紀也會被判出局。習近平執政越久,就只能越往後看1960年代中後期出生的人。

寇健文說,第二個觀察點在於負責組織、宣傳與統戰工作的書記處書記。書記處是全國訊息流通中心,以往在任期制確定的脈絡下,書記處的常務書記就是要準備接班,但習打破任期限制,接班機制也變得不確定,但仍可以看出黨的全面領導是否在強化。

他說:“在20大之後,我們可以去觀察,比如說有沒有一個主要負責財經工作的國務院副總理,也擔任了中央書記處的書記,如果有的話,這背後代表的是總書記在財經決策進一步的擴大。”

寇健文表示,如果習近平的接班人是在習健康良好的情況下有序接班,他在習核心下也可能難以承接權力。而且,他上台後會不會變成新的核心將是另一個問題,因為一旦接班人變成新的核心,那習近平就不是核心了,習跟他接班人之間就會出現矛盾。要不然就是接班人選擇活在習近平的陰影下面,承襲習思想,但習近平還是核心。

有序接班跟無序接班都有危機

寇健文說:“如果說他(接班人)要變成真的新核心的話,那就要看習近平要不要放(權力),接班人如果要變成核心,到最後只能從習近平手上拿。所以習跟他的接班人會不會出現矛盾,這個是會的。這還是比較有序的接班的情況,都會出現這樣的危機,那另外一種情況就是說,也許現在習近平健康還好,但再過5年、再過10年呢?”

寇健文表示,如果習近平的健康突然惡化,即使習有預定的接班人,但尚未掌權,他是在一個無序狀態下接班,將會增添更多不確定性,“當年華國鋒被鄧小平拉下來,不也是這樣嗎?”

因此,寇健文認為,中共接班問題最大的挑戰還不是在習近平時代,而是從習到下一個新領導人上台的這段期間,以及新領導人上台之後是不是真的有能力接的了班,更值得關注。但他也強調,中共接班慣例的年齡劃線是否會被打破也沒人說得準,因為習近平上台後已經改變太多遊戲規則,因此也讓接班人選問題充滿變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