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Quad雖不完美 但不妨礙日本是核心平衡要角


日本海上自衛隊“伊勢”號直升機驅逐艦抵達美國夏威夷珍珠港-希卡姆聯合基地,準備參加“環太平洋”軍事演習。(2018年6月26日)

首次“Quad四方安全對話”面對面會談9月24日在白宮召開,美日印澳的國家領導人均出席會談,“合作制中”是最重要的議題。美日同盟被視為Quad的核心,亞太戰略專家分析日本在Quad中的特點、功能、以及未來可能的變化。

日本首當其衝美日同盟為基石

美國總統拜登於9月24日在白宮主持首次“四方安全對話”(Quadrilateral Security Dialogue,簡稱Quad)四國領導人面對面峰會,日本首相菅義偉、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印度總理莫迪出席會議。

日本笹川和平基金會(Sasakawa Peace Foundation)高級研究員渡部恆雄(Tsuneo Watanabe)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表示,日本是印太地區的中等強國,也是美國的盟友和印太地區的伙伴。日本希望維持地域的秩序,Quad對於日本來說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日本笹川和平基金會高級研究員渡部恆雄(照片提供: 渡部恆雄)
日本笹川和平基金會高級研究員渡部恆雄(照片提供: 渡部恆雄)

他說:“美國曾經擁有壓倒性的軍事力量、經濟力量和影響力,但是現在局勢和以前大不相同了。美國最大的戰略對手是中國,而中國的軍事力量、經濟力量和影響力正在急速地擴大,這樣的局勢使既有的秩序與規則面臨莫大的挑戰。日本是最鄰近中國、受到中國軍事威脅最大的國家,我認為有必要擴大Quad的合作,讓日本與澳大利亞、印度填補美國在區域上的相對弱點,讓美國在印太地區領導維持秩序的理念與執行可持續發展,這樣也有機會引導中國成為尊重地區規則的參與者。”

渡部恆雄表示,迄今為止,由於印太地區尚能維持穩定,大家多少都遵守共同規則而得到相當的的保障,地區內的每個國家都在和平穩定中實現了經濟增長。如果失去和平與穩定,對印太地區的任何國家都是不利的,這也包括中國在內。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亞太學院講師宋文笛(Wen-Ti Sung)對美國之音表示,美日同盟是美國歐亞大陸戰略的核心基石,鞏固美日同盟,Quad就有了槓桿,美國打造的廣義西方聯合統一陣線就有了發展的基礎。

他說:“美國依然是第一強國,日本則是不可或缺的核心夥伴。例如美國戰略家Walter Russell Mead在四月份美日峰會之後發表於

不完美,但不妨礙

宋文笛認為,Quad的現狀,可謂結構不完美、進展不均速,但是並不妨礙其形塑區域秩序的功能。

他說: “美日同盟的存在,使得Quad即使不完美,依然有足夠的內核以及資源存在。以美日同盟為基礎,來看四邊安全對話的未來發展,依然是正數多於負數。負數乃是Quad內部成員對於面對中國挑戰的不均速,包含美日之間依然呈現美國積極性略強於日本的格局。然而正數是,即便如此,在美日同盟的堅實基礎上,其他各國便有更多直接或間接地實質參與Quad的信心和管道。”

渡部恆雄也同意,Quad並不能說是一個完美的合作組織,但也因此使日本足以發揮其特長。

他說:“Quad的目標既不是也不必成為像北約這樣的區域集體安全國際組織。Quad應該發揮的作用是,在不破壞地區力量平衡(Balance of Power)的情況下,維護現有秩序,遏制因為中國崛起在區域破壞秩序。東盟是印太地區除了Quad和中國之外的主要參與者。東盟雖然維持中立,不會直接選擇靠向中國或美國,但在維護地區秩序的目標上可以與Quad共同合作也共享利益,能夠展開許多實際的地域合作。日本在東盟的產業上深耕數十年,對於Quad與東盟合作的實際方法能夠提供豐富的經驗與意見。”

渡部恆雄表示,隨著Quad合作的常態化,不僅日美同盟、美澳同盟、美印戰略夥伴關係等雙邊合作,而且美國的盟國和夥伴國的合作網也將共同負責維持地區秩序,這應該就是未來維持印太地區秩序的既定模式。因此,Quad可能不會像北約那樣建立一個完全包括該地區所有國家的,但這樣正好符合東盟的立場,也符合當前印太地區的形勢。

多邊形式方便增加夥伴壯大合作

宋文笛表示,Quad的多邊形式,可以為其他不願意直接刺激中國,又意圖以低調形式為西方聯合抗中避險陣營做出貢獻的價值觀相近國家,提供了掩護。這就是所謂

他說:“日本在3月和歐盟之首德國簽署'情報保護協議',並在4月舉辦日德雙邊2+2會談。英國與法國在今年先後參與了Quad的海上軍事演習。英國從去年底便屢屢釋出希望加入Quad的信息。4月份法國海軍主導,於孟加拉國灣組成了相當於The Quad+1的五國聯合海軍演習,除了美國、澳洲、日本之外,印度也首度參加。同月在美方的主導之下,舉辦了美日韓的國家安全顧問級三方會談,促進戰略互信和議題同步化。”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亞太學院講師宋文笛 (照片提供: 宋文笛)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亞太學院講師宋文笛 (照片提供: 宋文笛)

宋文笛指出,俗謂“法不制眾”,在印太區域內部,東盟和其他國家,不會輕易決定單邊與中國對抗 ,然而有了Quad Plus 此一可以選擇性參與而且多邊性彼此掩護的合作平台存在,各國便有了相對低成本的對中國表態的方式、低調地促進彼此安全力量協作性,以及議程與規格同步化 。

渡部恆雄認為,中國的軍事、經濟和影響力將繼續增強,Quad有共識以強大的動力逼迫中國遵守現有的國際規則,以遏制中國隨著國力增強而在印太地區愈來愈過分的各種霸道行為。為了確保牽制中國的力量,Quad必須考慮與東盟、韓國等國家技巧性地合作,那麼日本就在其中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他說:“Quad應該考慮邀請其他區域國家的合作,例如囊括韓國,以近來狀況判斷可能更有效地發揮作用。但目前的現實上可行性並不高,因為日韓之間的關係很差,而且韓國本身十分擔心來自中國的壓力。我認為至少在未來的計劃中,Quad應該對於將韓國納入成員這個選擇保持開放積極的態度,而日本也應該更努力改善日韓關係,以便日後韓國加入Quad合作。”

引導中國尊重規則

渡部恆雄表示,Quad的目標是逐步改變中國的威脅行為,這就是為什麼日本也贊成積極推進與中國的合作。中美衝突對日本來說是一個重要問題。美國是日本的盟友,也是日本的重要經濟夥伴。另一方面,無論政治關係如何,日本都是對中國具有重要經濟意義的出口目的地。因此在美中衝突升溫時,身為美國之同盟國的日本,不僅要遏制中國的侵略與威脅等破壞秩序的行為,更重要的是與四方成員國一起逐步引導中國走向尊重共同規則的方向。

他說:“日本與Quad其他三個成員一樣,和中國的貿易往來頻繁,也長期受益於此。雖然這讓日本在與Quad共同製衡中國時會有所顧慮,但也因為中國明白這一點,也就讓日本在情勢過度緊張時可以提供緩解的機會。日本在中國與Quad之間,尤其是中國與美國之間出現的壓力和緊張時,可以發揮作用,與中國取得良好的平衡。”

渡部恆雄強調,在美中之間的平衡外交一直是日本最擅長的,延伸到Quad與中國之間的平衡不僅能帶來日本自身的利益,更重要的是能維持印太地區的穩定與秩序,這就是日本在Quad中的重要功能。

中國若利用差異正好發揮

宋文笛指出,在Quad四個成員國之中,日本的首都東京距離北京最近,而地理上戰略縱深亦最缺,以至於在對北京聯合避險方面,日本依然稍微不如美國和澳大利亞積極和直接。

他說:“美日同盟的適用程度,到底是指日本會做到戰略動作三部曲'嚇阻、防禦、強迫'中的全部,還是只適用於一、二者呢?

渡部恆雄表示,Quad本身並非北約一般的強大組織,所以日本、美國、澳大利亞和印度之間任何一國與中國的雙邊關係只要有任何改變,都會影響Quad合作的質量。

他說:“考慮Quad本身成立的目的,這樣的狀況也是可以接受的,從另一個角度思考,尤其是以日本對中國的軍事緊張感與經濟依賴程度,這未嘗不是一個優勢,因為這也表明Quad不太可能過度壓制中國到引起中國的強烈動作,造成最鄰近的日本直接遭受傷害。”

渡部恆雄表示,對於日本和印度來說,中國擁有直接影響其國家安全的地緣政治地位,而美國和澳大利亞則沒有。而對日本和澳大利亞來說,美國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盟友,但對堅持不結盟政策的印度而言則不是。如果中國可以巧妙地利用這些差異,Quad合作的質量和程度就會發生變化。假設這種情況發生,也會同時改變中國的行為,那也就發揮了引導中國遵守國際秩序的效用了。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