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東正教緊張氣氛或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提供新藉口


瓦拉阿姆的一家東正教修道院。位於俄羅斯北部拉多加湖中的瓦拉阿姆島是俄羅斯東正教中心之一,俄羅斯東正教與克里姆林宮關係密切,普京總統經常去當地訪問朝拜。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06 0:00

俄羅斯東正教會宣佈斷絕與君士坦丁堡普世東正教會的所有關係。圍繞東正教的緊張局勢可能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提供新的藉口。與此同時,有分析認為,俄羅斯利用東正教施加影響的能力將進一步減弱,白俄羅斯已出現更多聲音呼籲走烏克蘭道路,讓白俄羅斯東正教脫離俄羅斯的管轄。

​俄東正教與君士坦丁堡斷絕所有關係

俄羅斯東正教會10月15日星期一在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召開主教公會後決定,俄羅斯東正教會斷絕同君士坦丁堡普世東正教會的所有關係。

俄羅斯東正教會說,君士坦丁堡東正教普世大牧手幾天前有關俄羅斯東正教會不再對烏克蘭擁有管轄權的決定非法,俄羅斯東正教會不會服從和執行。俄羅斯東正教會還決定,禁止自己的信徒去君士坦丁堡普世東正教會管轄下的教堂,以及希臘北部的東正教聖地阿索斯山地區朝拜。

阿索斯山和其他被禁之地俄遊客熱衷光顧

君士坦丁堡普世東正教會管轄下的阿索斯山的一些東正教修道院因為禁止女性進入而聞名。但當地近些年來也成為俄羅斯高官和權貴朝拜的中心。普京總統和梅德韋傑夫總理曾多次前往阿索斯山朝拜,當地也有修道院依靠來自俄羅斯的資金翻新整修。

君士坦丁堡被認為是東正教的發源地和東正教的梵蒂岡。早在沙俄時代,君士坦丁堡就是俄國東正教信徒朝拜的中心。君士坦丁堡普世東正教會的國際影響要超過俄羅斯東正教會。俄羅斯媒體說,被禁地區都是俄羅斯遊客在土耳其和希臘最願意光顧的地方。

俄東正教被批執行克里姆林宮決定

普京總統在上星期五夜間曾緊急召開國家安全委員會會議,討論俄羅斯東正教會在烏克蘭喪失管轄權。許多政治分析人士說,這次會議後,俄羅斯東正教會就決定與君士坦丁堡普世東正教會決裂,顯示克里姆林宮與俄羅斯東正教會的密切關係。

不效忠莫斯科的烏克蘭東正教會基輔大牧手的發言人說,俄羅斯東正教會只是在執行克里姆林宮的決定。他說,相關決定只能使俄羅斯東正教會未來變得更加孤立。

俄東正教與安全和宣傳機器並列 克里姆林宮施加影響工具

俄羅斯社會學者愛德曼說,克里姆林宮和俄羅斯東正教會對君士坦丁堡東正教普世大牧手的決定如此憤怒不讓人意外。因為俄羅斯東正教會目前已經同普京手下的安全情報機構和宣傳機器一樣,並列成為一個特別部門,更是俄羅斯發動混合戰爭的重要工具。他說,俄羅斯東正教會的主要任務是確保信徒忠誠普京政權。

愛德曼說,與普京的安全情報機構只能在國外從事地下和非法活動不同,俄羅斯東正教會完全以合法途徑在國外自由通過自己管轄的教會影響當地民意。由於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和侵略烏克蘭,俄羅斯東正教會的活動就如同普京的安全情報機構在每一個烏克蘭農村都設有分支機構一樣,對烏克蘭的國家安全構成嚴重威脅。

東正教服務莫斯科喪失民心 烏克蘭萬人祈禱盼望自主

在俄羅斯東正教會管轄的烏克蘭東正教堂,甚至曾發生過神父拒絕為在前線與俄軍交戰中喪生的烏克蘭軍人祈禱做安魂彌撒的事件,因此遭致烏克蘭社會憤怒。一些烏克蘭東正教徒更不滿服務他們的東正教堂被俄羅斯管轄,因為俄羅斯在烏克蘭被看成是侵略者。

這個星期天,在烏克蘭首都基輔最主要的索菲亞東正教大教堂前的索菲亞廣場上,近兩萬多烏克蘭人參加了集體禱告活動,他們希望能獲得君士坦丁堡普世大牧手有關烏克蘭東正教會成為自主教會的命令。當地的天主教和東正教領袖,以及總統波羅申科和其他政府高官也參加了有關活動。

政治人物順應民意 烏克蘭東正教自主更涉及國家安全

波羅申科說,烏克蘭東正教會脫離俄羅斯管轄,涉及到烏克蘭的國家安全,以及民族尊嚴和獨立。波羅申科有意參加明年的總統大選謀求競選連任,他目前的民意支持率不高,波羅申科積極推動烏克蘭東正教會成為自主教會將有助於波羅申科吸引更多選民支持。

目前民意支持率最高的烏克蘭前總理季莫申科說,她和她領導的政黨盡一切努力支持烏克蘭東正教能成為自主教會和脫離俄羅斯,因為那樣能更加鞏固烏克蘭的國家主權。

以保護信徒為名挑起衝突 烏克蘭不想為俄羅斯提供藉口

與此同時,烏克蘭安全機構目前已經提高戒備,加強對一些主要東正教堂的保護,防止一些激進人士佔領東正教堂,因為那樣將為俄羅斯以保護東正教信徒為由大規模入侵烏克蘭提供藉口。

政治學者施梅廖夫說,普京的民意支持率現在開始大幅下跌,國內經濟低迷,同時受到西方日益嚴厲的製裁,這種情況下普京如果以保護東正教徒利益為由出兵烏克蘭,無疑能像4年前吞併克里米亞那樣能立刻拉高民意支持率。

俄以東正教為工具施加影響能力被削弱

時事評論人士尼科里斯基說,俄羅斯通過東正教對前蘇聯地區和斯拉夫世界施加影響的能力正被大幅削弱。

尼科里斯基:“對於俄羅斯東正教會來說,他們在烏克蘭和白俄羅斯的活動開始進入艱難時期。如果克里姆林宮不動用政治和其他資源提供支持,俄羅斯東正教會在這些地區的活動未必能長期堅持下去。”

白俄羅斯也想走烏克蘭道路

俄羅斯東正教會這次在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舉行主教公會也力圖顯示來自盟國白俄羅斯的支持。但一些白俄羅斯東正教神職人員說,白俄羅斯也應該走烏克蘭的道路,讓白俄羅斯的東正教脫離俄羅斯管轄。白俄羅斯東正教自主教會神父阿克洛維奇說,烏克蘭的行動能為白俄羅斯注入動力。

白俄羅斯反對派人士,前副外長薩尼科夫說,現在的白俄羅斯東正教都主教由莫斯科任命,他是俄羅斯人,來自俄羅斯的梁贊州,這是對白俄羅斯東正教信徒的侮辱和不尊重。他說,如同烏克蘭一樣,白俄羅斯的東正教脫離俄羅斯管轄對白俄羅斯的獨立及其重要。

薩尼科夫認為,君士坦丁堡東正教普世大牧手收回俄羅斯東正教會300多年前管轄權的命令除了烏克蘭外,也同樣適用於白俄羅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