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全美各地抗議活動持續 大部份是和平抗議


喬治弗洛伊德的家人在休斯敦抗議集會上發表講話。(2020年6月2日)

星期二,全美多個城市繼續進行基本上是和平的抗議活動。抗議者對喬治·弗洛伊德在警方拘押下的死亡繼續表達憤慨和惱怒。

包括紐約市在內的一些地區,和平的抗議者無視當局實施的夜間宵禁令,數百名抗議者在布魯克林大橋上抗議數小時。此前,抗議人群想從布魯克林一側過橋進入曼哈頓,卻被警方阻攔。

在亞特蘭大,在該市晚上9點宵禁開始後,警方施放催淚瓦斯驅散仍然在外滯留的數百人。

在紐約和亞特蘭大,警方拘留了一些抗議者。美聯社稱,在過去一個星期,全美各地的警方至少逮捕了9300人。

在首都華盛頓,數百名抗議者在宵禁時間過後仍然留在白宮對面的拉法葉廣場,那裡的抗議場面比一天前要安靜許多。一天前,警察蠻橫地推搡基本上是和平的抗議者,給特朗普總統清出一條路,讓他在聖約翰教堂前現身。

星期二,在拉法葉公園聚集的抗議者們高喊“珍視黑人生命”、“不要開槍”和“該適可而止了”。

在幾公里以外,國民警衛隊隊員在林肯紀念堂台階上呈扇字型排開,把守著這個旅遊勝地。1963年,民權活動家馬丁路德金在這裡發表了著名的“我有個夢想”的演講。

在洛杉磯,數千名抗議者星期二晚間舉行抗議遊行,市長加希提與警察們一道單腿屈膝跪在地上。這種姿勢已經成為與抗議者團結一道的象徵。隨後,數千名抗議者聚集在市長官邸外,呼籲大幅度削減警察預算,並且開除該市警察局長。

在美國的其他城市,邁阿密、休斯敦、奧蘭多、新奧爾良、西雅圖,以及波特蘭、俄勒岡、麥迪遜和威斯康辛等地也都舉行了抗議示威。

這次蔓延到全美多個城市的抗議示威一個多星期前始於明尼阿波利斯市。一名叫弗洛伊德的46歲的非洲裔美國男人被一名白人警察壓倒在地上,用弗洛伊德的脖子被警察的膝蓋壓住長達幾分鐘。

明尼蘇達州星期二說,已經對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提起了民事權利被侵犯的訴訟,並且對該警察局是否“從事系統性地歧視做法”展開調查。

明尼蘇達州長沃爾茲說:“我的政府將動用可以支配的任何手段將打破明尼蘇達州幾代人的系統性種族歧視。這是我們要採取的很多措施之一,目的是恢復社區的信任,他們的感受,他們的聲音被無視的太久了。”

涉嫌導致弗洛伊德死亡的警察肖文被開除,並且被控三級謀殺罪和二級過失殺人罪。事發現場另外三名警察也被開除。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稱,紐約市街上的暴力令他“心碎”。在很多基本上和平抗議的城市中,紐約是其中之一,但是在紐約入夜後,還是有一些人砸破窗戶,放火和搶劫店鋪。

古特雷斯說:“必須要聆聽人民的疾苦,但是表達疾苦要和平,當局在應對抗議示威時要保持克制。種族歧視是一種我們必須要摒棄的憎惡。社會各界領袖們必須要投資於社會凝聚力,讓每個團體都感到有價值。”

羅馬天主教教宗方濟各星期三對他所說的美國發生的“令人感到不安的動亂”表達關注。

方濟各說:“對於任何形式的種族歧視和排斥,我們不能容忍或視而不見。”教宗還為弗洛伊德禱告。

美國總統特朗普稱,他是“所有和平抗議者的盟友”。但是與此同時,他也多次發推文稱,為了維護美國各城市的和平,要動用武力。

在今年11月總統大選中民主黨的競爭對手、前副總統拜登批評特朗普說:“我不會利用恐懼和分裂”。

他在費城說:“美國渴望領導,需要一個團結我們的領導,需要一個讓我們攜手的領導。需要一個了解社區痛苦和悲痛的領導,這些社區的脖子被膝蓋壓著太長時間了。”

前總統小布什在一份聲明中稱,“黑人的權利一再被踐踏,而美國的製度卻對此沒有給予立即和足夠的回應。”聲明說:“很多非洲裔美國人,尤其是年輕的非洲裔男子,在他們自己的國家受到騷擾和威脅,這是一個令人震驚的失敗。抗議者們在負責任的執法人員的保護下,為一個更好的未來而進軍,這就是力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