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記者手記之一﹕ 逃離西藏 - 流亡是他們共同的名字


2019年5月22日美國駐華大使夫婦訪西藏拉薩布達拉宮資料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52 0:00

來印度達蘭薩拉前,就聽說這裡有個難民接待中心,為剛剛逃離故土的藏人提供暫時的落腳之地。今夏來到這裡,美國之音駐達蘭薩拉記者拉巴傑宗告訴我,這個設在鬧市區的難民接待中心已經關閉。

從1959年起,藏人一直沒有中斷逃亡,但2008年以來,中國當局加強封鎖邊境,嚴格限制藏人逃亡,接待站裡有時空無一人。

藏人行政中央的數據顯示,流亡印度的藏人數量減少了97%。已經抵達的人也在離開。目前印度45個難民營的流亡藏人從15萬減少到10萬左右,除了移民西方國家外,一些流亡藏人也選擇回到中國控制的西藏。

我們走訪了不同世代的流亡藏人,聽這些留下來的人講述逃離故土的經歷和對西藏未來的擔憂。

和達賴喇嘛一起見過毛澤東

土旦次仁是流亡藏人社區中的傳奇人物。當地人叫他TT 拉。 TT是他名字的縮寫,拉是尊稱。

幾年前TT拉遭遇了一場嚴重車禍,經歷了幾次大手術。那次車禍還上了報紙,因為當時和他在一起的有一位知名的仁波切。後來TT拉奇蹟般地康復了,變得愈發精神矍鑠,看不出是一位80歲的老人。

TT拉告訴美國之音,13、4歲的時候,在哥哥的引薦下,他出家為僧,成了達賴喇嘛的經師林仁波切的侍從,從此冬居布達拉宮,夏住羅布林卡,還不時能見到長他幾歲的第十四世達賴喇嘛。他覺得自己幸運極了。

不久共產黨來了,他們逃到亞東。幾個月後的1951年10月, 解放軍進駐拉薩。 TT拉第一次見到了傳說中漢人的軍隊。

“開始的時候他們彬彬有禮,但漸漸的,他們的政策變了,” TT拉回憶道,“對於共產黨,我的印像是恐懼,他們殺人,他們不喜歡宗教,不論是佛教還是基督教,他們是宗教的敵人。”

1954年,達賴喇嘛受邀赴北京出席第一次全國人民代表大會。 TT拉也一道前往。

“我見過毛澤東三、四次,每次都是他來看尊者的時候,”TT拉告訴美國之音。

當然,作為達賴喇嘛經師的侍從,他只能遠遠觀望。毛澤東在年少的他心裡留下了“仁慈”的印象:“他還對林仁波切說,林仁波切沒有頭髮,他說你應該戴上帽子,不然你會感冒的,他的關心顯得挺有人情味的。”

在TT拉的印像中,毛澤東的“人情味”還體現在每天的文娛活動上。到了晚上,僧人和俗人被分開,僧人官員被安排去電影,俗人們則被帶去參加舞會,總會有漂亮的女士等在那邊。

“我聽說他很沉迷於女色,一根接一根地抽煙,他很知道如何享樂,”TT拉這樣評價毛澤東。

為了展示共產黨中國進步、高效的一面, 北京的官員們組織藏人代表團在全國各地旅行。

“我們去了很多地方,上海、東北、武漢、杭州…”TT拉說,“我玩得挺開心。我們還學會了一些中國歌曲。他們常常沒日沒夜地在大喇叭裡放這些歌,五星紅旗…到今天我還記得一些歌。”

TT拉對美國之音說,即便那時他很年輕,但還是能看穿那些表面繁榮表象背後的虛偽。

有一次,官方安排他們去參觀一個公園。偌大的公園綠樹成蔭,花團錦簇。很多人坐在公園裡,打撲克,吃東西,歡聲笑語。

“這些都是假的。我們剛一走,他們就收拾東西飛快地離開了。”

TT拉說﹕“他們騙我們,想向我們展示這是一個非常自由的社會。”

在北京,他們被帶去參觀昔日帝王的宮殿和園林。導遊逐個房間地給他們介紹:這是當年皇帝的就寢的地方,這是帝師的臥室,這是皇太后的房間…

TT拉跟著隊伍向前移動。他想,有一天,同樣的事情會發生在拉薩。達賴喇嘛的宮殿會成為遊客的樂園。

“現在一模一樣的事情發生了。布達拉宮現在擠滿了遊客。他們說這是達賴喇嘛的臥室…我那時就知道會這樣,但我們束手無策,”他說。
1959年3月17日晚,21歲的TT抗上一枝步槍,腰裡別上手槍和長刀匕首,在夜色中跟隨達賴喇嘛離開羅布林卡。

TT拉說,流亡到 印度後,一些年長的藏人總是將行李打包好,準備隨時回西藏去,但自己卻沒有這樣的念頭。

“那時我還年輕,但我放棄了,一個強大的國家一旦掠去一個小國,弱小的國家可能需要幾百年才能獨立,或奪回自己的權益,”他說。
60年來,TT拉再沒回過故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