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六四”敏感日將至中國疑似加強監控異議人士


香港支聯會發起六四29 週年民主大遊行(視頻截圖)

在押的中國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日前突然被限制行動自由。熟悉當局維穩工作規律的人權活動人士認為,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29週年紀念日將至,當局可能開始對重點監控人員強化控制措施。

行動受限

日前中國網絡社交媒體顯示,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的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頻繁發出被住家所在地,北京石景山區八角派出所警方人員,以及街道居委會幹部騷擾的推特信息。星期四傍晚,許艷向美國之音介紹了有關情況。

許艷說:“今天(5月31日)九點多鐘左右,我下樓準備出去。剛到樓下,以前一直實施監控的平房裡就出來兩個人。一個是社區的片警,另外一個我不認識。他們就一直跟著我,而且非常近的跟,一兩米那麼近。我走得很遠,他們就一直跟著。我對他們說,我只是去去超市,你們是不是不讓我走?他們的意思是,我去哪兒,他們就跟著去哪兒。”

默克爾因素

華盛頓郵報等媒體也報導了有關許豔的最新狀況,以及中國社交媒體上的輿情動態。這家報紙介紹許艷時說,她的丈夫余文生律師今年1月帶孩子上學時被當局逮捕,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

值得一提的是,許艷本人最近則和709案件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等,受到德國總理默克爾的接見。消息被廣泛報導。李文足和許艷與默克爾分別拍攝的照片,佔據很多媒體的顯要位置,相關評論和報導引起輿論廣泛重視。

警察下令拒載

許艷說,當局對她的監控並非全天候,對她突然的強化控制近日才出現。許艷說,直到昨天晚上發現,那個監控她家的警方專用房間已經開門。果然,早上警察就上崗出動了。

許艷說,警察甚至不允許出租汽車司機拉她:“最後我是想打出租車走,但是我剛打上車,那人就跟司機說,他是警察,讓他靠邊停車,不許拉我。連續打了兩輛車他都是這樣處理,出租車司機也就讓我下車了,等於我那都去不了,只能在家裡。”

六四敏感日將至?

當局對許艷突然加強限制行動自由的原因目前不得而知。不過,北京人權活動人士野靖春認為,許豔的情況可能與六四敏感日子臨近,當局開始控制敏感人物的例行行動有關。她對美國之音說:“我認為,許豔的人身危險可能問題不大。當地公安就是嚇唬她,找她的毛病,就是欺負她。上次圍攻李文足也是他們八角派出所。最近不是有敏感日了嘛。敏感日的話,這些重點人,就是歸國保管的這些人,有的都被帶出去玩啦,有的也都上崗了。這事好多年都是這樣。”

也許情況正是如此,再過幾天就是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29週年。中國境內除香港特別行政區將舉行公開紀念活動外,六四議題是被禁止的,公開和私下活動都將被防止。異議人士以此為為目的的聚會,不是被取締,就是被打散。安排異議人士旅遊,或者單獨軟禁在家是很平常的手段。

“行動自由擴大了”

不過,709案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近日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得到國際社會很多關注,受到德國總理默克爾接見後,她感到自己的行動自由擴大了。她說,包圍其住家的大批警察,一度突然消失,或者轉入隱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