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TikTok被告上美國法庭 下載量驚人市值曝光


2019年10月18日,在中國浙江省杭州舉行的國際人造製品博覽會上,一名手持電話的男子走過中國公司字節跳動的應用程序TikTok的標誌。(資料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26 0:00

近日(11月27號星期三),中國“抖音”國際版TikTok超過一百名國際用戶在加利福尼亞州北區地方法庭,對TikTok公司及其母公司“字節跳動”等共四個相關實體提起有八項指控的集體訴訟。

該集體訴訟的總代表是女大學生密斯蒂·洪(Misty Hong)。她在訴訟中指控TikTok把私人用戶數據傳輸到中國的服務器,而該公司曾經保證不會這麼做。

密斯蒂·洪是北加州帕洛阿爾托市的居民。她表示,她於2019年3月或4月下載了TikTok應用程序,但從未創建賬戶。幾個月後,她發現TikTok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為她創建了一個帳戶,並製作了關於她的私人信息檔案,包括從她創建但從未發布的視頻中收集了個人識別信息。

加州執業律師王太和對美國之音說,由於電腦、手機和互聯網已經完全佔據了人們的生活和工作空間,使用者幾乎所有的日常行為都會在互聯網上有所體現和儲存。

他說:“這個案例顯而易見是消費者信息被軟件公司擅自收集和利用,這當然是商家的搶客戶行為,侵犯客戶權益不言而喻;對此,美國向來是非常重視的;為新增賬戶實施無底線的操作,手法太奇葩,在美國體制下是不能容忍的。”

訴訟文件披露,本次訴訟價值超過500萬美元;TikTok和“抖音”今年八月時在全球的每月活躍用戶共有六億兩千五百萬;僅僅被告之一的“北京字節跳動”公司目前的市值大約在750億到780億美元之間。

經濟學家沈度對美國之音表示,和抖音同出一轍,TikTok傳送的也是網友或專業團隊製作的離奇而有創意的小段子;這是中國段子文化對海外的輸出,是“段子文化上了國際舞台”;事實上,這個現象可以說是“專制下產生的意外軟實力”,它像病毒一樣傳播,營造著娛樂至死的社會氛圍。

王太和律師說, TikTok能夠在一年多以前(2018年10月)異軍突起,成為美國被下載最多的應用程序,說明它的商業模式的確切中了美國市場消費者的需要。

有數據顯示,2018年上半年,TikTok是蘋果應用程式商店中的全球下載之最,下載量超過一億,超過“油管”、“臉書”等業內巨擘的同期下載量;截至2018年,它使用75種語言在150多個市場中運營。

網絡觀察人士佐拉對美國之音表示,TikTok用逗樂子的手法闖入美國社會是有理論根據的,這就是“認知輕鬆度”;這種狀態下,使用者會毫不懷疑地接受所有被灌輸的內容,因為一切看起來都是舒服的、是對的;這會導緻美國年輕人被洗腦,導緻美國傳統價值觀崩潰,讓美國下一代放鬆戒備甚至崇拜共產主義、崇拜威權主義。

王太和律師說:“對軟件公司而言,它們的市值估算主要就是下載量和在線活躍用戶數量;下載數量越多、註冊用戶越多,其商業估值就越高。所以,這些公司都會拼命推介自己的軟件。”

訴訟還稱,中國科技巨頭百度的源代碼已嵌入到TikTok應用程序中,還有一家中國廣告服務商(Igexin)的代碼也已嵌入其中。安全研究人員於2017年發現,這樣的嵌入使開發人員能夠在用戶的手機上安裝間諜軟件;此外,TikTok於2019年4月將用戶數據轉移到了中國的兩台服務器上(bugly.qq.com和umeng.com),其中包括有關用戶設備和用戶訪問過的所有網站的信息。

王太和律師指出,TikTok既然聲稱在中國以外的美國獨立運營,那麼,它的商業管理和運作都應該依據美國的法律法規進行,包括其收集到的客戶信息也應該如宣稱的、儲存在美國境內的伺服器中,而不是被轉移到美國之外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

有網友說,抖音和TikTok讓用戶“成為專制下的韭菜”;網友洪雨說,國內大環境下的互聯網用戶從來都在“裸奔”;齊章說,監控和人臉識別無處不在,人們無處遁形早已是實錘。

TikTok並未立即回應有關本次在美國加州被告上法庭的置評請求,但堅稱它將所有美國用戶數據存儲在美國,並在新加坡進行備份。

有分析稱,TikTok在美國青少年中建立了特別忠誠的粉絲群;當前的這些指控可能會加深TikTok在美國的法律糾紛;而最近一年來,該軟件一直因其國家安全隱患而受到美國智庫、軍方、國會和白宮的強烈質疑。

出版過10多部文化研究專著的資深文化學者凌滄洲對美國之音表示,當前這場起訴TikTok案子的看點應該有三個。

第一,就效果來說,美國國會要求美國的“外國投資委員會”對跨國社交媒體進行國家安全風險評估和審查,對TikTok的美國運作構成的挑戰應該會比一場法律訴訟更大些,畢竟訴訟曠日持久,而且勝負難以預料,而美國的法律又過於仁慈。

第二,美中兩國社交媒體之間的較量是不平等的、傾斜式的角力和博弈。美國的推特和臉書這類社交媒體在中國面對的是高牆林立,根本不得其門而入;中國的社交媒體在美國則得以長驅直入,加上海外華人不假思索熱衷使用,這樣就很可能會造成使用者信息裸奔的結果。

第三,這場訴訟目前雖然看不出對TikTok公司有什麼影響,但的確有可能起到一個示範的作用,尤其在美國這個推崇法治、推崇訴訟的社會,它的風向標意義和作用是不可忽視的。對此,我們拭目以待。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