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兩名麥克中國法庭聆訊週五開始- 加拿大密切關注


加拿大民眾2019年3月6日在溫哥華法院外呼籲中國釋放被拘押的兩名加拿大公民。 (2019年3月6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57 0:00

星期三下午,加拿大國際事務部部長馬克·加諾(Marc Garneau)發表聲明稱,加拿大駐華大使館得到消息,遭中國關押的商人斯帕佛(Michael Spavor)的法庭聆訊將在本週五舉行,而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的聆訊則安排在下週一。

加諾的聲明再次指出,兩人遭到了“任意羈押”,呼籲中國遵守《日內瓦公約》以及與加拿大簽署的領事協議,允許加方繼續為兩名麥克提供領事服務,及旁聽法庭聆訊。

這是兩名麥克遭關押超過兩年三個月之後,有關他們案情最為重大的進展。

與此同時,華為財務總監孟晚舟引渡案也正在加拿大溫哥華的BC省高等法院進行,並且進入了審理的關鍵性階段。

為什麼選擇在此時開庭?

其實,上個星期,有關兩名麥克可能很快面臨法庭聆訊的消息已經在加拿大傳開了,也引發很大反響,政治評論人士試圖分析,此時開庭意味著什麼?

去年6月中,中國檢察機關宣布,康明凱涉嫌“為境外刺探國家秘密和情報”,麥克·斯帕佛涉嫌“為境外竊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而被正式起訴。

多倫多和平外交研究所的薑聞然教授表示,中國在此時決定對兩名麥克案此時進行審理,他有樂觀和悲觀兩種預測。

他說:“我的樂觀猜測是,在公眾不了解的表層之下,美國、加拿大、中國三方有互動,如果孟晚舟得到釋放,或者美國方面放棄對她的刑事犯罪指控,她就可以回國。而中國釋放兩個麥克,和以前的案例一樣,也會給他們一個違反中國國家安全的定罪,然後驅逐出境,無罪釋放的可能性幾乎沒有。法庭聆訊開始,令事件有加速的可能性。而我的不很樂觀的估計是,雙方關係緊張,表層之下的互動也沒有什麼結果。中國方面比較生氣,對兩個麥克開始實施法庭步驟,意在通過公眾場合,對加拿大和美國施加壓力。這樣的話,就不是為了解決問題,而是為了進一步顯示中國的強硬態度。”

姜聞然教授的總結是,總體上,中國不會在孟晚舟沒有得到釋放之前,就釋放兩名麥克。

溫哥華的移民律師、一直密切關注孟晚舟案的理查德·科蘭德(Richard Kurland)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事件究竟怎麼解決,取決於華盛頓、北京、渥太華,還取決於各方的律師,我們需要的一個可行的解決方案。

而他的分析是,美國檢方應該已經向孟晚舟提供了可以承認哪些控罪的選項,但事件非常複雜敏感,不會輕易就能解決。

去年十二月,曾有報導稱,美國司法部門正與孟晚舟的律師團隊進行協商,並提出了“推遲起訴協議”,孟晚舟需要承認部分控罪,以換取自由,回到中國。

前加拿大駐華大使趙樸(Guy Saint-Jacques)對短期內解決事件也不樂觀,他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書面採訪時表示,目前我們進入了一個困難的領域。一旦進入審理階段,就必須將審判完成,這需要一段時間。在審判結束之後,我們才能談下一步怎麼辦。而且,這當中還牽涉到孟晚舟案子的走向。

上個月,加拿大牽頭,國際社會中58個國家簽署了“反對任意羈押外國人倡議書”,矛頭明顯是對準中國。

而加拿大議會還在二月份通過了反對黨提出的動議,確認中國對維吾爾族人實施了“種族滅絕”。

趙樸表示,這個時機開庭也很可能是因為中國對加拿大感到不滿,並希望對周四在阿拉斯加舉行的美中高層會談施加壓力。中方的信息是,如果想幫助釋放加拿大人,美方必須做出讓步。

加拿大依賴美國救出兩名麥克

加拿大全國發行的《環球郵報》日前引用聯邦政府消息人士的說法,加拿大目前正依賴美國營救兩名麥克。

這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透露,拜登政府給特魯多政府的信號是,美國新政府上任伊始,需要時間來評估與中國的關係,大約要四個月左右的時間才能完成。之後,將討論一切的可能性,營救兩名被扣押的加拿大人。

美國總統拜登上任以來,包括他個人,副總統哈里斯,以及國務卿布林肯都曾明確要求中國政府釋放兩名加拿大人。

但這位消息人士也分析,總統拜登不大可能要求司法部撤銷對孟晚舟的逮捕令以及引渡要求。

星期四,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以及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將在阿拉斯加與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楊潔篪以及外長王毅展開“2+2”會晤。

但姜聞然教授表示,不要對一次會談結果抱太大的期望。美國現在有很多要務需要著手解決,儘管看到加美有很多高層的會談,在孟晚舟和兩個麥克的問題上談得都很好,但缺乏實質性的行動。

兩名麥克的案情外界所知甚少

康明凱被捕前生活在香港,擔任國際危機組織(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的東北亞高級顧問。他懂中文,也曾在加拿大駐華大使館任重要職位。

而斯帕佛是一名商人,住在與朝鮮接壤的中國丹東市。他的公司組織外國人與朝鮮的交流活動。在他的臉書頁面上,能看到他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在一起的照片。美國籃球明星羅德曼訪問朝鮮的新聞圖片上,斯帕佛也在其中。

2018年12月10號,孟晚舟被加拿大警方逮捕九天之後,中國分別在北京和丹東逮捕了康明凱和斯帕佛。

自那之後,人們對兩人的案子涉及的細節知之甚少。或許即將到來的聆訊可以為人們提供一個了解案情的機會。

在康明凱被捕之後不久,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曾回應稱,康明凱任職的國際危機組織在中國並未備案,他在中國的活動已經觸犯中國的境外非政府機構(NGO)管理法。

根據中國在2017年頒布的《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所有境外非政府機構,包括慈善或是環保機構,都需要向警方登記才可以工作。

在2019年三月,中國政府曾公佈兩名麥克案的偵辦情況,指“康明凱自2017年以來,經常持普通護照和商務簽證入境,通過中國境內的關係人,竊取、刺探中國敏感信息和情報。而康明凱的重要情報關係人就是斯帕佛”。

兩名麥克案成為加中關係中的象徵性事件

本週二,加拿大民調機構Angus Reid發布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有77%的受訪者認為,如果中國不釋放兩名麥克,加中關係就不會修復。

同時,加拿大人對中國的好感度也僅剩下14%。

對此,姜聞然教授認為,民調對與加拿大的政黨是有影響的。但是,中國不會因為加拿大民意就調整自己的做法。中國在孟晚舟被捕之後的做法顯示,他們寧願犧牲與加拿大的關係,也要對國際社會發出清晰的信號,避免這類事件再次發生。

孟晚舟案依然在繼續

而在BC省高等法院進行的孟晚舟引渡案審理中,她的律師團隊正從“案件受到政治干擾”、“加拿大警方在拘捕她的過程中侵犯了她的人權”、以及“美國濫用司法權限”這三方面來進行上訴。

這一階段的審理預計將在五月份結束。

律師科蘭德的分析是,除非是孟晚舟接受了美國檢方的認罪協議,或者是加拿大司法部長主動干預,或者是法庭裁定孟晚舟不予引渡,那麼,孟晚舟在輸掉五月BC省法庭的官司後,依法律可以繼續向聯邦上訴庭和最高法院逐級上訴,如果上訴被駁回,還可以申請引渡風險評估。這個過程,可以一直拖上好幾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