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特朗普缺席亞洲峰會給習近平讓出了機會?


2018年11月12日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和夫人凱倫由美國駐日本大使威廉·哈格蒂陪同在日本福薩走向直升機。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17 0:00

東亞峰會和亞太經合組織峰會本週分別在新加坡和巴布亞新幾內亞舉行,美國總統特朗普不出席峰會,副總統彭斯代表出席。雖然彭斯出發前表示,美國對亞太地區的承諾從未像現在這樣堅定,但是分析人士指出,由於總統本人的缺席,亞洲國家會感到失望,甚至會質疑美國印太戰略的嚴肅性。與此同時,總統的缺席將給中國提供一個發揮影響力的絕好機會。

特朗普缺席亞洲峰會,亞洲國家被漠視?

副總統彭斯星期一(11月12日)抵達日本,開啟了為期長達一個星期的亞洲之行。在訪問日本、新加坡、澳大利亞後,彭斯副總統本週末17號將出席在巴布亞新幾內亞召開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峰會,並就美國的“印度-太平洋”戰略發表重要演講。

彭斯在臨行前告訴記者,美國對印太地區的承諾從未像現在這樣堅定。然而,分析人士認為,由於特朗普的缺席,美國的亞太盟友和夥伴會對美國感到失望,對美國致力於亞洲的決心產生疑問。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星期五就彭斯的亞洲之行舉行了介紹會。在介紹會上,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東南亞項目主任、高級研究員艾米·希爾萊特(Amy Searight) 說:

“我認為,特朗普不去還真有問題。特朗普政府一直在努力推進自由和公平的亞太戰略,並將此作為其外交政策的重要戰略願景,並讓人相信亞太地區對這個政府來說具有戰略重要性。特朗普總統不去那裡,我不知道會不會被看作是漠視,但是肯定會被看成美國對那個地區沒有其他國家看得重要, 因為其他領導人會去那裡。唯一的例外是普京,普京也不去,但是,對很多國家來說,俄羅斯領導人的出現沒有美國領導人出現那麼重要。”

希爾萊特曾擔任美國國防部助理部長、美國國際開發署亞洲高級顧問等。希爾萊特說,特朗普的缺席會令亞洲國家對美國致力於亞洲的長期決心,對致力於自由和開放的印太的承諾產生質疑。她認為,在給亞洲國家帶去安撫信息外,除非彭斯副總統可以給亞洲國家帶去可交付實施的一攬子經濟和安全上的承諾,否則無法扭轉這樣的看法,但是,美國目前除了可以提供一些小的安全援助外,並不能做出這樣的承諾。

特朗普並非第一位取消參加亞洲峰會的美國總統。2007年,時任總統小布殊沒有去新加坡參加東盟峰會,遭到批評。2013年,因為聯邦政府的關門危機奧巴馬取消出席2013年10月在印度尼西亞舉行的APEC會議,當時,也有媒體認為,這是送給中國一個好機會。

但是,分析人士認為,特朗普總統的缺席卻會讓美國看起來更糟。特朗普一直在強調“美國優先”,並對美國二戰以來建立盟友體系持批評態度,這讓亞洲國家對美國在中國崛起的時候能否長期致力於亞太地區產生質疑。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亞洲經濟高級顧問、政治經濟學項目主席,曾任亞太經合組織和東亞峰會的白宮協調員的馬修·古德曼(Mathew Goodman)說,彭斯此行會面臨亞洲國家,特別是美國盟友的諸多質疑。

他說:“一個擔心是特朗普政府的一些聲明和行動,比如對盟友的批評,對這些峰會的多邊手段是否有效?副總統彭斯10月初對中國發表措辭嚴厲的講話後,美國對華政策等。”彭斯副總統在哈德遜研究所就美國政府的中國政策問題發表演說。(2018年10月4日)

不過,白宮在宣布彭斯行程時發表聲明說,美國對亞洲的承諾不變。白宮的聲明說,彭斯此行將強調美國在印度太平洋地區的領導地位,並重申美國對維護該地區自由、經濟繁榮和安全的承諾。

美國希望亞洲國家選邊站,總統卻不在場?

彭斯出發前,白宮的一個聲明還指出,彭斯將傳達一個信號,即美國不會容忍任何印太國家奉行獨裁主義、作出侵略性與漠視其他國家主權的行為。白宮沒有指明是哪個國家,但是很多觀察人士認為,這就是在說中國。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古德曼認為,彭斯和白宮不挑明中國,本希望傳達一個積極的、具有安撫性的信息,但是,這樣的措辭似乎在傳遞矛盾的信息。他說:“白宮的聲明,專制、侵略和漠視主權,很明顯是針對中國的。我想,他們是不是應該往裡面加點真正的東西?……自從彭斯在哈德遜的講話後,我覺得這個政府想傳達一個明晰的信號,我們有這麼長的單子針對中國,我們要採取行動,這是真正迫使該地區做個選擇……兩個星期前,美國駐WTO的大使在這裡說,其實是沒有什麼中間道路的,你必須選擇一條道。他們的意思是,要么選中國,要么選美國。”

他說,這所有的一切都會引發亞太地區的真正擔憂。這會在某種程度上破壞政府試圖通過自由和開放的印太戰略要傳遞的信號。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東南亞項目主任、高級研究員希爾萊特(Amy Searight)說,即便是要求選邊站,但美國總統卻不在那裡。她說:“在這樣一個時刻,我們要求其他國家選邊站,習近平的口袋裡全是糖果,想必是給菲律賓人的,我再說一遍,我們不在那裡。”

戰略和國際研究中心中國研究項目主任張克斯(Christopher Johnson)認為, 彭斯副總統在亞洲不談貿易,等於什麼都不談。

他說:“彭斯不准備談貿易,至少不會多談,但是,在亞洲經濟就是安全, 如果你不談貿易,你基本上就是不談任何東西。”

讓習近平得以趁虛而入?

相對於特朗普總統的缺席,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不僅出席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會議,而且在巴布亞新幾內亞,他還將與14個太平洋島國領導人會晤。此後,他還將訪問菲律賓。

分析人士認為,在美中角力的當下,特別是在爭取在亞太地區影響力的時候,特朗普的缺席將給中國提供一個絕好的機會,讓中國站在中心的位置,得到更多的關注。

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韓國研究主任車維德(Victor Cha)說:“亞太經合組織會議是有關那張照片的,所有領導人都穿那個很好玩的衣服的照片。……根據禮儀,副總統是不會,是應該要站到後面的,而習近平一定會站在東道主旁邊,所以整體上來說,如果我們不出現,看起來很不好看。 ……我的意思是,他應該在那裡。他們做得事情很小,但是(我們)傳達的整體信息是,沒興趣,不是重點。放在一個更大背景下考慮,亞洲現在正在發生的一切,這個(缺席)不好。”2001年10月21日,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和美國總統喬治·布什穿著中國傳統絲綢外衣,在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上海峰會上參加全家福合影時交談。

車維德在小布什政府時期曾擔任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事務主任,也曾被特朗普總統提名為駐韓大使,但是後來提名被取消。

曾任亞太經合組織和東亞峰會的白宮協調員的古德曼也認為,如果美國不在中心和前排的位置,美國就會被認為“不在那裡”。

除了彭斯以外,總統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也將出席亞洲的峰會。專家們認為,鑑於彭斯此前批評中國的言論,在亞太經合組織峰會期間彭斯和習近平是不會會晤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