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特朗普vs.拜登誰對中國更強硬?


特朗普vs.拜登誰對中國更強硬?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56 0:00

距離2020美國總統大選的投票日只剩下不到70天。民主、共和兩黨正式在黨代會上提名拜登、哈里斯以及特朗普、彭斯成為正副總統候選人,並各自提出施政綱領。民主黨為何在黨綱中刪掉“一中政策”的文字、並用“種族滅絕”來定義中國政府在新疆的所作所為;特朗普政府為何在選前連環出招、採取一連串制裁中國的措施?民主、共和兩黨選前是否在中國政策上“飆車”?特朗普與拜登兩人到底誰對中國更強硬呢?

威爾遜中心中美關係研究所主任戴博(Robert Daly)認為,與其說特朗普和拜登兩人誰比誰對中國更強硬,不如說誰的對華政策更為有效,誰的政策更有助於推進和維護美國的國家利益。他表示,特朗普過去的對華政策並沒有很好地利用美國與盟國之間的關係。

戴博說:“特朗普我覺得他的對華政策最大的缺點是什麼呢?就是他沒有好好發揮和利用美國的盟國關係。就是為什麼我說他沒有把跟中國競爭當作最優先的事。如果是最優先的事的話,你不應該同時攻擊你所有的盟國和朋友,威脅德國、韓國、日本,說我要進行有關你們的鋼鐵,你們的那些鋁,你們的汽車的這些制裁。因為他們對中國的很多貿易壁壘,很多恐嚇行為,這些他們跟美國有同感。可是他們現在很難跟我們聯手反對中國,因為特朗普是同時攻擊他們的。”

戴博表示,相比之下,拜登的政策綱領強調提升美國的競爭力以及修復美國的民主。他說:“第一,我們要增加美國的競爭力。主要是要在教育方面,在研發新的技術方面做投資,這些是非常重要的。第二我們就是要維修美國的民主。因為現在我不知道俄羅斯是真的傾向於特朗普,中國是真的傾向於拜登。沒有關係,這兩個大國最大的利益是讓全世界對美國的民主制度產生質疑,他們要的是混亂,讓美國兩極化更嚴重的這麼一個選舉的後果。所以我們要先保護我們自己的民主,強化我們自己的民主。然後要跟我們的盟友、盟國和很多別的伙伴、朋友聯手,(我們)不同時攻擊他們,要跟他們團結起來,來對立中國,我覺得這個是拜登的指導思想。”

但政論作家陳破空認為,特朗普上任前的幾任美國政府的對華政策都是失敗的,但尤以奧巴馬政府為甚。他說:“克林頓政府是失敗的,因為他是把中國引進到世界貿易組織,還給了最惠國待遇。結果中共是東郭先生與狼、農夫與蛇的故事。咬了美國,而且在世貿破壞世界貿易組織,破壞世界規則。另外,小布什政府也是犯了錯誤,但小布什政府的錯誤還在於當時因為有恐怖攻擊轉移了戰場。他打阿富汗戰爭是對的,但是不應該去伊拉克戰爭。這樣的話就給中共創造了戰略真空,使美國失去了8年的時間。而中共在亞太地區,趁這個真空崛起。後來奧巴馬的對華政策是完全錯誤、完全軟弱的。給中國劃了幾次紅線在南海問題上,但是受到習近平一再的欺騙。習近平向他保證說不會在南海搞軍事化,回頭就搞軍事化。然後習近平向他保證說不會再搞網絡竊密,回頭就搞網絡竊密。但是奧巴馬並沒有採取實際行動,結果奧巴馬的8年又讓世界輿論都認為中國崛起,美國滑落。到了特朗普時代,事實就是,不管特朗普怎麼說怎麼做,他做的事情本身就促進了事情的轉機和改變。扭轉了整個局面,讓中共在貿易、經濟和科技、軍事、地緣政治、外交全方位受壓。”

陳破空認為,雖然民主、共和兩黨的對華政策看上去有差異,但其實正在趨同。

他相信,美國11月大選後,無論是誰最終入主白宮,對中國的立場都會強硬起來,兩黨對台灣問題的立場就可見一斑。“民主黨最大膽的一個舉動就是直接取消了'一中'政策,”他說。而共和黨的關於台灣的黨綱在2016年、2018年沒有變化,沒有提到“一中”政策。提到的是維持兩岸現狀,提到的是“與台灣關係法”、“六項保證”。

威爾遜中心中美關係研究所主任戴博表示,雖然特朗普誓言要對中國強硬到底,但他擔心,強硬對華政策的背後美國人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他說:“我更擔心的是什麼呢?他(特朗普)說他要做很多報復中國的事情,美國人要付出的代價是什麼?所有這些行動會有非常昂貴的代價,而不只是大公司的利潤會降得很低很低。他們的投資者還有他們聘用的人的工資也都會降低。也許我們應該付出這個代價,有這個可能,因為中國的挑戰很大。可是這個代價到底是什麼,他(特朗普)沒有說,而且很可能不會讓美國變得更偉大。”

政論作家陳破空表示,他所擔心的是民主黨的政策會回到過去的老路上,給中國可乘之機。他說:“既然他們提到中國這麼少,又不願意提出更強勢的政策,我擔心又回到從前,什麼對話。中國字典裡沒有對話,都是欺騙、都是煙幕彈、都是拖延戰,又回到拖延戰讓中國獲利,最後又來一個四年、八年,又說美國衰落、中國崛起,到時候如何是好?”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