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特朗普總統將在面臨諸多外交難題之際出席聯大會議


美國總統特朗普2019年6月20日在白宮。

美國總統特朗普將於本週參加在紐約舉行的聯合國大會。然而,特朗普上任至今仍有許多外交問題尚未解決,他能否在這次聯大會議上取得盟友支持將備受關注。

特朗普總統的批評者認為,在沒有外交成果的情況下出席聯大會議會削弱特朗普的總統威信。

特朗普目前亟需解決的外交挑戰包括伊朗,北韓,阿富汗塔利班,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等問題,以及許多貿易協定。這些問題有的獲得些許進展,有的則停滯不前。

特朗普以“談判高手”自許。他一再表示,他不急著達成協議,但是談判需要時間。特朗普上任即將屆滿三年,而且2020美國總統選舉日漸逼近,這些壓力有可能限製到他完成外交未竟目標的能力。

美聯社星期日(22日)報導說,前美國國務次卿伯恩斯(Nicholas Burns)表示,有這麼多協議還沒有達成並不是總統的失誤,他還對特朗普在糾正對華不公平貿易、以及與塔利班談判以以結束長達18年的阿富汗戰爭的努力表示贊同。但是在另一方面,伯恩斯也指出,特朗普總統上任2年多了,還沒有取得一項重大的外交成就。

一些外交政策專家也對特朗普開啟國際談判表示認同,同時,很多分析人士批評特朗普談判方式輕率,認為這種談判方式使國際局勢更加不安。對此,特朗普說“這就是我的談判的方式。過去幾十年來這種方式對我很有用,對我們的國家更管用。”

美聯社在這篇分析報導中指出,特朗普的“美國優先”口號之前在聯合國沒有獲得共鳴,現在,美國與伊朗緊張加劇,特朗普需要國際支持以對伊朗施加壓力。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SIS)中東項目主任喬恩·奧爾特曼(Jon Alterman)對美聯社說,特朗普一直認為每個國家都只應以其自身利益而行事,而且強調美國的威力,再加上他的談判技巧,這樣就可以奠定起美國的強大,然而現在特朗普總統現在非常需要在聯大會議上得到支持來對付伊朗。

奧爾特曼說,與伊朗進行另一輪談判的最好結果是通過談判令伊朗停止破壞中東穩定,對伊朗核計劃做出新的限制,讓伊朗導彈計劃更透明。他說,最糟糕的結局是特朗普總統疏遠了美國的盟國,伊朗對美國的利益和盟國發動更多襲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