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特朗普決定放鬆華為制裁在國會引起反彈


聯邦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2019年2月1日在佛羅里達州的一個會議上發表講話。

在外交政策問題上通常站在特朗普總統一邊的國家安全鷹派人士對他週六做出的宣布表示憤怒。特朗普宣布將無限期推遲對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關稅,並放寬對與中國電信華為開展業務的美國公司的限制。

在星期六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上,特朗普說:“美國公司可以向華為出售設備。我們談論的是沒有嚴重的國家安全問題的設備。”

實體清單

這表明特朗普的立場發生了逆轉。特朗普政府在5月16日的政府將華為列入了聯邦商務部的“實體清單”。對外國公司來說,列入這一名單被視為一種死刑,因為它阻止美國公司在未經商務部許可的情況下與外國公司開展業務。

商務部的工業和安全局在當時宣布說:“美國政府已經確定,有合理理由相信華為參與了違反美國國家安全或外交政策利益的活動。”

該公司被發現竊取商業機密,逃避美國禁止向伊朗轉讓技術的禁令,並被懷疑(儘管從未被證實)是中國情報部門的一個分支。

懷俄明州的參議員巴拉索是總統的盟友。他在參加全國廣播公司NBC的“會見新聞界”節目時告訴主持人托德,“我非常擔心華為。我認為他們是對我們國家安全的威脅。”

當被問及他是否認為特朗普犯了錯誤時,巴拉索說:“我知道總統是個擅長做交易的人。他正在就此努力。我不會允許華為進入我們的國家。是他在決定我們國家和公司可以向華為出售什麼。”

他補充說, “對我來說,華為在美國就像一匹特洛伊木馬,隨時準備從我們這裡竊取更多信息,”

在圍繞美國對華為政策的討論中,有一個重要的區別往往被忽視。

“後門”通道

許多國安人士擔心的一個主要問題是,如果華為的設備被用於構建新的5G移動信息數據傳輸系統,中國政府可能會向該公司施壓,讓北京的情報機構通過“後門通道” 進入美國的系統。中國的一部有關圖書的法律要求私營公司根據需要協助情報部門。

然而,在特朗普政府之前的行動中(最近得到加強),聯邦政府已經採取措施阻止美國電信公司使用華為的設備。事實上,政府對華為信息安全的關注更多的是試圖說服那些美國與之分享情報的戰略合作夥伴和盟國,將華為列入自己國家的黑名單。

特朗普上週末宣布的變化有所不同:他建議放寬最近對美國公司向華為銷售產品的限制,特別是中國公司需要製造手機和網絡設備的那些中間產品,如電腦處理器、電路板等。

華為被納入“實體清單”,使華為被禁止為其設備購買關鍵的零部件,無法獲准使用關鍵的軟件,比如華為每年出售的數百萬部智能手機都使用的谷歌安卓操作系統。

新政策依然不明朗

截至星期天下午,美國公司根據政府的新政策具體能向華為出售什麼樣的產品,以及聯邦商務部會怎樣做出判定,依然還不清楚。

特朗普總統決定將北京的貿易戰與華為禁令掛鉤,讓很多國家安全領域的人感到憤怒,因為他們認為這是把一個存粹的國防議題拖入更為商業性的貿易談判之中。

代表佛羅里達州的聯邦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星期六發推文說,“如果特朗普總統同意改變近期對華為的製裁,他就犯了一個災難性的錯誤”。魯比奧說,“這會摧毀他領導的政府對華為公司構成威脅警告的信譽。沒人會再認真針對待這些警告”。

魯比奧隨後誓言,如果特朗普轉變對華為的立場,參議員們就會通過一個新的禁止法案。他預計參眾兩院都會以足夠的多數票來推翻總統的否決。

白宮方面星期天緊急讓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走上政論節目,向批評總統的人們做出保證,既政府對華為的任何立場鬆動都不會影響到國家安全。

庫德洛在哥倫比亞廣播公司《面向全國》的電視節目中說,“有關華為的事,讓我試圖澄清一下,美國公司會有銷售,但只是普通的商品,也就是全世界其他地區都能買到的東西。”他說,“任何構成國家安全擔憂的東西都不會獲得商務部發放的新執照。”

政府的這些保證未能徹底消除國會議員們對總統就華為問題轉變立場的擔憂。

特朗普總統可靠的支持者、代表南卡羅萊納州的參議員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說,他尚未判定這個立場轉變是否是好事。

他在《面向全國》的節目中說,“我不了解他(總統)對解除禁令究竟同意了什麼”,“如果只是少部分解除,那還可以。但如果是說我們要向華為出售主要技術,那就會是個錯誤。所以我不清楚。”

格雷厄姆表示,“這顯然是一個讓步”,“我們有些設備可以向華為和其他中國公司出售,而不會殃及我們的國家安全。”

格雷厄姆說,“華為被列入實體清單是有理由的。它是一家中國政府擁有的中國公司,受軍方嚴密控制,可以被用來劫持技術和數據並竊取商業秘密等等。所以我不清楚解除禁令的性質”。

格雷厄姆接著說,“如果是巨大的讓步,就會遇到很多阻力。如果是小小的讓步,我認為那就是總體協議的一部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