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參院彈劾案開審兩黨就審判規則針鋒相對


視頻截圖顯示眾議院首席彈劾經理人希夫眾議員在參議院彈劾審判上做開場陳述。(2020年1月21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16 0:00

美國國會參議院星期二(1月21日)正式開始針對特朗普總統的彈劾審判。這是美國歷史上第三次就彈劾總統進行審判。民主共和兩黨在審判規則問題上針鋒相對。

特朗普總統的首席律師、白宮律師帕特·希波隆說,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提出的審判時間表和規則“讓過程公平”,對於兩項彈劾條款,總統最終會被宣告無罪,因為他“絕未做錯任何事”。

在審判開始前,麥康奈爾在開場陳述時間問題上做出了讓步。他原本提出控辯雙方各有兩天最多24個小時陳述己方觀點,這樣可能就會讓參議院接下來從周三到週六連續四天每天開審12個小時,直到深夜。

他轉而提出將參議院審理時間定為每天8小時,讓眾議院彈劾經理人和特朗普律師團隊各有三天24個小時陳述案情。

眾議院首席彈劾經理人亞當·希夫批評麥康奈爾的計劃,稱這種安排將是否發傳票要求白宮提交與烏克蘭事件有關文件以及傳喚特朗普助手作證的表決推到了審判後期。

擔任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的希夫說,不在審判開始時投票決定是否傳喚證人和證據,是對審判程序的“嘲弄”。

他說,沒有證人或新的白宮文件,“這不是公平公正的審判,甚至都不是審判。為什麼這場審判要和其他審判不同?”

參議院以53票贊成、47票反對的結果,否決了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提出的修正案。舒默的修正案要求參議院發傳票,要求白宮提交文件作為新證據。正如人們所預料,表決結果完全按黨派劃線。

民主黨人尖銳批評麥康奈爾的計劃,稱其是“掩蓋”和“國恥”。但是麥康奈爾表示,他有足夠的共和黨票數來推動他所希望的時間安排。

麥康奈爾和特朗普的律師在審判策略上溝通,試圖盡快宣告總統無罪。對於批評他提出的審判規則不公平的指稱,麥康奈爾反駁說:“在參議院,總統的律師終於受到與眾議院民主黨人同等的對待,終於能夠陳述總統的觀點。”

這個計劃可能讓特朗普總統最快於下個星期就可以被宣告無罪。如果要將特朗普總統定罪並將其罷免,需要有三分之二的參議員投票贊成,但是沒有任何共和黨參議員支持罷免總統。

麥康奈爾和共和黨人公開表示,他們希望審判盡快結束,並以特朗普無罪結束。他最早提出的決議案給予眾議院民主黨彈劾經理人和特朗普律師團隊各兩天24小時的時間陳述觀點。舒默稱這個計劃是“快進彈劾審判的藍圖”。

麥康奈爾還同意,將眾議院彈劾調查蒐集的證據納入參議院彈劾審判記錄中,而不是讓這個問題懸而未決。

舒默在參議院辯論期間提出修正案,要求傳喚白宮提交文件,傳喚熟悉烏克蘭事件的特朗普助手作證。

舒默說:“共和黨參議員將面臨選擇:是讓真相水落石出,還是加入領袖麥康奈爾和特朗普總統,一道掩蓋真相。”

特朗普幾乎每天都在抨擊針對他的彈劾。他在瑞士出席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期間也不例外。

他對記者說:“整個事件就是騙局。不會有結果,因為什麼都沒發生。我們唯一做的,就是很棒的工作。整件事就是徹頭徹尾的騙局。我相信,會好的。”

在星期二審判開始幾小時前,眾議院彈劾經理人告訴特朗普的首席辯護律師、白宮律師顧問帕特·希波隆,他有可能在審判期間成為重要證人,因為他的辦公室參與處理了有關烏克蘭事件的一些問題。民主黨議員說,希波隆需要披露他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特朗普的律師團隊說,針對總統的彈劾是“對憲法的危險曲解”。他們稱,總統沒有做錯任何事。

特朗普的律師說,民主黨人推動罷免總統,不是為了找到總統在烏克蘭事件上行為的真相,而是試圖推翻2016年的選舉結果並且干預幾個月後就要舉行的2020年的選舉。

眾議院提出了針對特朗普的兩項彈劾條款。一項條款指控特朗普施壓烏克蘭總統澤蘭斯基,要求其調查拜登是濫用總統職權,另一項條款指控總統妨礙國會調查烏克蘭事件。

民主黨議員之前表示,有“壓倒性的證據證明”,特朗普在這兩項指控上都有罪。

特朗普的律師在星期一提交的110頁的文件中說,總統與澤連斯基打交道時處理的是正常的外交政策事務。

他們說,總統沒有犯罪,雖然判定遭到彈劾的美國總統是否有罪或應當被罷免不取決於特定的刑事法律。但是,擔任陪審員的100位參議員將依據美國憲法解讀定罪標準,判定總統是否犯有“重罪與輕罪。”

不管法律陳述是否有利於特朗普,他幾乎肯定會被共和黨佔多數的參議院宣告無罪。53名參議院共和黨中,至少有20人會加入所有47名民主黨人,認為特朗普有罪,但是沒有一位共和黨人認為要罷免總統。

白宮預計,特朗普會在兩個星期內被宣告無罪。但是如果民主黨人成功說服四位共和黨人加入他們要求傳喚特朗普助手提供證詞的陣營,審判可能會持續更長時間。

民主黨人想要聽取前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白宮代理辦公廳主任米克·馬爾瓦尼等人的證詞。

特朗普多次表示過,他希望在審判期間傳喚拜登父子以及至今未公佈身份的那位“吹哨人”作證。那名“吹哨人”是最早舉報特朗普去年7月與澤連斯基的那通電話的人。特朗普在電話中請求澤連斯基啟動對拜登的調查。但是星期一在推特上,特朗普似乎不想听博爾頓的證詞。他在去年9月把博爾頓撤職。

特朗普的推文批駁民主黨人說,“他們不想讓約翰·博爾頓和其他人在眾議院”作證,“他們當時太急急忙忙了。現在他們在參議院又想讓他們全都來。沒有這樣的道理!”

眾議院民主黨人試圖得到博爾頓和特朗普身邊其他人的證詞。但是潛在的證人服從了總統發出的不配合調查的指令,但也有一些人不予理會做了證。民主黨議員放棄了傳喚一些證人。他們擔心有關這些人是否必須作證的官司可能會持續數月,因此在沒有聽取這些人宣誓作證的情況下通過了針對特朗普的彈劾條款。

博爾頓現在表示,如果他被參議院傳喚,他願意作證。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