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川普啟程出訪 能否將煩惱留在華盛頓?


美國總統川普星期五開始對中東和歐洲的國際訪問

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星期五開始對中東和歐洲的國際訪問。但是他的此次出訪也攜帶著來自華盛頓的一些超重包袱 - 過去兩周來所產生的政治風暴的影響,而這一切源自他將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解職。

川普很可能希望他能改變話題,將人們的焦點轉到外交政策上去,讓幾周來的政治風波漸漸平息。但是,在川普星期四登上“空軍一號”啟程不久之後,《紐約時報》的一則報道說,川普曾經對本周訪問白宮的俄羅斯官員說,將科米解職緩解了他所稱的在涉及俄羅斯的調查中對他產生的“巨大壓力”。他形容科米是個“瘋子”和“真正的蠢貨”。

白宮發言人斯派塞立即做出回應。他解釋說,科米在涉俄調查問題上“嘩眾取寵和政治化”,給川普與俄羅斯談判時增加了不必要的壓力。

但是即便在這則報道浮出水面之前,過去的10天已經是一片混亂的局面:科米被突然解職;川普被嚴厲指責在白宮會見俄羅斯高官時向他們透露了機密情報;洩露出來的科米的備忘錄稱,川普曾要求科米不要繼續調查被解職的總統國家安全顧問邁克爾·弗林據稱與俄羅斯的通訊往來。

特別檢察官

涉俄調查現在由前聯邦調查局局長羅伯特·穆勒負責。選擇穆勒任特別檢察官的決定據信有可能徹底改變涉俄調查。

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律分析人士保羅·希夫·伯曼說:“任命羅伯特·穆勒是把對川普政府的調查不同尋常地加以升級。”

伯曼預計,穆勒至少會在兩個方面加強調查,“既包括與俄羅斯的關聯以及調查俄羅斯是否可能干預2016年大選,還包括此後是否可能存在妨礙司法和試圖干預聯邦調查局的調查” 。

他還指出,穆勒得到共和民主兩黨的強有力的支持。這一點在提名穆勒的司法部副部長羅德·羅森斯坦在國會的兩天彙報中可見一斑。

他說:“穆勒誠實正值,名聲極佳,他獨立於白宮,實際上將領導那個獨立王國很長時間。“

羅森斯坦星期五向眾議院成員做了匯報。來自加利福尼亞州的共和黨籍眾議員達羅·伊薩說,他有信心認為,穆勒將會有必要的許可權範圍追查涉俄調查中的任何線索。來自馬里蘭州的民主黨籍眾議員伊利亞·卡明斯說,穆勒是個坦蕩的人,不會“任人擺佈”。

羅森斯坦星期四在參議院做了匯報。聽取匯報的包括南卡州共和黨籍國會參議員琳賽·格雷厄姆。格雷厄姆如今發現調查的重點出現了轉變。他說:“之前這是反間諜調查。而如今在我看來,這被視為是刑事調查。”

獵巫

川普用“獵巫”( witch hunt)一詞來形容涉俄調查。這個詞源自近代歐洲和北美殖民地早期基督教會追查和迫害被視為邪教徒的“巫婆”,如今借指用捕風捉影的方式追查和騷擾政治對手。本星期,川普在白宮對記者說,他仍然認為涉俄調查是“獵巫”,並再次否認他的總統競選班子跟俄羅斯有過勾結。

川普總統還明確表示,他希望重新聚焦國內事務,並兌現他去年做出的競選承諾。川普說:“我不願意看到任何分裂國家的事情。人們想做什麼,我都沒問題,但是我們必須回到正軌,好好治理國家。”

即使一些共和黨人也對川普“獵巫”的說法表示不滿。

來自佛州的國會參議員馬可·魯比奧說:“總統有權發表自己的意見,但我們是法治國家,不是人治國家。”魯比奧在去年共和黨總統初選期間是川普的手下敗將之一。

議程受阻

最近幾個星期,涉俄調查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對川普和國會的共和黨盟友造成重大干擾。他們擔心,共和黨的議事日程有脫軌的危險。

華盛頓兩黨政策中心的約翰·福捷說:“我認為,他的基本盤還是有很多人在挺他,但他的民調數位已經開始下滑。”

他還說:“我認為一些國會共和黨議員基本上仍然站在他這邊,不過他們願意表態要求獲取更多資訊,展開更多調查。”

川普總統這次是上任後第一次出訪海外。電視攝像機將在國際舞臺記錄下川普的一舉一動,這對他來說將是一次考驗。

不過,川普即使在展開外交活動的同時,肯定還會密切關注華盛頓的風波,並且知道,在任何時候,風波隨時都會一次又一次的重新掀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