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退出TPP 中國是否該慶賀


美國總統川普1月26日星期四第一次乘坐空軍一號。

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修建美墨邊境“長城”,美國新總統唐納德川普在上任伊始便簽署多項行政命令,將其競選承諾逐一兌現。美國一些主流媒體和觀察人士認為,美國退出TPP有利於中國,為中國提升地區領導力提供契機。但是另一方面,川普政府在對華貿易問題上仍舊延續了此前的強硬立場。

*美國退出TPP,中國得利?*

美國新總統唐納德川普上任後立即宣佈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川普的這一舉措無異於親自為這項此前被國會擱置的自由貿易協議執行了“死刑”。

川普在競選期間就承諾,他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廢除TPP。

美國一些主流媒體和分析人士認為,川普新官上任的這第一把火是給中國的一份“大禮”。

華盛頓智庫外交關係協會的高級研究員愛德華奧爾登在一篇文章中說,中國本來會因TPP而被置於相對不利的境地,“面臨著遵照TPP規則還是眼看投資份額萎縮的艱難抉擇”。奧爾登說,川普退出TPP之舉“恰恰是單方面地”放棄了與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打貿易交道時的“最大一個籌碼”。

TPP除了是美國與日本、澳大利亞等11個亞太國家之間的一項高標準的自由貿易體系之外,還被認為是美國“重返亞太”戰略的支柱,旨在加強與亞太盟友的關係,制衡中國不斷增強的地區影響力。

福克斯商業的電視主持人陶諾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美國退出TPP,中國應該是求之不得。

他說:“唐納德川普反對TPP,中國應該會非常激動,因為TPP是美國與亞太國家合作,但其中不包括中國,它所構建的是一種制衡中國的政策。”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政治經濟學項目主任、亞洲經濟高級研究員馬修古德曼在星期三的一場活動上說,美國花費五年時間、投入眾多人力與資本談判達成TPP ,最後又退出,是對美國公信力的一個巨大打擊。他說,從政策和戰略層面上來看,美國沒有了參與地區事務的組織原則,即便美國之後通過其他途徑重塑類似的原則,“沒有了公信力,我不確定還會有多少響應者”。

*中國扛起全球化大旗?*

在此之前,已有分析人士和貿易專家擔憂,如果美國退出自己主導的TPP,將把亞太地區的領導地位拱手讓給中國。

外界普遍認為,TPP的瓦解將讓中國有機會加快推進其主導的另一個亞太貿易倡議- 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這一協定的參與國包括東盟十國、中國、日本、印度、南韓、澳大利亞和新西蘭,不包括美國,但是其中的多個國家也是TPP的簽署國。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雖然RCEP的門檻標準較低,在環保和對待國有企業方面的許多規則都不及TPP嚴格和全面,但是TPP的失敗讓中國有機會填補美國缺位後產生的真空,主導地區貿易規則的制定。

在川普宣佈退出TPP後,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表示,不排除拉中國入夥重組TPP的可能性。

就在川普就職的幾天前,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達沃斯全球經濟論壇上以捍衛全球化的姿態出現。他在演講中呼籲各國政府拒絕貿易保護主義,並表示“北京願意在國際舞台上發揮更大作用。”

在川普簽署美國退出TPP行政令的當天,中國外交部國際經濟司司長張軍說:“中國無意領導世界,但如果其他國家想後退,中國將不得不承擔這一角色。”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本星期表示,中國願與各方一起繼續“繼續致力於推進亞太地區經濟一體化進程,推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談判和亞太自由貿易區建設”。

不過,並不是所有人都看好中國所謂的“不得不承擔”的角色。外交關係協會亞洲項目主任、中國問題專家易名就指出:“無論華盛頓選擇哪條道路,把中國吹捧為全球化旗手將是個錯誤”。

她認為,中國一方面並未展現出處理全球性問題的能力,另一方面則是做的是與全球化不符的事情,比如限制信息的自由流動。

*川普以雙邊替多邊,美國利益優先*

但是,退出TPP只是川普經濟貿易政策的一部分,也是他試圖重塑與亞洲貿易關係的第一步。

川普表示,他並不是不要貿易,而是要以雙邊貿易協議代替多邊協議,確保美國在貿易中獲得利益。

他說:“ 我們要進行貿易,但是要一對一,如果有人不遵守規則我們就發出終止通知書,30天內他們要改正,否則我們就退出。”

白宮發言人斯派塞在星期一的例行記者會上說,美國與TPP大部分國家都有雙邊協議,今後要加強已有協議並且談判簽署新的協議。他表示,雙邊協議可以讓美國在受到不公平對待時進退自如,更好地實現美國的利益優先。

*追求貿易對等*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中國項目副主任甘思德在星期三的討論會上說:“我認為,川普政府在貿易問題上的底線原則可能是追求對等。”

他說,這和自由貿易所主張的壁壘愈少愈好、大家實現共贏的觀點是不同的。

白宮發言人斯派塞就指出了美中兩國之間的關係不對等。他表示,中國很多企業可以輕易進入美國銷售商品和服務,但是中國在許多領域都沒有對美國的企業開放。

川普曾表示,將會對來自中國的商品徵收45%的懲罰性關稅,並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他是否會如其他競選承諾一樣,說到做到,目前尚不清楚。

但是,一些分析人士指出,圍繞美國利益優先的這個關鍵承諾,川普尋求扭轉對華貿易逆差、注重製造業回流將是主要的政策方向。

川普的貿易官員們的立場也與他的極為一致。他提名的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在上週參議院確認聽證會上說:“我們的關稅很低,中國的關稅很高,這有點不可思議。”

這些貿易官員威脅說,會對中國出口到美國的商品徵收高關稅,從那些受到大量補貼的鋼鐵和鋁製品開始。他們認為,如果中國商品要享受進入美國市場的便利,中國也需要進一步開放市場。

*美中貿易戰一觸即發?*

《紐約時報》說,這些官員似乎準備好冒險打一場貿易戰。

中國美國商會上星期的一份報告說,中國也做好了報復的準備,以應川普政府可能採取的限制中國商品進口的措施。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甘思德認為,美中兩國在2017年極有可能陷入以牙還牙的貿易報復衝突之中,其中的一個原因是雙方都不願最先讓步。
他說,川普政府的考量是,中國經濟面臨下行壓力,債務水平居高不下,中國會更依賴美國而不是美國依賴中國,而且中共十九大即將召開,中國要確保政治穩定,肯定不希望美中關係出現問題,這對美國來說是一個戰略優勢;中國政府的考量則是,中國經濟更具有韌性,美國有強大的遊說團體能夠左右貿易政策,川普只是想達成協議,而且十九大要來了,中國更不能示弱。

一個巴掌拍不響,戰爭之舞也需要有兩名舞者。甘思德說:“我認為雙方都已來到了舞池,擦亮了皮鞋,躍躍欲試。”

中國警告說,貿易戰的結果是兩敗俱傷。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被問及北京是否擔憂川普在退出TPP後會兌現其他承諾時說:“打貿易戰、搞對抗沒有贏家,只能是兩敗俱傷,並殃及各方。”她說,兩國應當共同合作,妥善處理經貿摩擦,維護兩國經貿關係健康發展。

甘思德說,川普政府的想法可能是,他們並沒有發起貿易戰,而只是參與到了一場中國很久以前就已發起的貿易戰當中而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