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上訴法院裁決特朗普推特賬戶不得拉黑批評者 凸顯更大問題


一個電腦屏幕上顯示的特朗普總統的推特賬號。(2019年6月27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20 0:00


美國一家法院裁定,特朗普總統在推特上封殺批評者是違憲的,這再次引發了對那些在自己禁社交媒體賬戶拉黑批評者的政界人士的批評。

紐約的聯邦第二巡迴上訴法院三名法官週二一致裁定,由於特朗普的推特賬戶屬於“公共論壇”,他不能拉黑那些不同意他的用戶。

從他執政的早期開始,特朗普就利用推特即時制定政策,抨擊批評者,並就幾乎每一個主題發表意見。對許多人而言,他的推特頁面已經成為他總統職務的“臉面”。

法官巴林頓·帕克在裁決書中寫道:“第一修正案不允許一名出於各種官方目的而利用社交媒體賬戶的公職官員因為有人表達了該官員所不同意的觀點而將其排除出原本是公開的網上對話。”

雖然帕克強調這項裁決不能延伸到所有由公職人員操作的社交媒體賬戶,但第一修正案的支持者表示,這一決定仍然可以作為對某些政界人士的教訓,這些政界人士在“私人”社交媒體賬戶屏蔽批評者,而這些賬戶通常也是他們同公眾的溝通平台。現在至少還有六起針對從縣官到州長的美國政界人士的訴訟,他們謀求在社交媒體上讓那些批評他們的人消聲。

官員要承受選民批評

哥倫比亞大學奈特第一修正案研究所代表七名2017年因發表負面評論而被封的人提起了訴訟。這個研究所的律師德賽爾說:“我們希望,由於這一決定,公職人員會注意並承認他們需要承受其選民的批評。”

美國公民自由聯盟的律師班達里曾向公職人員提起過類似的訴訟,他表示這項裁決應該提醒政界人士:“在官方社交媒體賬戶中屏蔽批評者是違憲的”。

“社交媒體是新的市政廳, 一旦官方向公眾開放,他們就不能有選擇地排除那些和他們觀點不同的人,”班達里說。

私人賬戶還是公共論壇?

特朗普在推特上擁有近6200萬粉絲。他的推文被廣泛傳播,有時甚至傳播幾十萬次,在這個免費的,無拘束的平台上既得到了深刻的讚揚,又得到了嚴厲的批評。儘管特朗普的推特頁面具有隨心所欲、率性而為的性質,但他的社交媒體總監丹·斯卡維諾(Dan Scavino)幫助他運營賬戶,該帳戶在近幾年已拉黑數十名粉絲。

白宮社交媒體總監丹·斯卡維諾(左)和白宮辦公廳主任走過白宮南草坪(2019年6月30日)
白宮社交媒體總監丹·斯卡維諾(左)和白宮辦公廳主任走過白宮南草坪(2019年6月30日)

上述訴訟案集中在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是否適用於特朗普的推特賬戶問題上。

代表特朗普的政府律師在法庭上辯稱,不適用,因為特朗普的賬戶是“私人的”,他將其專門用作“自己表達的工具”。

但原告律師辯稱,該帳戶實際上是一個“公共論壇”,特朗普屏蔽了那七個關注者,從而侵犯了他們根據第一修正案所擁有的權利。

地區法院在2018年5月的裁決和上訴法院最近的裁決,都同意原告的意見。在地區法院裁決後,所有七名原告都被特朗普的推特帳戶悄悄地解鎖。此外,奈特第一修正案研究所要求解除特朗普對20至30名關注者的封鎖。德賽爾說,其中大部分也被解鎖了。

議員的官方賬戶能否拉黑持不同政見者?

特朗普並不是唯一因拉黑社交媒體批評者而被起訴的政界人士。美國公民自由聯盟正在起訴肯塔基州、緬因州、馬里蘭州和維吉尼亞州的官員,他們代表那些在社交媒體上遭到封鎖的選民。此外,它還向內布拉斯加州和紐約州的政界人士發送信件,要求他們解鎖用戶,否則就面臨訴訟。

今年4月,紐約公民自由聯盟致函共和黨眾議員和特朗普盟友彼得·金,要求他在臉書上“解鎖”數十名選民。

彼得·金曾辯稱,他有權讓某些人離開“國會議員彼得·金”的臉書頁面,因為這是一個競選帳戶,而不是用於他的國會工作。但公民自由聯盟反駁說,“他的臉書頁面被他的職務所包裹,他將其用作治理工具。”

作為回應,這位議員於5月創建了一個新的官方臉書頁面,該頁面不會基於用戶的觀點而封鎖他們,同時繼續將其原始賬戶用於競選目的。

紐約公民自由聯盟的律師翟麥爾表示:“我們很高興這位國會議員同意推出一個新的臉書賬戶作為他的官方賬戶,他不會在那里拉黑用戶”,“國會議員的官方賬戶不能僅僅因為有些人不同意他們的意見而封鎖他們。“

司法部上訴?

美國司法部表示,它對上訴法院的判決感到“失望”,並“正在探索可能的後續步驟”。

司法部發言人凱利拉科說 “正如我們所說,特朗普總統決定在他的個人推特賬號上阻止某些用戶並不違反第一修正案”。

保守派智庫傳統基金會的法律事務研究員漢斯·馮·斯帕科夫斯基說,上訴法院“犯了一個非常基本的法律錯誤和一個基本的事實錯誤”,司法部應該對該決定提出上訴。

斯帕科夫斯基說:“第一修正案僅適用於公園那樣的公共論壇”,“但推特不是公共論壇,推特是一家私人公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