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澳總理訪日重謀同盟日澳確認印太戰略合作


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左)在日本首相官邸與安倍首相握手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12 0:00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週四(1月18日)傍晚與訪日一天的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在東京的首相官邸正式會談是通過安倍召集直屬首相官邸的國家安全保障會議(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的例外形式舉行。

雙方討論了南北韓對話中,北韓繼續推進開發導彈與核武器的問題;討論了中國加強海洋行動中;日美澳印緊密合作“自由與開放的印太戰略”問題,確認今年內日本航空自衛隊與澳大利亞空軍首次聯合軍演,盡快舉行日澳外交與國防(二加二)部長協議,爭取早日締結日本自衛隊與澳大利亞軍隊互訪協定(Visiting Forces Agreement),暢順聯合運用和訓練等相關協議;發揮推進包括日澳在內達成了基本協議的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的主導作用等。

會談後雙方召開記者會發表聯合新聞公報,安倍在記者會上說:“澳大利亞是(日本)普遍價值和戰略利益共有的特別戰略夥伴,雙方深入交換了北韓問題的意見,一致認識必須促使(北韓)改變政策。“特恩布爾也表示了應對北韓施加最大壓力的看法。

兩首腦記者會上都沒直接提中國,只指出東中國海,南中國海的不安定局勢,安倍說:“日澳安保防衛合作進展可直接對印太戰略作出貢獻”。

特恩布爾週四上午還在安倍陪同下到訪日本防衛省並搭乘直升機往東京郊外的千葉縣習志野市陸上自衛隊基地,參觀部署在那裡的PAC-3(愛國者3)地對空迎擊導彈系統,引進的澳大利亞運輸防護車和觀摩陸上自衛隊特殊部隊,特殊作戰群訓練等。

日澳關係受傷

特恩布爾閃電式訪日活動和安倍迎接都相當高調,但日本主流傳媒對特恩布爾的到來顯得冷淡,除了官方電視台NHK,大部分主流傳媒沒預告特恩布爾訪日,週四晚甚至NHK晚間重點新聞時段也略去特恩布爾訪日活動的消息,週五沒一份大報社論議及日澳關係,與2016年11月印度總理莫迪訪日時的反應落差明顯。

相對較積極報導的“產經新聞”週四的標題“向日本靠攏的特恩布爾,政權阻滯,與中國翻臉,與美國關係惡化”似乎道破冷淡原因,內容也指責特恩布爾政權令日本至今記憶猶新的“潛艇傷”。2015年特恩布爾在黨內奪權後,不顧日本呼籲和美國勸阻,推翻前總理阿博特打算引進日本“蒼龍型”(蒼龍級)潛水艇的優勢,不僅令日本期待放寬武器出口限制後的首宗大型軍備出口貿易落空,更破壞了日澳軍事合作上不可欠缺的潛艇共有系統和交換軍事情報體制。

在特恩布爾2016年決定引進法國潛艇前,“澳洲人報”報導,美國敦促特恩布爾引進日本潛艇,列舉了日本潛艇具有對抗中國海洋活動的高性能,日澳軍備最具相互運用性,加快日美澳戰略合作,日本競標失敗會意味著中國外交勝利等理由。

“產經新聞”等日媒這次也不忘重提特恩布爾與中國商貿的經歷,以及特恩布爾家娶了個著名中共黨員學者的女兒作媳婦。

改換親中形象

特恩布爾的舉措令日美不快,也阻滯了阿博特政權致力推進的日美澳軍事合作體制,阿博特政權下日澳準備簽訂的一系列軍事協議被擱置,日本防衛省尤其不滿特恩布爾政權。

美國總統川普去年上任後,因為接受難民的問題與特恩布爾政權關係進一步惡化,令安倍推動印太戰略面臨更大難題,安倍與川普多次會談說明印太戰略構想時,再三遊說美澳改善關係,去年11月安倍在菲律賓出席東盟峰會期間,成功拉攏川普和特恩布爾實現了三國峰會。

特恩布爾與中國的關係去年急轉直下。去年12月特恩布爾用漢語宣稱“澳洲人民站起來了”來抗擊中國干預澳大利亞政治的謀略,令中國強烈反彈。觀察中國問題的日本“每日新聞”客席編輯委員金子秀敏說,與中國商貿來往了25年的特恩布爾終於對中國的金錢攻勢忍不下去他說:“中國不但是澳大利亞最大貿易夥伴,而且近年澳大利亞對中國移民政策寬大年,2016年年澳大利亞2440萬人口中,中國人佔約5%,達到121萬人,漢語是僅次於英語的澳大利亞常用語言,引起澳大利亞輿論警惕“。

金子指出,去年澳大利亞大選期間,傳媒揭發朝野政黨都有議員接受已加入澳籍的“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的中國人會長捐款,引起輿論嘩然,接受捐款的一名曾支持中國南中國海行動的在野黨議員認錯辭職,特恩布爾也為此收緊“反間諜法”,中國政府一邊否認涉案,一邊與特恩布爾關係惡化。金子認為,極具親中形象的特恩布爾收緊“反間諜法”反映了他認識到澳大利亞安全上必須限制中國間諜的猖獗活動。

安倍有苦難言

對於安倍週四用儀仗隊歡迎特恩布爾並引導特恩布爾參加日本最高機密機構的國家安全保障會議,支持安倍政權的“讀賣新聞”週五報導中說,安倍既要謀求準同盟澳大利亞合作實現多邊防衛來針對北韓,也面臨著他推動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會影響改善日中關係的可能性,所以在最終的“聯合聲明”中,“抑制地表達東中國海,南中國海問題,是顧慮了中國“。

“產經新聞”報導中說,儘管日本歡迎特恩布爾回頭,日澳關係通過特恩布爾訪日迅速加深,但澳大利亞與中國的距離難說,而且政權也不安定,是今後日澳關係的難題“產經新聞”也指出,“今後中國勢必還會加強對澳大利亞貿易攻勢,而日本對在地區安全問題上有共鳴,贊成印太戰略的澳大利亞,仍希望拉攏這個在親中,反華之間搖擺的民主陣營一員“。

“日本經濟新聞”週五則說:“特恩布爾重返日本,背景是朝鮮半島局勢緊張下,日澳對中國在南中國海,印度洋的活動持有共同的憂慮,而且日澳都看出川普政權不打算積極發揮領導國際社會,彼此急忙加強“準同盟”關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