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俄羅斯恐將烏克蘭“斷網” 馬斯克的“星鏈”解燃眉之急


衛星互聯網服務星鏈(Starlink)的商標,配圖背景為烏克蘭國旗。

在俄軍炮火和網絡襲擊的重重威脅下,烏克蘭面臨隨時可能“斷網”的危險。特斯拉首席執行官馬斯克(Elon Musk)多次向烏克蘭送出衛星互聯網服務星鏈(Starlink)設備,包括美軍將領、專家和烏克蘭使用者都表示,不受地面基站約束的星鍊或許可以在最危難的時刻解決烏克蘭民眾的上網需求。

俄羅斯恐將烏克蘭“斷網” 馬斯克的“星鏈”解燃眉之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30 0:00

烏克蘭工程師:星鏈比傳統家庭互聯網速度還快

目前仍留守在烏克蘭首都基輔的軟件和通訊技術工程師奧列格·庫特科夫(Oleg Kutkov)是在烏克蘭率先使用星鏈服務的先行者。3月7日,他在基輔的家中接受美國之音的視頻採訪時說,星鏈設備使用起來十分容易,網速也很快。

庫特科夫在通過視頻展示星鏈設備時說:“其實使用起來很容易……有兩個部分……這個是室外組件,你只要把它放在室外的某個地方,朝向天空。在室內,你有這個東西,就像路由器。”

他說:“你只要把設備放在外面,打開電源,等幾分鐘,就可以上網,不需要任何額外的調試。”

庫特科夫此前在社交媒體上分享的星鍊網絡測速視頻顯示,當地的星鏈互聯網下行速率超過每秒200Mb。這部視頻獲得了260多萬的觀看次數。庫特科夫說,他的星鏈設備是幾個月前從eBay上購買的。他說,他在推特上分享使用體驗是為了證實星鏈在烏克蘭是可以使用的。

“網絡連接的質量甚至比我自己家裡的互聯網還要好,比家裡的網絡快兩倍。” 庫特科夫說。

美國太空司令部司令詹姆斯·迪金森將軍(Gen. James Dickinson) 3月8日在參議院聽證會上表示,SpaceX對飽受戰火蹂躪的烏克蘭提供互聯網服務的能力,讓太空司令部都“刮目相看”(impressed)。

迪金森將軍說,“我們看到馬斯克和星鏈確實向我們展示了超大衛星群或擴散型太空架構可以提供的'冗餘度'(注:為保障系統在非正常情況下能繼續運行的額外的量)和能力(redundancy and capability)。”

烏副總理求援馬斯克“有求必應”

在烏克蘭副總理、數字化轉型部部長費奧多羅夫(Mykhailo Fedorov)通過社交媒體向身兼商業太空科技公司SpaceX首席執行官職務的特斯拉CEO伊隆·馬斯克公開求援後,馬斯克立刻證實星鏈在烏克蘭可以使用,並且表示將發送更多星鏈設備,增援烏克蘭。

費奧多羅夫2月26日在推特上對馬斯克說:“我們請求你向烏克蘭提供星鏈基站,呼籲有理智的俄羅斯人站出來。”

馬斯克在費奧多羅夫發出推文後的當天立即回复說:“星鏈服務現已在烏克蘭活動運作。更多的終端設備正在抵達。”

兩天後,費奧多羅夫在推特上發布了一批星鏈終端抵達烏克蘭的照片,並向馬斯克表示感謝。

3月9日,費奧多羅夫再次發文展示第二批星鏈設備抵烏的圖片,並稱讚馬斯克信守諾言。

烏克蘭網絡連接岌岌可危星鏈至關重要

俄羅斯通過海陸空襲擊烏克蘭和對該國部分城市的侵占影響了那裡的互聯網連接。外界期待星鏈設備的發放可以部分解決烏克蘭許多機構和民眾的網絡中斷問題。

英國國防部3月7日說,俄羅斯可能將目標對準烏克蘭的通信基礎設施,以減少烏克蘭人獲取可靠消息來源的渠道。英國國防部在推特上說:“烏克蘭的互聯網接入也極有可能因俄羅斯對基礎設施的打擊而受到干擾。”

總部設在英國倫敦的網絡監測組織NetBlocks 3月9日說,烏克蘭南部受俄羅斯控制的赫爾松州的網絡連接出現大規模的中斷,此前,該地區出現針對俄軍佔領者的大規模抗議,400多人被捕。

烏克蘭東南部的馬里烏波爾自3月初以來,常規的網絡連接幾近癱瘓。NetBlocks監測顯示,目前該市的網絡連接率不到平時的十分之一。

NetBlocks此前說,俄羅斯2月24日對烏克蘭發動襲擊後,烏克蘭的最主要的網絡服務提供商GigaTrans的連接度一度降低到平時水平的20%以下。

許多人將在關鍵時刻維持烏克蘭網絡連接的希望寄託在了馬斯克的星鍊網絡。這一網絡項目以數万顆近地軌道的小型衛星形成的超大衛星群,為全球提供高速的網絡服務,擺脫地面基站的束縛。

基輔的工程師庫特科夫說:“自從我在網上發布了測試結果後,我從全國各地收到很多人的信息,許多不同的公司、公民甚至是軍方人員都來問我從哪裡獲得的設備終端、要怎麼才能拿到一台,收費多少,等等。我能看出,人們真的很需要這個東西。”

烏克蘭方面如何分配星鏈設備也引人關注。庫特科夫說,因為安全原因,不能分享太多具體信息,“但我知道他們(烏克蘭政府)正在將這些設備終端在政府、軍事單位、基礎設施、發電廠等部門中發放。”

他說:“烏克蘭是一個高度數字化的國家,我們所有事情都在網上進行。我們的政府使用社交媒體渠道、YouTube視頻等方式與公民溝通,我們從網上從他們獲得信息,而不是通過電視或廣播,而是網絡。所以,(星鏈)很重要。”

西方科技公司挺烏克蘭制裁俄羅斯

除了SpaceX公司的星鏈互聯網外,許多國際科技公司在戰爭發生後以不同方式幫助烏克蘭人民應對生活困境。

T-Mobile、威瑞森(Verizon)等電信商減免了打往烏克蘭的國際長途電話費。特斯拉允許任何電動車使用烏克蘭與匈牙利與波蘭邊境的充電樁。

民宿短租平台愛彼迎(AirBnb)在俄羅斯及入侵烏克蘭不久後致函波蘭、德國、匈牙利、羅馬尼亞等歐洲國家領導人,表示願意協助烏克蘭難民的安置工作。

此外,許多外國民眾在愛彼迎平台以“只訂不住”的方式向烏克蘭境內的房東捐款。據CNET等媒體報導,僅在3月2日和3日兩天,愛彼迎收到了6萬1千名用戶的虛擬訂房請求,為烏克蘭民眾間接捐款2百萬美元。

為保護烏克蘭人在逃離家園時免遭俄軍襲擊,谷歌和蘋果公司都暫停提供地圖服務中重點出逃路段的交通信息。

在支持烏克蘭民眾的同時,更多的西方科技公司正以各種手段“懲罰”和“制裁”俄羅斯。

在社交媒體方面,谷歌和臉書(Facebook)母公司Meta禁止俄羅斯國營媒體在其平台上銷售廣告,同時表示與歐洲政府合作打擊親克里姆林宮的假信息傳播。推特表示,將給所有包含俄羅斯官媒鏈接的推文加註警示標籤。

耶魯大學管理學院的研究團隊整理的一份制裁俄羅斯的國際實體清單顯示,已經宣布部分或全部退出俄羅斯市場的國際企業和協會組織數量已經超過300家。

經濟學者、美國猶他州立大學增長與機遇研究中心(CGO)高級研究員伊萊·杜拉多(Eli Dourado)對美國之音說,西方集體支持烏克蘭的原因,“是因為俄羅斯的行動讓世界上的許多地區感到震驚,坦白說,甚至是憎厭”。

他說:“這場衝突的情況讓很多人感到這幾乎是純粹的正義和邪惡的對決。”

加拿大創新未來中心(Center for Innovating the Future)聯合創辦人、地緣政治未來學者阿比舒爾·普拉卡什(Abishur Prakash)說,就連美中之間的緊張關係也沒有激發這種“企業行動主義”。

《世界是垂直的》(The World Is Vertical)一書作者普拉卡什通過電子郵件對美國之音說:“西方公司,尤其是科技公司,之所以願意選邊站,其中一個原因是全球格局已經永久性地發生了變化。西方正試圖與俄羅斯永久脫鉤,而西方科技公司也不僅僅是順從而已。科技公司的董事們已經默認俄羅斯已成'禁區'。 ”

經濟學者杜拉多指出,西方公司對俄羅斯的懲罰,主要目的是為了向總統普京施壓。他說:“這種對俄羅斯經濟的抵制背後如果有某種道理的話,那就是要通過剝奪現代生活的所有舒適,例如iPhone、網絡服務等,在俄羅斯民眾中造成足夠的動盪……讓普京開始擔心他對權力的掌控。”

俄羅斯炮火下西方公司援烏力量可能有限

分析認為,俄羅斯的砲火和普京一意孤行的嚴酷打擊之下,類似於星鏈這樣的外國科技援助對烏克蘭的抵抗力量可能只有微弱的提升。另外,星鏈技術的特殊性可能讓在烏克蘭境內用戶成為俄軍突襲的目標。

馬斯克警告說,在烏克蘭的部分地區,星鍊是“唯一還在運行的非俄羅斯的通訊系統”。他在推特上說:“成為目標的可能性很高。請小心使用。”

基輔工程師庫特科夫說,使用星鏈的安全風險的確存在。他說:“我會額外小心,我會只在緊急情況下使用它。因為星鏈的終端設備在工作時很熱,所以有可能成為導彈攻擊的目標。”

“我所在的地區我認為還是比較安全的,因為我附近沒有戰鬥。現在還沒有火箭彈。我是安全的,但其他人可能處於危險之中,讓我們在真正有需要的時候才使用它。”他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