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到底誰違反了外交禮儀?美中阿拉斯加會談真相


美國國務卿安布林肯(左)和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右)3月18日在結束與中國代表的會談後與媒體見面。

美中高層在阿拉斯加第一天對話的唇槍舌劍和濃濃的火藥味令世界側目。會後,雙方的交鋒還在繼續。中國指責美國不顧外交禮儀,在開場白時“嚴重超時”,而美國則指責中國官員“譁眾取寵”,故意製造“戲劇效果”。那麼,美中在阿拉斯加的首次會談到底發生了什麼?

究竟誰“嚴重超時”?誰在違反外交禮儀?

關於3月18日的會談,中國官媒稱美國代表在先致開場白時“嚴重超時,違反外交禮儀”。與此同時,中方的會談代表,楊潔篪在現場回應的短視頻也在中國的社交媒體上瘋傳。中國網友們為楊潔篪所展示的中國“底氣”,和他的“有理有據”瘋狂點贊。

然而,事實果真如此嗎?根據現場的視頻,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的開場白時長2分27秒,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的講話2分17秒,而中國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共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楊潔篪的講話時間是16分14 秒,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的講話是4分零9秒。

3月19日,在中國外交部的例行記者會上,在被問到中國說美方嚴重超時的根據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並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要求記者查詢中國代表團官員就中美高層對話進行的背景吹風會。

他還強調,美方不遵守事先有關發言時間的約定,挑釁在先,挑起爭端。

根據中國官方的新華社有關這次對話背景吹風會的報導,中國官員並沒有給出為什麼中國認為美國“嚴重超時”的根據和理由。趙立堅基本在重複中國在吹風會上的說法。

新華社的報導援引中方官員的話說:“中方帶著誠意應邀來到安克雷奇同美方進行戰略對話,並做好按雙方事先商定的程序和安排開展對話的準備。但美方在先致開場白時嚴重超時,並對中國內外政策無理攻擊指責,挑起爭端。這不是待客之道,也不符合外交禮儀。” 吹風會上,中方官員還特別指出,“中方對此作出了嚴正回應。 ”

但另一方面,美國官員也指責中國代表違反了“外交禮儀”。

路透社援引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美國官員的話說,會談之前雙方同意四名官員每人作兩分鐘的簡短髮言。這名官員說:“中國代表團……看起來,他們來是為了作秀,重在戲劇化表現而非實質性會談。他們迅速違反外交禮儀就很能說明這一點。”

按照外交慣例,在這樣的高層會晤中,雙方通常會在記者面前分別做幾分鐘的立場陳述,然後,在記者離開後,雙方激烈交鋒也是有可能的。但是,像這次這樣,雙方官員直接在媒體的鎂光燈下唇槍舌劍、你來我往確屬罕見,而且這個過程持續了差不多一個小時。

星期五,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波特(Jalina Porter)在新聞發布會上也表示,中國代表的表現“戲劇化”。她認為中國代表的表現可能是給中國觀眾看的。

她說:“我們知道,有時這些外交陳述可能被誇大,甚至可能是針對國內聽眾。” 不過,她又說,“我們並沒有讓另一方的表演阻止我們去做我們打算在阿拉斯加做的事情。那就是,表達出我們的原則和期望,並儘早與中國進行必須的艱難對話。”

美國害怕輿論對自己不利,趕記者走?

在中國媒體的報導中,美國在這次對話中充滿了“小心機”。比如,在美方對楊潔篪和王毅的話做完回應後,不等楊和王作出回應,就往外趕記者。中國《觀察者網》的報導說,“輪到中方發言就趕記者走,'美式雙標'在安克雷奇上演。”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副所長蘇曉暉在接受深圳衛視採訪時則解讀說: “中國開場白後,美方在發現自己在輿論上並不佔優勢後,就急著讓記者離場,這種明顯不符合外交禮儀的不合理的方式,原本是想掌握輿論上的優勢,卻反而暴露了自己的心虛。”

事實是,美聯社拍攝的視頻顯示,在楊潔篪、王毅講完話後,現場記者被要求離開,布林肯要求他們“等一下”,因為他認為楊潔篪的講話超時,他需要補充發言。

布林肯說:“楊主任,王國委,鑑於你們超時的講話,請允許我在進行下一步工作之前,再說幾句。 我想,沙利文先生也想說幾句。”

後來,布林肯和沙利文分別做了補充發言。根據美聯社的視頻,兩人發言後, 記者們再次被要求離開。美聯社的視頻到此結束。

但是,根據美國公共廣播電視公司記者外交事務及防務記者尼克·施福林(Nick Schifrin)在推特上發布的消息,楊潔篪隨後批評美國以“居高臨下”的語調發言,並稱要求記者們離場證明美國不支持民主。

另外,楊潔篪還稱這不公平。他說,按外交禮儀,在美方第二輪發言後,中方也應進行補充發言,但美方拒絕,並讓記者團離場,因此,中方認為不公平。

另有在現場美國記者描述,會談因為中方的超時、不遵守規定,讓美方不滿,為公平起見也要求同等的“發言時間”,之所以不讓中方補充發言,是因為如果繼續補充,中方又超時,這又是另一種“不公平”。

不過,根據美國國務院對美中對話的文字記錄,楊潔篪後面還說了一番話,包括“ 我們把你們想得太好了,我認為你們會遵守基本的外交禮節” ,“美國沒有資格居高臨下同中國說話”,“你們沒有資格在中國面前說,你們從實力的立場同中國談話”,以及“難道我們吃洋人的苦頭還少嗎?”王毅也在現場告訴美國,“美國的這個老毛病要改一改了!”

所有這些,很多媒體認為都不太適合在外交場合說的話。

美方到底說了哪些話讓中國不開心?

中國說美國在開場白中嚴重挑起了事端,美國到底說了哪些話?

布林肯說,美方將在此次會談中討論引發深切關注的中國的行為,“包括在新疆、香港和台灣的行為、對美國的網絡攻擊,對我們盟友的經濟脅迫。”

他強調,涉及新疆、香港、台灣的事務不只是中國的內政。他說:“所有這些行為都威脅了維護世界秩序的國際規則,因此它們不是內部事務,我們認為有責任今天在此提出來。”

美國總統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表示,這些擔憂不僅是美國的,也來自美國的盟友和合作夥伴以及更廣泛的國際社會。他說,美方不尋求衝突,但是歡迎激烈競爭,而且“將永遠為了我們的原則、我們的人民和我們的朋友挺身而出。”

在補充發言時,布林肯說道,在他與世界近一百位官員的通話和訪問日韓的過程中,與他從楊潔篪那裡聽到的非常不同。他對中方說:“我聽到的是對美國回來了、我們與我們的盟友和夥伴重新接觸的深度滿意。我還聽到對你們的政府正在採取的一些行動的深度關注。”

他還警告說,拜登總統還是副總統時訪問中國,與當時還是副主席的習近平提到過,“賭美國輸從來都不是一個好賭注。在今天也是如此。”

沙利文則說,“一個自信的國家能夠認真審視自己的缺點並且時刻尋求改進”,這也是美國的秘訣。

布林肯星期五告訴記者,美中在上述一系列問題上存在分歧。聽到中國的防禦性的回答自然也不吃驚。儘管會談正如外界普遍預期的那樣沒有取得任何突破,但布林肯說,美方達到了舉行這次會議的目的。

美國人認為中國不尊重拜登政府及其團隊

路透社援引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資深共和黨議員邁克·麥考爾(Mike McCaul )的話說,通過這次交道,拜登政府應該認清正在與什麼人打交道。

他說:“他們的好戰和指責對拜登政府來說應該是一次警醒,讓他們清楚自己在與什麼人打交道。”

美國諮詢公司榮鼎集團中國事務和技術分析師司馬喬丹(Jordan Schneider)在推特上說:“中國官員瘋了,在與特朗普政府接觸時,他們大氣不出。但是,在與拜登政府官員的第一次交往中,你會認為他們想給對方留一個良好的第一印象,結果,他們決定就像戰狼一樣,要給習近平留下深刻印象。”

電子報《外國人看中國》(Sinocism)的創辦人利明璋(Bill Bishop)在這個推文上回复說,“他們展示了他們並不尊重拜登和他的團隊,認為他們很弱。”

分析人士指出,阿拉斯加交鋒後,美國對華政策將會持續強硬。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