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氣候變化:美中合作的起點還是北京施壓華盛頓的工具?


2016年時任國務卿的克里在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上與中國官員討論氣候變化問題。(美聯社)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49 0:00

聯合國安理會本星期召開視頻會議,討論氣候變化與世界和平問題。分析人士稱,此次會議將是對華盛頓和北京關係的一次考驗。環保專家認為,美中兩國在氣候變化領域具有重大共同利益;但也應確保不要讓氣候合作成為北京向華盛頓施壓的工具。

聯合國安理會星期二(2月23日)召開會議,討論氣候變化對世界和平的影響。此次會議是由擔任安理會輪值主席的英國首相約翰遜召集的。此前幾天,華盛頓在美國總統拜登簽署行政命令之後,重新加入了巴黎氣候變化協議。

英國知名自然歷史學家戴維·阿滕伯勒爵士(Sir David Attenborough)在會議上警告說:“如果繼續沿著目前的道路走下去,我們將面臨一切保障我們安全資源的崩潰,包括糧食生產、淡水的獲得、宜居的環境溫度,以及海洋食物鍊等等。”

阿滕伯勒認為,如果自然界不再能夠滿足人類最基本的需求,那麼絕大部分其它文明也將迅速崩潰,世界便沒有安全可言。

安理會氣候會議是對美中關係的考驗

美國總統拜登不久前在談到華盛頓與北京關係時說,在符合美國利益的前提下,美國願意與中國展開合作。而氣候變化領域的合作,被廣泛認為是美中兩國未來幾年內修復雙邊關係的起點和契機。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某國駐聯合國大使在安理會氣候會議開幕前表示,此次會議將是對美中關係的一次考驗, 暗示氣候變化可能是美中兩個大國達成共識的為數不多的領域之一。

這位熟悉聯合國安理會議事程序的大使認為,國際社會應該密切關注北京和華盛頓各自的立場。因為通常情況下,北京和莫斯科會持氣候變化議題與安理會日程無關的立場。

夏竹麗(Judith Shapiro)是美利堅大學(American University)教授兼自然資源與可持續發展研究項目主任。她對美國之音表示,聯合國安理會氣候變化和世界和平會議,是美中兩國兌現對碳中和與穩定地球基礎設施等共同目標承諾的一個關鍵時刻。

“對美中兩國來說,氣候變化是一項巨大的安全風險。雖然一些觀察家建議,美中在這個問題上進行激烈、友好的競爭;但是如果兩國聯合起來,就可以更有效地執行相關政策,” 夏竹麗說。

分析認為,北京此次可能會對氣候變化持較為開放的態度。本月初,拜登總統任命的氣候變化特使約翰·克里(John Kerry)表示,預計不久將與他的中國同行、中國氣候變化特使解振華通話。

2014年美國和中國在氣候變化問題上達成合作協議,為促成2015年巴黎氣候協議簽署鋪平了道路。

美中在氣候和環境領域有共同利益

週所周知,美國和中國不僅是全球最大的兩個經濟體,而且也是全球溫室氣體排放的兩個大國。

過去的幾十年裡,由於中國經濟基本建設的快速增長和擴張,而且一直沒有能夠擺脫對煤炭的能源依賴;因此中國早在十多年前超過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溫室氣體排放國。

不久前,中國環保官員表示,中國政府正在製定2030年前二氧化碳排放達峰行動方案。許多氣候活動人士和批評人士說,中國政府的一承諾過於保守。

美利堅大學教授夏竹麗熟悉中國的環保狀況,是《中國走向綠色:陷入困境星球的強制環保主義》(China Goes Green: Coercive Environmentalism for a Troubled Planet)一書的共同作者。

夏竹麗認為,美中兩個溫室氣體排放大國,應該分享各自最佳做法和未來政策轉變的信息、避免重複;並確保旨在促進可持續性的各項經濟活動,不會陷入新貿易爭端的泥淖。

“為實現這一目標,華盛頓和北京應該考慮成立一個美中氣候變化問題高級工作組,”她說。

夏竹麗對美國之音說,從美國的角度來說,與中國在減緩氣候變化(包括其它環境挑戰)方面的共同利益,已經向中國發出了信號:“特朗普時代反复無常的咆哮和考慮不週的威脅已經結束,目前美國由一位更有經驗的領導人在掌舵”。

華盛頓對北京的合作熱情應有所警惕

過去四年來,北京與華盛頓在南中國海、台灣、新疆和人權問題上,一直關係持續緊張。但是,批評人士注意到,儘管北京在上述問題上繼續保持強硬態度;但是北京在發展新能源和新興技術方面,表達了與華盛頓的合作熱情。

中國最高級別外交官、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楊潔篪日前在《人民日報》發表文章說,中國將“擴大和深化與美國、歐洲、日本等各方,在新能源、新技術等各領域的務實合作”。

自美國總統拜登上任以來,北京官員多次呼籲與華盛頓展開對話,以修復受損的雙邊關係;並且強調美中聯手對抗全球變暖的前景。

有批評擔心,美國在氣候變化和新能源領域與北京合作時,應該警惕北京以此作為槓桿,在其它外交和地緣政治等更廣泛領域對華盛頓施壓。

美利堅大學教授夏竹麗對美國之音說,通常情況下,國際上的對手可以走到一起,共同解決環境問題,並且以此恢復關於更困難問題的對話。

夏竹麗同時指出,華盛頓與北京在氣候領域的合作的確會有一種風險:那就是北京可能會利用美國在氣候變化問題上的利益,以及中國在《巴黎氣候協議》下的承諾作為槓桿,對華盛頓在人權、新疆、貿易和香港等其它問題上施加影響。

“如果能把氣候變化問題在短期內與其它問題分開,這將符合美中兩國的最佳利益。這樣做的話,氣候變化這個至關重要的共同目標,就能使這個超級大國重新建立更正常的關係,”她說。

美國總統氣候變化特使克里早些時候曾重申,美國與中國在全球變暖方面的合作,並不表示華盛頓會忽視對北京其它領域的擔憂;華盛頓不會拿氣候問題與北京在人權和貿易等方面做交易。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