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蓬佩奧出任國務卿對中國意味著什麼?


2018年1月23日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蓬佩奧在美國華盛頓的美國企業公共政策研究所主辦的一個論壇上發表講話。

在美國總統川普突然解除國務卿蒂勒森的職務並提名中央情報局局長蓬佩奧接替後,這一重大人事變動對美國外交政策可能造成的影響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蓬佩奧出任國務卿將如何影響美中關係這個被認為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係的走向?對中國又意味著什麼呢?

蒂勒森在擔任國務卿的一年多時間裡因為主導大幅裁減國務院經費並讓大量的重要職務空缺而受到一些批評人所詬病,但是他也被看成是對川普總統在外交政策上不穩定本能的一種平衡。

前國會議員:蒂勒森是減震器,而蓬佩奧是傳動器

曾經在美國眾議院擔任過七屆民主黨眾議員的吳振偉(David Wu)認為,在這方面,蒂勒森和蓬佩奧是很不同的人。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表示:“我認為,蒂勒森國務卿在某些方面可以說是一個緩衝,一個減震器。不管體制遇到什麼震盪,他會減少這種震盪。繼續這個比喻的話,新國務卿蓬佩奧會是一個很直接的傳動器。不管路上有多大的顛簸,車裡面也會感受到同樣嚴重的顛簸。我認為他會更直接的實施川普總統的看法。”

川普總統在談到他決定讓蓬佩奧取代蒂勒森擔任國務卿時明確表示,除了與蓬佩奧很處得來以外,他與蓬佩奧的思路都在一個波長上,兩人考慮問題的方法非常類似,而他與蒂勒森在很多問題上都有不同的看法。

2010年8月17日,美國國會議員吳振偉在美國波特蘭市接受採訪。
2010年8月17日,美國國會議員吳振偉在美國波特蘭市接受採訪。

蓬佩奧外交經驗不足

前加州國會議員吳振偉認為,國務卿與川普總統是否合拍不是一個主要的問題,更重要的是他們是否具有處理國際事務的經驗,而這是蓬佩奧與蒂勒森之間很大的不同之處。

他說:“我認為,也許最大的因素在於,蒂勒森在擔任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總裁期間與全世界有很多交道。相比之下,大多數美國國會眾議員與外交政策方面的議題沒有什麼接觸,蓬佩奧的經歷符合這個傳統。所以,從幾乎沒有任何外交經驗到美國外交政策的執行者,他需要做出重大的過渡。”

一些觀察人士指出,作為中央情報局局長,蓬佩奧每天向川普總統作情報簡報,因此與川普有很多見面的機會。這些簡報會涉及各種國際議題,因此使川普有一種印象,認為蓬佩奧是能夠主管國務院的人選。

前克林頓外交政策顧問:給美中關係帶來不確定性

德國馬歇爾基金會的高級研究員蘿拉·羅森伯格(Laura Rosenberger)認為,國務卿的人事變更給美中關係帶來了不確定性。

她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如果我是中國人,我會問,‘我該給誰打電話呢?我聽誰的?誰說的話真正算數?’當我們談論像美中關係這樣複雜的關係時,對於中方對應的官員來說,要問這些是一件有問題的事情。”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晤(2017年3月19日)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晤(2017年3月19日)

影響美中在北韓問題上的溝通

這位擔任過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克林頓競選陣營的外交政策顧問還表示,蒂勒森在美國與北韓領導人將要舉行會晤的關鍵時刻被解職也會影響美中兩國在這個問題上的溝通。

她說:“我們知道,在川普與金正恩將要舉行峰會之際,很有必要與美國在亞洲的夥伴與盟友進行密集的磋商。理想的情況是,美國國務卿和助理國務卿主導美國與中國之間的溝通也將是非常重要的。

張克斯:對中國的態度會趨於強硬

還有分析人士認為,蓬佩奧出任國務卿對美中關係的影響還有待觀察,但在整體上,他對中國的態度趨於強硬。

華盛頓智庫國際戰略與研究中心著名的中國問題專家張克斯(Chris Johnson)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他沒有表達過很多有關中國的公開看法,但很清楚的是,他的看法總體上傾向於鷹派,在伊朗核協議和北韓等問題上都是,所以你可以假定,在中國的問題上,他的本能也是在這個大方向上。”

美國線上雜誌《外交官》的高級編輯潘達(Ankit Panda)認為,蓬佩奧在擔任中情局局長期間體現了把情報政治化的意願,而且非常看重政治原則以及他自己的政治前途。

這位分析人士指出,對於中國來說,蓬佩奧是一張難以預測的牌。他既說了習近平的好話,也說了不少對中國強硬的話。在中共19大召開之前,蓬佩奧說,習近平主席將在這次會議後處於主導地位,有很大的能量在全球做好事。但他也把中國視為美國最大的威脅。他在一次採訪中表示,從中期和長期來看,中國有能力給美國造成最大的對抗。潘達認為,在蓬佩奧身上,川普總統找到了一個推動他的多方面對華政策的人。

前美國在台協會主席卜睿哲(美國之音鍾辰芳拍攝)
前美國在台協會主席卜睿哲(美國之音鍾辰芳拍攝)

卜睿哲:在美中關係上的作用還有待觀察

布魯金斯協會東亞政策研究中心共同主任、前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兼常務董事卜睿哲(Richard Bush)指出,蓬佩奧在當國會議員時還是相當反對中國的,而他出任國務卿究竟在美中關係上能夠發揮多大的作用現在判斷還為時過早。

他對美國之音表示:“看起來,在美中關係這樣的重大問題上,川普總統是決策者,蒂勒森在其中也發揮了作用,但是與白宮相比,這個作用是次要的。蓬佩奧接任國務卿後,情況也許會不一樣。”

儘管蓬佩奧對川普總統的忠誠被認為將有助於提升國務院在整個川普政府中的地位,但是一些外交政策分析人士認為,這也會減少國務院應該對白宮發揮的制衡作用。

前奧巴馬顧問:不會提供多元化意見,從而影響決策

在奧巴馬政府出任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國、台灣和蒙古事務主任的何里安(Ryan Haas)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我對這個人事變動的一個主要擔憂是,蓬佩奧不會(像蒂勒森那樣)向總統提出很多元化的意見,以幫助總統在如何處理美中關係上做出決策。如果沒有那麼多不同的看法,就有決策的品質不會那麼好的風險。”

關注美國外交政策的分析人士,包括前國會議員吳振偉在內,都指出,不管是蒂勒森還是蓬佩奧擔任國務卿,美國國務院目前存在的挑戰,包括重要職務出缺的問題,都將會繼續一段時間,而這會損害美國外交政策的執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