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中需要構建新框架來指導雙邊關係?


美中需要構建新框架來指導雙邊關係?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41 0:00

經過40年的發展,美中關係已經成為世界上影響最為深遠的雙邊關係。但是這個關係正在經受考驗,面臨嚴重的信任危機和諸多緊迫的挑戰。美中之間現在是否需要構建一個新的框架來指導這個關係在今後的發展呢?

儘管美中關係在過去40年經歷了很多的起伏,但是在很多長期研究中美關係的學者與專家看來,目前的美中關係正處在一個歷史的十字路口。

弗里曼:美中關係目前的緊張很危險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關係學院外交政策研究所主任弗里曼(Carla Freeman)女士日前在卡特中心舉行的有關美中關係的研討會上對美中關係的現狀表達了她的擔憂。

她說:“美中關係正遭受嚴重的壓力,而且沒有明顯的使關係得到改善的台階,這使得這個關係的緊張變得尤其危險。”

崔天凱大使:需要新框架指導雙邊關係的發展

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在研討會上表示,在世界正在發生巨變的今天,兩國需要有一個新的框架來指導雙邊關係的發展。

他說:“中美兩國以及全世界人民正期待著我們為全人類的共同利益做得更多。有鑑於此,中美兩國進行合作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更為重要。因此雙方有必要為今後40年甚至更長時間的美中關係構建一個清晰的框架。”

崔天凱認為,這個新的框架就是習近平與特朗普總統在阿根廷會晤時達成的共識,即在協調、合作與穩定的基礎上發展美中關係。

擔任過美國負責東亞事務的代理助理國務卿的董雲裳(Susan Thornton)認為,中國今後在國際體系中的軌跡以及國際體系本身的前途在今天比以往要更為不確定,這種不確定引發了可能導致嚴重誤判的擔憂和緊張。

董雲裳:美中需要繼續遵循'負責任利益攸關者'的道路

不過,她認為,美國並不需要從根本上改變對華政策。

董雲裳1月18日在卡特中心舉行的有關美中關係的研討會上說:“人們說我們需要一個新的對華策略。我有一條新聞給你:沒有比繼續走佐利克2005年提出的'負責任利益攸關者'的議程更負責或是更現實的選擇了。在此刻,這一點對美中雙方都是適應的。”

董雲裳駁斥美國40年前向中國敞開大門是錯誤的說法

這是她去年7月卸任代理助理國務卿後首次在公開場合就美中關係發表演講。董雲裳在講話中特別駁斥了美國向中國敞開大門是一個錯誤的說法。

她說:“很明顯,(過去40年的美中外交)取得了巨大的成就,那些宣稱結果是負面的或是沒有結果的人要么是被誤導,要么是極不負責。”

這位前資深美國外交官認為,在歷史學家眼裡,美中建交的40年將是一個具有極大重要性、戰略創造力和敢於冒風險的時期。

方大為:應該繼續做一直在做的事情

在北京和華盛頓是否需要新的框架來處理美中關係的問題上,美國德克薩斯州大學奧斯汀分校中國公共政策中心的首任執行主任方大為(David Firestein)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提出了他的看法。

他說:“我不知道是否會有一個新的框架,因為我認為,新框架的說法意味著存在某種也許雙方都認同的深思熟慮的做法。在我看來,從根本上來說,我們必須做我們長時間以來一直在做的事情,即繼續克服困難的問題,試圖找到我們盡可能合作的途徑,在這方面做得更好,來真正解決兩國之間真實存在和正當的問題。”

柯白:構建新框架將是困難的

卡特中心中國項目的高級顧問柯白(Robert Kapp)在研討會期間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表示,構建美中關係的新框架將會是困難的。在他看來,鑑於目前的局面,眼下我們必需做的是試圖避免情況變得更糟糕。

他說:“在我看來,現在必需的是採取避免使關係進一步惡化的步驟的漸進行動。我要對習近平以及中國政府說的是,如果你知道你要採取的行動將會引發美方做出過激反應,那就不要做。這同樣適用於我們在華盛頓波多馬克河兩邊的朋友。”

這位前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會長對他在華盛頓的朋友建議說,如果你知道做某件事等於是把大拇指戳到中國人的眼睛裡,你就不要把你的大拇指戳到人家眼睛裡。先不要動。他說,你也不需要宣布你不會這麼做,只是不要這樣做就好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