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特朗普的中國留學生禁令褒貶不一


美國駐中國大使館簽證中心(2013年5月31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38 0:00

美國總統特朗普針對中國某些一流理工科院校畢業生的簽證禁令,引發美中科技與教育界的熱議。各方人士對白宮的這項政令和兩位國會參議員推出的《安全校園法案》褒貶不一。

特朗普總統5月29日發表文告說,美國將禁止與中國軍方有牽連的中國公民持學生和學者簽證,進入美國大學攻讀研究生或者從事博士後研究。

這份文告說:“中國利用多數是研究生和博士後研究人員的部分中國學生,以非傳統的方式獲取美國的知識產權。因此,在美進行本科以上學習或從事本科以上研究、過去或現在又與中國軍方有牽連的中國學生或研究人員,都很可能被中國政府利用或招募,這特別引人關切。”

媒體早些時候援引匿名美國官員的話報導說,所謂“與中國軍方有直接聯繫”的中國高校包括西北工業大學、哈爾濱工程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北京理工大學、南京理工大學和南京航空航天大學。這七所高校過去曾經長期隸屬國防和兵器工業部門,素有“國防七子”的說法。

特朗普政府認為,中國積極獲取美國敏感的科技與知識產權,部分目的是為了加強軍隊的現代化和軍事能力,“對美國的長期經濟活力和美國人民的安全構成了威脅”。

關注美中關係發展的學者和分析人士表示,這顯示美國越來越多的的政客認為,美國對中國學生開放大學校園的政策,正在幫助中國培養最優秀的科學家;這些人學成回到中國使得中國更具有競爭力。

美國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基辛格中美關係研究所主任戴博(Robert Daly)對美國之音說,美國的許多政客相信,美國正在“養虎為患”,美國大學不應該幫助北京與華盛頓競爭。戴博認為,這種觀點建立在一種假設之上:這些專業門類的中國留學生,畢業之後回到中國會把學到的專業知識貢獻給中國軍方,這將傷害美國的利益。

“其實很多北航、南航、哈爾濱工業大學、北京理工大學等這些學校的學生,與中國政府和中國軍隊是毫無關係的。當然,其中可能有些人是軍人或者有軍人的使命;目前特朗普行政命令可能會影響到3千到4千在美留學生,”戴博說。

支持特朗普總統行政命令的人士對美國之音說,特朗普行政當局考慮限制來自具有軍方背景大學的中國學生來美國大學攻讀研究生和從事博士後研究,“是經過審慎考慮和權衡的” ;因為北京威脅動用軍事力量,脅迫它國和以武力解決分歧的做法,破壞了全球的安全與穩定。

曾擔任五角大樓負責中國事務高級官員的唐安竹(Drew Thompson)說:“中國利用軍力威脅其鄰國,任何國家都不應幫助中國軍隊提升其能力。 在中國放棄對台灣及其有領土爭端的國家使用武力之前,歐洲和亞洲國家也應限制向中國軍事組織(包括其大學)轉讓技術。”唐安竹目前是新加坡國立大學公共政策學院的訪問研究員。

熟悉美中教育交流的人士對美國之音說,許多美國人不知道國際學生,尤其是中國留學生“在美國大學科學研究中佔據關鍵地位的程度”。

白伊麗(Elizabeth Bowditch)曾在美國國防部設在加州蒙特利的國防語言學院擔任“文化意識”教官。白伊麗表示,特朗普政府限制中國公民獲得F或J簽證來美國大學攻讀研究生,這項政策削弱了美國東道主大學進行尖端研究的能力。

“美國大學校園裡,擔任研究生研究助理的人,不成比例的都是國際學生,其中許多都是來自中國的學生。其結果是,美國將不再能夠從中國學生在美國大學的貢獻中獲益,這將是科學、創新和研究的巨大損失,”她說。

不過,五角大樓前中國事務官員唐安竹認為,特朗普總統文告宣布6月1日開始生效的新政策,不會對美國大學造成負面影響,“因為與仍有資格在美國學習的中國學生總數相比,受影響的學生人數非常少”。

中國一位相關領域的頂尖科學家表示,作為一名中國科學家,強烈反對特朗普政府目前的這項做法。他認為,特朗普總統剛剛宣布的這個行政命令,不是一個理智的做法,甚至違反了自己所稱的“讓美國更偉大”的理念,是“非常短視和沒有戰略眼光”的行為。

這位要求匿名的中國科學院院士、知名材料物理學家對美國之音說:“我本人與很多本專業領域的美國學者有接觸和交流,也在美國大學做過訪問教授。美國同行們經常對我說,美國許多知名大學的中國學生和學者都為他們的學科和大學做出過重要的貢獻。”

這位中國科學家認為,美中科技、教育交流不僅為美中兩國培養了人才,而且也對世界科學的發展非常重要,這也是美國一直提倡的。“特朗普總統不應該忘記,美國的科技領先歷史上受益於二戰時期德國、英國和其它歐洲國家的科學家移民美國後的貢獻,”他說。

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的調查數字顯示,截止2017年,在美國高校獲得理工科(STEM)博士學位的外國人,有72%的人獲得學位10年後,仍然留在美國。所有獲得理工科博士學位的中國留學生,多達90%的人選擇了留在美國。

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文告,指責北京利用研究生和博士後研究人員中的部分中國學生,以非傳統的方式獲取美國的知識產權。他說:“在美進行本科以上學習或從事本科以上研究、過去或現在又與中國軍方有牽連的中國學生或研究人員都很可能被中國政府利用或招募,特別引人關切。”

喬治·華盛頓大學太空政策研究所主任亨利·赫茨菲爾德(Henry Hertzfeld)對美國之音表示,雖然不能代表其他人發言,但是美國大學和教授們已經意識到了這些擔憂,而且也意識到這些是很重要的擔憂。

赫茨菲爾德告訴美國之音,自己與中國高等學校的交流和接觸,最近的一次是2016年。“我們在研討會上所交流和接觸的內容,都是與政策和法律相關的,並不是技術性的交流;目的也只是試圖與我們在其它國家的同行們接觸,以便能夠達成一些更好的共識。 ”

熟悉美中學術交流的中國科學家和大學教授告訴美國之音,特朗普總統此次發布的對中國理工科留學生和科研人們的簽證禁令,不是什麼新鮮事物,只是更加具體和“精準”地針對了具有軍方背景高校的人員。

公開資料顯示,美中兩國根據當時達成的簽證互惠安排,自2014年11月11日起開始向對方國家公民頒發10年多次入境簽證。特朗普總統2016年11月當選後不久,美國開始收緊對中國公民簽證的政策。

上海交通大學電氣工程與自動化專家徐珝教授,對美國之音講述了自己的美國簽證經歷。他曾經持有多年多次入境美國的訪問簽證,2017年8月計劃再次來美國時簽證過期,便向美國駐上海總領事館續簽,希望按照政策能夠得到10年有效、可以多次入境的訪問簽證。

“簽證官在問過我的專業背景後,要求我補充申請材料,主要就是要我提交近期發表的科研論文。我按照要求提交了論文等補充材料,等待了幾天之後通知去取簽證。簽證是給了,但不是10年簽證,只給了1年有效期,” 這位上海交大的教授說。

美國國會研究服務局(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2019年11月1日的一份報告說,2017-2018 學年美國共有超過100萬持學生簽證的外國學生,在全美國各高等學校註冊入學。其中將近一半(497,413人) 在科技、工程與數學(STEM)等學科就讀。

美國國會研究服務局的研究報告,為國會參眾兩院議員提供立法辯論需要的數字和諮詢支持。

在特朗普總統發布文告禁止軍方背景中國留學生來美讀研的稍早,美國國會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 R-Arkansas) 和瑪莎·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 R-Tennessee ),5 月27 日聯合推出了《安全校園法案》(SECURE CAMPUS Act),法案將禁止所有欲在美國“ STEM” 領域攻讀研究生學位的中國公民獲得來美簽證。

威爾遜中心基辛格中美關係研究所主任戴博表示,這兩位參議員的議案,禁止所有中國人來美國攻讀科技、數學、工程(STEM)領域研究生。“這個法案的偏見太大,是有害於美國的”。

“我們必須分辨,對中國留學生的懷疑,哪些是有道理的,哪些是沒有道理的。如果說他們全都是間諜,這太過分了,而且沒有證據。他們只是拿出了議案,但是沒有拿出證據給我們,”戴博說。

設在德克薩斯州的阿比林基督大學課程設計總監方柏林(Berlin Fang)也對美國之音表示,即使從美國的角度來看,這項法案如果獲得通過,也會對美國造成傷害。“因為大多數中國學生可能會選擇留在美國工作,從而促進美國的競爭力。許多美國公司,尤其是高科技公司,可能會對此提出抗議”。

方柏林說:“應該注意的是,許多申請美國大學的中國學生是自費,而不是中國政府贊助的。這種一刀切的方法會使他們受到很大傷害。”

另一方面,根據美國國際教育協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2019年11月18日公佈的報告,中國連續第十年成為美國最大的國際學生來源地,2018-2019年度中國在美國的本科生、研究生、非學位生和參加畢業後實踐培訓(OPT)的總人數是36萬9548人。

熟悉美中高等教育交流的人士說,如果兩位國會參議員推出的《安全校園法案》得以通過,不僅對美國科技人才競爭力造成傷害,而且還會給許多嚴重依賴國際學生學費的美國院校造成財政損失和困難。

曾參與過美中教育交流項目、並曾擔任美國國防部“文化意識”教員的白伊麗說,二線和三線學校,特別是公立大學,依靠支付學費的國際學生來維持經費。目前,中國公民在這些學校的本科生中佔有突出地位。

“雖然他們不受這一新政策的影響,因為該政策只適用於研究生;但許多人可能會決定去他們感到更受歡迎的國家學習,”她說。

美國之音聯繫國際教育協會,希望提供特朗普總統文告和兩位參議員的《安全校園法案》,可能會對美中教育交流造成衝擊程度的評估,該協會婉拒了美國之音的請求。

美國國際教育協會(IIE)成立於1919年,與美國國務院教育與文化事務局合作、並代表美國在世界各國推展教育交流項目。

國際教育協會2019年11月發布的《2019開門辦學報告》(2019 Open Doors Report)說:“國際學生占美國高等教育總人口的5.5%。根據美國商務部的數據,2018年國際學生為美國經濟貢獻了447億美元,比上一年增加了5.5%。”

美國之音電郵美國國務院,希望國務院對特朗普總統行政命令對美中教育交流的影響,以及美中教育交流政策如何調整做進一步說明。國務院教育與文化事務局一位新聞官回复說:“您的這些問題,應該去問白宮。”

特朗普總統的文告6月1日起生效。特朗普責成國務卿根據相關立法,決定是否吊銷目前持相應簽證、並符合文告限制範圍且已在美國的中國研究生和研究人員的簽證。

評論

XS
SM
MD
LG